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第 12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12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蘭刑嗎?他住在何處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看見神官們遠遠地把那少年圍了起來,惦記著相里飛盧不許他亂動亂走,并不敢太造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旁邊的神官告訴他:“容公子,他住對面相思樓的三層尾房,相思樓也是上次朱老漢死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容儀認真地說,“那等你們忙完了,我過會兒找一找他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皺起眉:“你去找他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會跟他說很多話,只找他要一顆練實。”容儀瞅他,“而且他既然不是你們青月鎮上的人,我總能和他說話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深吸一口氣:“他已經是此事的疑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容儀又思索了一下,“你們的事我不管,也不插手,我去找他時,亦會隱去身形,不叫別人察覺。而且你們要找的那人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遠遠地望了一眼,閉口不言,只是笑了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忽而握住他的手腕,微微用了點力氣,蒼翠的眼底風云涌動:“你能看出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早該想到,雖然青月鎮的霧氣迷了他們的眼睛,可容儀是明行,他有神的眼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輕描淡寫地說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隨后,他歪過頭來端詳相里飛盧的神情,狹長的鳳眼又彎了起來,“我其實也想告訴你那只妖精是誰,如果你肯再親親我,時間再親長些……但青月鎮的禍福不是我的任務。我們神明,如果出手多管閑事,承受了這個因果,那么日后也要遭天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握著他手腕的手漸漸松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本以為他會再說些什么,卻見到他垂下眼,只是收回手,手腕上的傷痕依然鮮紅刺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不是不高興的神情,只是疲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伸出手,指尖輕輕按在他眉心:“……你該休息了。雖然你命里注定為神,但如今還是□□凡胎,飼養人若是睡不好覺,那么他養的鳥會跟著睡不好覺。我們鳳凰,都是跟著喂養人行動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不避不躲,那雙蒼翠的眼安靜地凝望順著他:“……多謝上神提點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另外幾個事發時不在場的人也一起被帶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除了那個名叫蘭刑的黑衣少年,朱老漢死的那一天不在房間的人還有幾個,一個是做掃撒的侍女,無名無姓,被村里收養的姑娘,沒有正式的名字,相里鴻賜姓青月,跟著鎮子姓,別人提到時,一般也直接叫青月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女正是今天相里飛盧遇見的那一個掃撒侍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除此以外,還有之前的老神官婆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朱老漢死的當天,她因為忽而骨痛難忍,而不經告假,便直接出了神官塢,回家取止疼草。她消失的時間里,正好是剜心發生的當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三人都百口莫辯。青月女一直驚慌失措,老神官婆婆神色淡然,只有蘭刑反抗最激烈,也最可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鐵腕手段,哪怕老婆婆年事已高,且是神官一脈,也沒有留情,當即下令將三人一并關押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女和老婆婆都沒有反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其余幾個神官走上前時,那少年忽然手起劍落,手中劍徑直斬飛了其中一個神官的帽子!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陰惻惻地笑了起來,盡管衣衫凌亂、頭發散開,一身狼狽,但他蒼□□致的臉上仍然帶著某種譏誚,“滾開,你們但凡碰我,下場會很慘——有如此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禮帽是攢金絲所造,斷口整齊平滑,連帶著盤上去的發絲一并削走了,輕飄飄地落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從未見過這么快的劍法,劍氣幾乎在地上留下一道影子,陰沉銳利的氣息連草木都一起削碎了,那少年出劍的剎那,他的青月劍也已經出鞘,電光石火間格住了那少年余下的劍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青月劍是么?我聽過它,姜國的護國神劍。”蘭刑眼里還是閃著冰冷的光,接著一笑,“你接著動手,試試是你的命硬,還是你的青月劍更硬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手里的劍是一把純銀的劍,不似凡物,如同一段裁下的月光,和青月劍青黑的劍身形成鮮明對比。這種光卻讓人感覺格外的冰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少年給人的感覺并不是性格內斂,或年長持重的那種寡言和冷淡,他整個人如同黎明前無聲的黑暗,能夠令大地結霜,冰棱突起,冷而銳,卻又能夠輕易折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他本人仿佛帶著某種病痛,肌膚冷白剔透,嘴唇卻帶著病態的嫣紅,如同一張畫皮,一只黃泉爬出來的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停下了手里的動作,兩把劍格在那里,煞氣相逼,只余下滿院寂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冒犯閣下,我代青月鎮人向閣下賠罪。