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第 14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14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的呼吸湊近了,眼神斂著認真的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光和他第一天見他,他坐在神的棺槨上時眼里的光,別無二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蒼翠的眼望著他,又過了很久,才沙啞著聲音說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*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們提著燈進進出出,青月鎮鄉民們在神官塢門口來回觀望,想要知道發生了什么,但都被擋了回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沒辦法了……相里大人身體垮了,找來了醫生看,說一個是因為骨病舊傷無法逆轉,一個是心病太重,夫人**,對他打擊太大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轉頭看了一眼榻上昏迷過去的人:相里鴻面色蒼白,形容憔悴,披散的長發里已經夾上了幾絲花白,如同油盡燈枯,但他的手指仍然緊緊地攥著,仿佛仍要抓緊著什么,哪怕徒勞無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所謂病來如山倒,在相里飛盧抵達青月鎮之前,他成日高度繃緊的神經和幾乎不眠不休的嘗試,早已經摧毀了他的健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師父的腿……”相里飛盧斟酌著用詞,旁邊的醫生搖了搖頭,“大師,您的醫術遠在我之上,您該知道相里大人這條腿已經保不住了。若是能保住,精神恢復了,以后此生,恐怕也要在輪椅上度過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沉默了片刻:“我明白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師娘的遺體如何了?探查過了嗎?有無痕跡?”相里飛盧低聲詢問旁邊等候的小神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搖搖頭:“和之前那些剜心的……死法一樣,周圍也沒有其他痕跡,倒是有一處泥土,留了個印子,仿佛是腳印,卻不像是人的腳印。我們已經遣人將那塊土送了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看了一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水浸入泥土中,洗刷得幾乎看不見,那印痕也十分淡,那腳印只有前半個,沒有后半個,仿佛這個人是踮著腳走路的一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察看了一番,皺起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艷鬼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最低級的艷鬼以血肉為食,能看穿人心,以美色惑人,一般只害男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們修的是惑術,與合歡道類似,也有艷鬼修為提升后,不止能惑男人,而是能看穿所有人過去、未來最想要得到的事物,用幻術**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鎮這個,恐怕是只道行不淺的艷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之前一直沒有留下任何痕跡,這次卻留下了,恐怕跟容儀也有關系:那鬼在他們房中,本來是想對他下手,卻不想被鳳凰業力克了一下——鳳凰是純陽至剛的生靈,天生就能克殺萬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照顧好師父,夫人停棺三日,師父若是醒來,他會親自為師娘送靈。他若是未曾醒來,我為師娘超度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低聲囑咐一邊的神官,“除此以外所有事宜,全部由我接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,大師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停頓了一下,跟著說道,“還有一件事,被押送關起來的那三個人,他們都想出去,尤其是周婆婆,她也是神官一員,老人家年紀也大了……鄉親們也希望能夠放他們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相里大人剛剛昏過去之前,讓我們把他們放出去了,要我們特來知會您一聲。因相里大人在您來之前,已經在此處布下了禁用法術分.身.的陣法,那三人事發時都不在,所以都是清白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皺起眉:“已經放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大人下令,我們也不敢怠慢。”神官俯首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剛剛他被鬼入侵神識,暫時也的確證明了那三人的清白,只是鬼的氣息也要隱在霧雨中無影無蹤,他還要多想辦法,除了在要害出做好縛鬼的陣法,也仍然要查清解決水霧的方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仍然在思索,那神官跪了下來,忍不住向他磕了一個頭:“大師,求求您,一定要找出那罪魁禍首,求求您。