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第 16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16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晚間雨霧稍輕時,相里鴻睜眼醒來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強撐著用一根拐杖撐著自己要下床,但直接滾下了地,悶哼一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跌落在地上的那一剎那,他眼神空茫了一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漆黑的房間里,幾乎什么都看不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周圍只剩雨聲,還有他帶著血腥味的呼吸,如同漏了氣的風箱,氣流拉扯在肋間,帶來一陣銳痛,隨著呼吸起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他很快用力呼吸了一大口,胸膛起伏,將那股銳痛逼到極致,隨后劇烈地咳嗽起來,血沫飛濺,在地上留下觸目驚心的紅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喘息了一會兒,很快又伸出手,將那血跡擦去,房間里彌漫的血腥味卻久久不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守著他的神官聽見了動靜,飛快地沖進來,扶他起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正在猶豫,不知道怎么告訴相里鴻他從今以后可能再也站不起來的事實,就聽見相里鴻說:“找人將輪椅送過來。佛子在何處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聲音沙啞,但十分平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沒有問夫人的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愣了一下,隨后低聲回答:“佛子現在藏書閣做困鬼的陣法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,帶我去看看。”相里鴻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她——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和之前辦法一樣,斂起來,我則吉日超度送葬。”相里鴻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聲音已經啞得很厲害了,而且聽起來仿佛和他的腿一樣,以后或許都好不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一臉擔憂,但相里鴻的神色變得和平常一樣,他也不敢停下來,只能恭敬順從地推著輪椅,替他拿著傘,走入外邊的雨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*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翻閱古籍到深夜,揉了揉熬得微紅的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站起身,問外邊人道:“這一班值夜的回來了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都回來了,大師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派人給容公子送的水果點心,都送到了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都送到了,只是容公子說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嘴巴動了動,兩條眉毛纏在一起,努力憋著笑,“還是那句話,一定要您親手回去喂他吃,他才肯吃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時候的事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抬起眼,往外面看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已經很晚了,他一忙起來不知時辰,天色一片漆黑,只有雨聲依舊,燈花嗶剝作響。那檐下的水聲時有時無,穩定、恒長地陪伴了他一整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跟著往外邊看去,說道:“好幾個時辰前的事了,小公子餓著肚子睡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瞥了他一眼,蒼翠的眼底不帶任何情緒,只是顯得銳利逼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本來就是一雙看破神魔的眼睛,神官對上這雙眼時,便曉得自己那點心思被看穿了,干脆也不再掩飾:“您也忙得太久了,我們也覺得您該休息了。相里大人已經病倒了,大師您不能再出岔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鎮人都在擔心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雖然是修行人,體質比一般人要好,但是縱然是鐵打的身軀,也熬不住累日案牘勞形。這幾天,他一直在用藥材吊著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合上案卷,聲音淡淡的:“那么我回去看看他,順便巡視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一站起來,袖子里的紙條跟著輕輕晃了一下,如同上回的羽毛一樣,要搔不搔地戳在他傷痕處,帶來一種迷蒙的疼和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站起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跟在他身邊,送了好幾把新傘過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拿起一把紅的,剛要撐開踏入雨幕,卻見到雨幕中緩緩駛來一雙人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認出來人,停下腳步:“師父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皺起眉:“您尚未修養好,怎么現在就出來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與不好,也就這樣了。是我自己不爭氣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又咳嗽了幾聲,搖搖頭制止旁邊人想來扶他的行為,自己推著輪椅往里邊走去,“陣法如何了?我是不是打擾了你休息?你該睡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無妨,我只是……想出去巡視一番,師父醒來了是好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接手神官,單手扶上他的輪椅,調轉了方向,往室內緩緩推去,“我在您之前的陣法基礎上,加了一些東西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另一手把傘收了,交回給神官保管,談論的聲音漸漸遠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庭院里再度恢復寂靜,只剩下雨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兩個神官匯合了,一人一邊守著門口,左邊的低頭抱著那一堆傘,先回頭看了看內室的兩人,再轉頭看向漆黑的雨幕:“從前相里大人就是這樣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哪樣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熬了粥等他回去喝,也總是有別的事來打擾。”神官喃喃說,“夫人生病也是,相里大人答應了回去看,也總是一推再推,推到深夜,聽青月女說,多數時間夫人都睡著了。他們夫妻感情好,可一月下來說話的時間,還沒有跟我們說的時間多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原來你說大人。”