但今日,在這里的人不能走,哪怕我的青月劍當真折斷在此,我也要請閣下留一留。到時候查證出來,必然會給閣下一個清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眼神幽暗,冷冷地哼笑一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依然保持著持劍的姿勢沒有動,只是相里飛盧一寸一寸地施壓,帶著他將那枚素銀的長劍壓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三人終于還是被分別收押,看守了起來。只有蘭刑,由相里飛盧親自押送,中間沒有其他任何人插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少年仿佛有極其嚴重的潔癖,別人不能碰他,經別人手端上來的飯菜,他餓著也不啃吃一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鎮送來了飯菜,他只任由他們冷卻**,只吃自己袋子里隨身帶的干糧。哪怕被關押著,也帶著一種清冷孤傲,不可接近的氣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押送完畢后,相里鴻對相里飛盧說:“你去休息一下吧,一天一夜沒合眼了,如今三個人還要輪番審問,時間還長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說:“只是一天一夜而已,沒關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神的事,你可曾與他說過了?”相里鴻又問道。“鎮上人也來問我,問了好多次了。他可答應以護國神的身份,出來見見大家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沉吟片刻:“他身份特殊,暫時不要妄動的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皺起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垂下眼:“我也知道,孔雀一死,從陛下到師父,都十分憂心,大家如果知道新神已經來了,多少會放心一些。請師父代我傳話,姜國的新護國神為梵天明行,鳳凰明尊,此次的鳳毛麟角藥,都是上神所賜。只是上神事物繁忙,不得以真身來見,由我傳達神言。有我在,一切一定都能轉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他既已跟在你身邊,為何不讓他出來見見我們?”相里鴻皺著眉,仍是不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從前孔雀在時,也是一樣伴隨相里飛盧左右,姜國人誠敬拜服,也保持了距離,姜國和普通凡間不一樣,畢竟是個靈氣深重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注視著相里鴻,手指僵硬著,聲音頓了頓:“因為我……我或將與他締結神婚,不愿再起任何風波,不想讓他再經受任何風險,再看見又一任護國神隕落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無法將姜國傾頹的真相告訴他,更無法讓他們知道新的護國神,本來就與姜國水脈相克。扯出一個謊話來,或許比真相更能讓人接受得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看著他,忽而笑了,連著說了好幾個“好”:“你不愿意,那么就這樣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接著巡守了大半個晚上,直到毛月亮在天邊掛出來,方才回到冶煉處,去取容儀的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之前為他護法的神官一早等在那里,為他打點好了一切,還用砂紙把那個窩里里外外細細打磨了一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留步,方才鎮上人來了好些個,囑咐我一定要把這些干稻草送給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從身邊吃力地抱出一個釘得死死的木箱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下午也說了,還是什么都不收,可是稻草不值錢,我們也聽相里大人說了,新的護國神是鳳凰,這個法器是佛子做了送給鳳凰神的禮物,我們沒有梧桐和醴泉,只有鐵合玉,可是這玉屬陰,睡著冷。這一批稻草,都是大家趕著一下午在火邊烤過、挑選過的,一絲扎人的草纖都沒有,干軟舒服。每一片葉子都擦過了,保證沒有一粒灰塵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鎮如今情況,所有能燒火驅寒的東西都是稀缺物資,稻草誠然不值錢,但是這么沉沉的一大箱干稻草,之于現在的青月鎮,更是已經不多見的保暖材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來不及推辭,神官已經笑嘻嘻地抬腿往上邊抱了過去,攔都攔不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不在房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來,他白天說要去找那黑衣少年,因為那黑衣少年口袋里有練實可以吃,所以就可以將吃了一半的糖葫蘆隨手丟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等人走后,相里飛盧把窩提上桌,在桌邊坐下,閉眼凝神,打坐吐息,靜靜等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外邊那輪毛月亮也在慢慢上升,天色漸漸地全黑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忽而聽見腳步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進門是從來不推門的,他是神,到哪里都可以隨意穿墻而過,只是最近這段時間被他禁用了法術,于是他也只是一邊抱怨著麻煩,一邊適應著這種生活,推門也不知道力道,每次都發出嘎吱嘎吱的巨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沒有睜開眼睛,聽見那腳步湊近了,花香跟著湊近了——是容儀身上那種花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容儀看見他了,也知道他正在微微俯身打量自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打量人,就是眼睛抬起來,眉睫烏黑卷翹,眼底的光像水,能將人晃蕩得頭暈目眩,故而他不睜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微熱的呼吸湊得很近,忽而又隔遠了。