我也是相里大人撿回來養大的,他們成婚當天,我隨大人迎的親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聲音幾乎帶上了某種哀怮,“我們看著他們一步步成的親……相里大人起初不肯,后來還俗,師娘常常說,這便是她一生,唯一做過的虧心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把出家人拉入紅塵,如何不虧心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這幾天,已經多多少少聽過數遍相里鴻還俗前后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是前任國師,更是法相莊嚴,他當初回到青月鎮,第一件事就是著手幫鎮上人看病,那時候眾人骨病已經初見端倪,沒有不愛他的姑娘,卻沒有任何一個姑娘,敢那樣大膽說出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偏巧還是青月鎮最文靜、嫻雅的一個姑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為了私心,也有那般莽撞的勇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提起青月劍,回頭望了一眼昏迷的相里鴻,說道:“照顧好他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隨后跨出了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外面雨聲淅瀝,燈影重重,透出一個人清雋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還在院子等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盤腿坐在檐廊下,轉著那把紅紙傘玩,雨珠旋轉著往四面八方散落,那水珠碰到他身上,仍然是不墜不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聽見了他的腳步聲,回過頭瞅他:“你的事現在辦完了嗎?是不是可以回去睡覺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還沒有,上神,請上神自己先回去休息吧。”相里飛盧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扁了扁嘴,這一剎那,他眼里的碎星一般的光悻悻然地黯淡了下去:“哦,好吧,那我先回去睡覺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將那把傘放在了地上。在相里飛盧進門上面每一絲水痕都□□干凈凈地擦拭過了,沒有留下一滴水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松手跳入雨中,雪白的衣袂在青灰的雨幕中翻飛,升騰起的雨霧中,他的背影顯得有幾分單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神。”相里飛盧忽而叫住他,容儀回過頭看他,“嗯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會忙一段時間。”相里飛盧低頭拾起那把雨傘,聲音里依舊聽不出什么情緒,  “……所以,不得空陪伴上神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現實怔了怔,聽清他的話之后,那雙鳳眼忽而彎了起來:“好,我都知道的,你養姜國人比養我早,我是一只懂事的鳳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點了點頭,正以為容儀要離去了,卻見到他又踱了回來,那張明艷的笑顏又杵在了他面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袖子被拉住了,容儀笑得有幾分狡黠,“可鳳凰天性不是懂事的,養鳳凰的人,也要付出代價哄一哄才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就這樣湊近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和上次一樣也不一樣,上次帳中燭火明黃跳動,仿佛燒在人心里,而今燈光晦朔,只能見他眼底的星光,和那紅潤的嘴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扯著他的袖子,往上看,撞上相里飛盧那雙翠綠深沉的眼,這次那蝴蝶一般總是撲閃的、烏黑的睫毛不再顫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次你弄得我疼,也害你自己一手的傷,我特別恩準,再給你一次機會,再親親我吧。”容儀說完后,又瞅著他,補充了一句,“要親久一點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伸出手,笑著指了指屋檐下墜落的水珠,那水珠一晃一晃,緩慢飄落,時不時發出滴答聲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至少以五滴為數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我就在你的青月鎮上玩玩火,像那次一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后面一個字沒有說出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來不及說出口,因為相里飛盧靜靜地說了一聲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蒼翠的眼底倒影著他的影子,如同一泓深潭,深不見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扣著他的肩膀,將他抵在廊外的圍欄邊,低頭吻下去,貼上少年微涼而柔軟的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屋檐下,人影散亂,呼吸一起亂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氣息里有佛門人的溫柔與內斂,連呼吸都是壓抑住的,帶著那么一些生澀和已經習慣后的、對于他的順從,更帶著他一貫以來的挺拔和禁欲,如同一顆雪中勁松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往后退了一步,但是退無可退,腰撞上了冰冷的欄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也因為相里飛盧壓得太深,他是站不穩的,但相里飛盧的手穩穩地托住了他的脊背,比任何依靠都更加堅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很喜歡這種感覺,他喜歡這種無需他去掌控,而是反過來被別人掌控的狀態,如同離群的鳥兒找到了巢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抓著相里飛盧袖口的手沒有松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等到那帶著雪松氣息的吻攻城略地,讓他徹底失去退路時,他反而微微踮腳,環住了他的脖子,將自己整個人都交給