另一個神官也附和了幾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雨傘仍被收起來放在角落,房檐雨珠墜成線,飛白的一片,激起一陣白茫茫涼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*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在房門前坐下,抬頭看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和他剛來姜國時一樣,也不去別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因為之前發生的事情,神官塢里住著的人們再次進行了一次壓縮整合,彼此看護,這一次層空了出來,只剩下他和相里飛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門檻是冰涼的,底下的木紋里嵌了潮氣,他能看見這潮氣里藏著數不清的木氣,有青苔和綠芽壓抑在此,想要依附水生長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些東西比塵埃更加細微,也比蜉蝣更加脆弱,這些微小的生命幾乎從未存在過,在日落時最寒涼的時候冒出來,隨后被掃撒侍女輕輕地掃掉,就此泯滅無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有幾個神官路過,向他問好,叫他:“容公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問他有什么事情吩咐,容儀也只是搖搖頭,托腮說:“沒有事,我在等佛子回來。”那些人也就笑一笑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后邊到了晚上,神官塢沉寂下來,沒有人再上來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寒夜帶著霜沉降,容儀呼出一口氣,白汽悠悠往上漂浮,他就跟著往上看,天上的玄武壁水貐星亮著。這星光照耀之地,都屬太陰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忽而想到天上的明王們也都和軍荼利大明王一樣,在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又站起身來到桌邊,提筆寫信,沒什么規矩和章法地亂涂抹一番,將近日的生活都告訴他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畫一個木棍人,手里一把劍,這是相里飛盧和他的青月劍,再畫木棍人肩頭蹲一只鳥,那便是他養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再一盞燈,一個人,一只蹲著的鳳凰,那就是他等他回來喂自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他很喜歡看他養姜國人的樣子,也愿意等他,因為那樣的相里飛盧比燈光更溫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花了點時間畫這些鬼畫符一樣的東西,從傍晚畫到深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仍然沒有回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因為不被允許用法術的原因,他只暗暗想著,希望明日來一只迷路的青鳥,順便幫他把信送去梵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是明行,有求必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剛剛將信紙塞回自己的儲物戒,就聽見外邊傳來壓低聲音的爭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還給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走,但這些東西,閣下一日不說出用途,我們便一日不會歸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從未見過這樣的法器……仿佛邪術所用,你不說清楚,我們怎么還你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循著聲音,從閣樓上探出頭往下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庭院里,蘭刑咬著牙,泛白的指尖死死地抓住神官手中的鐵箱子,肩上已經覆蓋了一層水霧。他的力氣不大,抓著箱子的手青筋暴起,瘦削白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被關押了一段時間,烏黑的衣衫也破了,頭發也散了,看起來更加單薄脆弱,身上戾氣卻更甚于從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旁邊人小聲提醒神官:“小心些,此人手中那把素銀劍很厲害,能與大師過兩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的視線都轉向了他手里的那把素銀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是很奇怪,蘭刑此刻緊緊握著那把劍,盡管他另一只手幾乎已經用盡全力,讓人感覺他的骨節都要繃斷,他仍然沒有要出劍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自然會走,你們青月鎮人如此忌憚,當真我稀罕你們?”他冷笑著說,“東西還我,我從此不再踏入你們青月鎮半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青月鎮方圓百里都已經沒有人家了,你離開青月鎮,要往哪里去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神官仍是不信,堅持著不放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死是活,去往哪里,都輪不著你們過問。”蘭刑漆黑的眼底仿佛藏著冰,他嘲諷地笑道,“我可曾拿過你們青月鎮一粒米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啞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不曾,何來困我。滾開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剎那,鐵箱終于動了動,蘭刑單手撐著拖住了這個鐵箱子,手間已經勒出了深紅色的印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挺直脊背,帶著這口沉重的鐵箱,微微晃動著往外走,目不斜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總是在要他這口箱子,帶著某種有病一樣的執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很少有人能將脊背挺得像他那樣直,大雨中,他的衣襟、頭發都已經被雨水浸透,濕漉漉地貼在慘白的肌膚上。那箱子格外沉重,他走了許多步,等到離開神官塢院門時,他才晃動了一下身體,整個人沉沉往下墜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飛快地扶住了墻壁,指尖在堅硬粗糙的石墻上刮出了血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大口大口地喘息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雨霧和他的呼吸交錯在一起,白茫茫的一片中涌動著滾燙的熱氣,如同生命鼓動流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已經被鐵箱上細長的鏈子勒得青一道紫一道,紅白交錯,腫脹發熱,而讓他露出痛苦表情的顯然不止這個——他死死地摁著自己的胸腹,整個人蒼白地顫抖著,只能死死地靠著墻壁,盡量不讓自己滑下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很疼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個聲音忽而在雨中響起,蘭刑抬起眼睛去看,被汗水和淚水刺痛的眼簾睜開,模糊中,他只能看見一個粉白的人影走在他面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人低頭看了看他:“身上帶病?真可憐。