桌子被撞了一下,又有稻草被捏起來揉搓的聲音,容儀應該發現自己的窩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又是過了好大一會兒,那股微熱的呼吸又湊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的聲音溫柔而清潤,壓低了,變成了小心翼翼的氣音:“佛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睡著了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又觀察了半晌,很有些喜不自勝的樣子——午時跟相里飛盧提了一句要他睡覺,相里飛盧就真的聽話休息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你睡著了,那我就明天再來問,這個窩,是不是給我的?”又聽他嘀咕了半晌,“應該是,你也住不進這么小的窩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再就是鳳凰展翅的聲音,羽毛在空中拂過,是鳳凰盤旋著落在了桌上,白玉一樣的爪子啪嗒踩了踩,隨后是嘩啦一聲陷入稻草里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克制不住地發出了欣喜的一聲“啾”的鳳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切歸于寂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以為他睡了,剛剛睜開眼,卻見到這鳳凰背對他,忽而又撲騰了幾下,挪了挪爪子站了起來,把翅膀攏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重新閉上眼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從窩里爬了出來,爪子啪嗒啪嗒走,越來越近,那股柔和溫暖的花香漸漸包裹了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應該不是睡得不舒服,那種高興的反應,這鳳凰大約做不得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容儀就是爬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感到有什么極其柔軟、極其溫暖的東西,鉆進了自己的懷里,穩穩當當地落在了他膝頭,和從前一樣,貼著他的胸膛,左螺旋盤起來,乖乖地睡了。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112467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ynrlb.com:古田县| www.qyjmgg.com:浪卡子县| www.dy-yey.com:沁源县| www.digsharepoint.com:西乌珠穆沁旗| www.mymcmz.com:长沙县| www.hsmyy.com:黔西| www.mwxnh.cn:新营市| www.tjssanreqi.com:屏东县| www.tourth.com:巴南区| www.maksoyun.com:扬中市| www.tjdongtai.com:墨玉县| www.bvidahealth.com:广东省| www.mercadotecniaglobal.com:丹阳市| www.tssth.org:资溪县| www.thejoyryders.com:东城区| www.ibcscout.com:铜陵市| www.foldagamechanger.com:彝良县| www.awakenhaven.com:桦川县| www.whxblaw.com:抚松县| www.mikeharris-em.com:和政县| www.davidroemerphotography.com:建始县| www.zjyoushun.com:蒙自县| www.martingayford.com:玛曲县| www.k2920.com:资溪县| www.busongqi.com:东港市| www.yjhlqlyj.com:加查县| www.cqwjwz.com:阿坝县| www.tellasurvey.com:柘荣县| www.bytjt.com:会东县| www.al-khodair.com:始兴县| www.autocrz.com:威信县| www.360cityvisit.com:启东市| www.chqdfd.com:高碑店市| www.ift-expertise.com:南开区| www.my-name-is-sam.com:高唐县| www.skatesharks.com:东乌| www.summonerscentral.com:太仆寺旗| www.gabrielmoginot.com:龙山县| www.stguolvji.com:元江| www.dg-dacheng.com:三门县| www.albatrosrugbyclub.com:灌阳县| www.fotoprincipediano.com:南岸区| www.n5883.com:福鼎市| www.sqyztzzxyxgs.com:县级市| www.qdxzk.com:吴旗县| www.scriedespretine.com:延安市| www.creativeshoponline.com:峨眉山市| www.alanseptictank.com:项城市| www.azulrestaurante.com:繁昌县| www.farmaboti.com:绥芬河市| www.leadpcba.com:巍山| www.timphimhay.com:张家港市| www.fgzcs.com:蒙山县| www.jgwgb.com:辽中县| www.fartion.com:抚远县| www.violinstudiova.com:苍溪县| www.ulisesmoralesabogados.com:西丰县| www.gabrielmoginot.com:淅川县| www.noticiasecuador.org:哈巴河县| www.dedicationcompilation.com:土默特右旗| www.bicaraperpustakaan.com:溆浦县| www.xzjwgczw.com:虎林市| www.giteaux5lucarnes.com:榆社县| www.520lei.com:综艺| www.cp3929.com:股票| www.dawntoner.com:项城市| www.bluesteelgaming.com:桦甸市| www.zjyrjy.com:从江县| www.siemensxl.com:遂川县| www.lvvbbe.com:乌鲁木齐县| www.canproimmigration.com:临泽县| www.unifykorea2009.com:威信县| www.myqxw.com:五常市| www.crackpatchsoft.com:桑日县| www.szhaofu.com:正宁县| www.cw662.com:衢州市| www.gazisozluk.org:石渠县| www.giteaux5lucarnes.com:图木舒克市| www.cp6770.com:岑溪市| www.mushroompipe.com:贵港市| www.xingkai688.com:宜川县| www.fitnessghost.com:当雄县| www.ccjwl.com:博罗县| www.abbottslandscape.com:章丘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