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因為站不住,他微微地搖晃了起來,容儀想低頭看地面,想找一找自己到底站在那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剛要動,卻被扣著下巴拉了回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氣息滾燙,容儀睜開眼,只能看見他那雙蒼翠的眼,像是也染上了某種微怔發燙的顏色,帶著明晃晃的警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水滴落下,一滴,兩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第五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終于松開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微熱的呼吸變成白汽,在雨中升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沒有說話,只是望著他,而容儀也終于看清了導致自己站不穩的東西是什么——他踩在斜放在墻角的一個東西上,他也不清楚那是什么,或許是什么破舊的碗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看完后,他才抬起視線,對上相里飛盧的視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伸出手,潔白的指尖摸了摸自己發燙的嘴唇,舔了舔,笑了:“這次,我很喜歡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仍是沉默地看著他,只是現在他那蝴蝶一樣的睫毛又撲閃了起來,顫動得很厲害。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127307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name-com.com:永年县| www.clarebirth.com:鄱阳县| www.pnindustry.com:佳木斯市| www.maestroluggage.com:益阳市| www.010wg.com:连江县| www.cgkdw.cn:上犹县| www.fudianpian.com:突泉县| www.shanggao-valve.com:汝阳县| www.genericdrugonline.net:滦平县| www.ningmengwl.com:青川县| www.bintangnusantara.com:胶南市| www.dg-dacheng.com:卓资县| www.istanbulzemin.net:岑巩县| www.ccadgc.com:柘荣县| www.charitybackpackers.com:固阳县| www.christoph-behrmann.com:清河县| www.mashrou3ak.org:阜阳市| www.tswtchkviii.net:岳阳县| www.betonaburi.com:镇原县| www.shaileshsinha.com:雅安市| www.hongshunpuyi.com:泾源县| www.uniquemicrofinance.com:华容县| www.lechuang-cable.com:绵阳市| www.daotaolaptop.com:确山县| www.f5767.com:兴国县| www.blgzs88.com:杨浦区| www.vidyaseminars.com:忻州市| www.chinajx6688.com:隆化县| www.yjxsfz.com:从化市| www.aswygt.com:龙江县| www.abtriv.com:青神县| www.lamaihotelpatong.net:醴陵市| www.uhugame.com:五河县| www.cantaxhelp.com:荣成市| www.orleanscountyinfo.com:怀来县| www.mftyd.com:修水县| www.live2save2live.com:丹巴县| www.maritimelawyer-china.com:中卫市| www.cp5157.com:沧州市| www.euqtn.com:澎湖县| www.bkhlwy.com:芦溪县| www.tw-graphics.com:宝丰县| www.musicrepgroup.com:即墨市| www.sterlingod.com:古田县| www.madisonkungfu.com:太仓市| www.ng335.com:阳城县| www.tjlc56.com:四平市| www.sqyztzzxyxgs.com:长治县| www.bkhlwy.com:桐梓县| www.iqhausa.com:罗源县| www.usfluence.com:洛隆县| www.blissfulrituals.com:阳信县| www.materiel-beaute.com:大余县| www.xnkdaiviet.com:松桃| www.cosplay-world.net:宝山区| www.srmcinc.org:栖霞市| www.cambiemosgalapagar.net:保德县| www.afewbestmen.com:平顺县| www.cloncurrytravel.com:新巴尔虎左旗| www.conceptpromotions.net:拉萨市| www.cantaxhelp.com:都江堰市| www.lucky-sevens.com:洛扎县| www.yhbshop.com:柞水县| www.taralynnfoxxblog.com:兴和县| www.tszscl.com:康平县| www.hotmusicpick.com:山西省| www.czmjjr.com:和林格尔县| www.ships4ever.com:义乌市| www.alongtheway-mdt.com:济阳县| www.socllink.com:收藏| www.nbphq.cn:新干县| www.burwoodrsl.com:阿城市| www.vidyaseminars.com:乌兰县| www.koreanista.net:桂林市| www.movieforhd.com:台东市| www.g3553.com:霞浦县| www.cccmlogistics.com:丽江市| www.plan-a-3.com:嘉义市| www.nb-kailong.com:乐山市| www.acadiespatiale.com:武清区| www.du-pin.com:阿合奇县| www.christarobillard.com:甘德县| www.trsnspls.com:南郑县| www.imeldats.com:邻水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