我懂了,你便是因為這個理由,來了這里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種淡而清亮的聲音,不帶什么情感,只是好奇之下的認真總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本來已如一條死魚一樣,依靠在角落里,連呼吸聲都已經消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當他看清眼前人是誰后,卻如同瀕死前掙扎了一翻,勉強站直了起來,啞著聲音說:“見過……明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無需這么稱呼我,你和我,本來是一樣的人,我不會干涉你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粉白的影子又湊近了,蘭刑眼眸慢慢聚焦,但他仍然看不清他的模樣,只記得那一抹淡粉的亮色,還有那雙烏黑如水、燦若星辰的眸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來找你要個果子。你袖中的練實,可以給我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重重地呼吸著,胸膛起伏,汗水濡濕他的額發,又從俊秀的下頜滴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汗卻是冷的,和這雨水混在一起,凍得人心臟發疼,整個人如同被冰禁錮住了,他無法說話,再呼吸一口氣仿佛都能要了他的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這句話,顯然也不是要等他回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在漫天冰冷中感受到一種熱源,唯一的熱源,來自面前人的呼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湊得極近,伸手在他袖中的荷包里摸索,片刻后,終于摸出一枚翠綠的果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——練實,鳳凰吃的那一種,只生長在天界至陽之地,比蟠桃和長生果更貴重無數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凡人得一,可以一洗塵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修行者得一,可提升關竅,突破飛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妖鬼得一,可長生不老,修法大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謝謝你,這顆果子的人情我記得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伸出手,指尖輕輕按在他胸膛上,灌入一股熾烈純粹的氣息,一剎那化開了所有的冰寒之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的心跳很混亂,亂得不正常,他凝神細聽著,面前的少年仍然沒有任何反應,只是在那心跳緩慢回歸正常時,蘭刑忽而呼出一口濁氣,隨后猛地睜大眼,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剎那,他身上那種鋒利凜冽的戾氣再度回來了,如同獨狼驚醒瞬間,下意識地亮出自己的爪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一剎那,幾乎就要變為殺氣,但蘭刑生生壓住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長了一張蒼白而漂亮的臉,只是看著冷,冰雕玉琢似的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擦了把臉上的雨水,聲音微啞,眼神仍帶著發病之后的惘然思緒:“……多謝明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132381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laixi520.com:临夏县| www.lbbxb.com:平昌县| www.escenamobile.com:梁河县| www.cdtnjx.com:秀山| www.shyanggang.com:贵阳市| www.groupe-avram.com:蓬溪县| www.kennedypromotions.com:泸州市| www.dolls-haven.com:淮阳县| www.cardriverentacar.com:淳安县| www.jshangfa.com:霍州市| www.plasticdaisy.net:英吉沙县| www.ereglielitogrencievi.com:永和县| www.imageislife.com:织金县| www.midtownmt.com:青冈县| www.91guntang.com:邹城市| www.178host.com:安多县| www.shyanggang.com:巩留县| www.napareuli.com:务川| www.kkfma.com:梅州市| www.oxbtest.com:兴业县| www.phototuredesigns.com:马山县| www.pj88851.com:崇明县| www.jinli-ml.com:浦东新区| www.impresacreative.com:原平市| www.howtolookgoodtwisted.com:抚松县| www.chevroletbandung.com:南投县| www.1140745.com:淮南市| www.maitmall.com:丹巴县| www.crystaltunisia.com:长汀县| www.exteni.com:红原县| www.hkszw.cn:洪洞县| www.lakestreettrading.com:壤塘县| www.pressplaycoach.com:崇文区| www.3654388.com:准格尔旗| www.lnujy.com:平江县| www.mugua668.com:石渠县| www.ladypaservices.com:石屏县| www.vsassociatesbiz.com:敖汉旗| www.ships4ever.com:大名县| www.lvvbbe.com:武邑县| www.guvamint.com:延边| www.jxgajxqy.com:延长县| www.hw8168.com:揭东县| www.ipodsmart.com:应城市| www.tuestate.com:玉环县| www.troughtonmichael.com:台中县| www.hongkongpartybus.com:普宁市| www.suenoshumedos.com:德清县| www.bildungerziehung.org:武威市| www.relacjelive.net:周宁县| www.nnxrlt.com:昂仁县| www.sitegrindermastery.com:铜陵市| www.princewayindustry.com:托克逊县| www.devpsy2015.com:东乡县| www.cs-cartshop.com:兴仁县| www.agusrahmat.com:威信县| www.troop100bsa.com:安塞县| www.sterlingsilvergifts.com:讷河市| www.pppmiami.org:濉溪县| www.adonisparadise.com:临海市| www.vfrsballooning.org:青浦区| www.curtisdemarce.com:随州市| www.zrvzsv.com:甘南县| www.berniewolfsdorf.com:西乌珠穆沁旗| www.jwnal.cn:肥城市| www.52nnt.com:赤城县| www.jhtmnc.com:都匀市| www.face53.com:江源县| www.ppmss.com:黄石市| www.jnzwt.cn:柞水县| www.universaltradekey.com:勐海县| www.cameronianartsawards.com:鹤壁市| www.crucerocapitalesbalticas.com:高邑县| www.wx-culture.com:临泉县| www.wwwswjlll.com:长宁县| www.youthsportsfinder.com:康平县| www.jlswp.com:阿鲁科尔沁旗| www.z9862.com:什邡市| www.jnddq.com:衡山县| www.cp3676.com:南宁市| www.tauntonweb.com:利川市| www.shdingzhu.com:溆浦县| www.vizarron.com:大洼县| www.wwwableton.com:怀安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