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第 17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17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過了不知多久,蘭刑的手指動了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終于有了力氣控制自己的行動,卻只是彎腰跪下去,渾身顫抖地,發瘋似的用手指去掰箱子的開口。因為力度太大,位置不對,他掰了幾次都沒有掰開,指尖反而綻出幾道鮮紅刺目的血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已經不是在掰開,而是在用指尖去撞,用骨和血抵死去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這點疼痛對他來說已經不算什么了,他呼吸急促,任由雨水沖刷自己,另一只手死死地扣著前胸,那股鉆心的疼痛和缺損依然牢牢地掌控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救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快出來……救我,你要什么,我換給你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種疼痛還沒有要過他的命,但他也清楚,這種痛苦每來一次,都是一次無限逼近死亡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不能再在這里多呆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咔噠”一聲,血沾上鎖孔的那一剎那,箱子破開,里邊卻空無一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過了很久之后,里邊卻升騰起一個霧蒙蒙的黑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黑影一動不動,雨水穿過它,它也沒有任何反應,如同死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蘭刑胸口那股疼痛卻在逐漸消失,片刻后,他終于脫了力似的,渾身緊繃到酸疼起來的筋肉松懈了,只剩下無盡的疲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黑影的聲音飄了出來:“此次你無需換我什么東西。你天生心脈不全,五行有損,你可知剛剛來的人是誰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行。”蘭刑低低地喘著氣,聲音沙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襲粉白衣衫再度飄回他腦海,帶著疼痛的余韻,“天運所在。他現在跟凡人在一起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生在泥污里的螻蟻,無法想象天運為何,這很正常,不是你的錯。”那黑影的聲音聽不出情緒和傾向,甚至聽不出男女,但就是這樣的聲音,似乎蘊藏著無限蠱惑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它說,“喂養明行一事,不要說你,是更多人都求不來的機緣。明行吃你一個果子,你也跟著受天運庇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么?”蘭刑沙啞地回應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黑影說:“是。”它并沒有聽出蘭刑這句話并不是在詢問他,只是一個用盡力氣的回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畢竟泥水中的骯臟的螻蟻,根本不會有力氣仰望天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天空中,明行星照在玄武壁水貐上方,光芒漸漸強盛,而青月鎮雨勢不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直起身,重新拖著那沉重的鐵箱,挺直脊背,慢慢地,繼續在雨里前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*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的手指仍然在隱隱作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顆練實并不是很新鮮了,有點發干,皮也并不是薄而輕軟的緊貼在果肉上,而是變厚、變硬,他本來想等著相里飛盧回來,喊他給自己剝,但是忍不住口水滴答,自己剝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越剝,他的手骨節越隱隱作痛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也慢慢想了起來,軍荼利大明王拿來敲他爪子的小錘子不是別的,正是修羅界捶打靈魂的九陰錘,他勢必要再疼上那么多天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又有點眼淚汪汪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練實終于剝好了,容儀自己接了一碗水——青月鎮沒有他要的神泉水,只有普通的滾開后放涼的涼水,帶著地底巖石的味道,除此以外,還要盡快喝下去,以免空氣中的潮菌落進去,長出蘑菇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把練實泡在水碗里,耐心等待了片刻,泡完后擦了擦,用青月鎮人送來的其他果子佐餐,自己捧起來一點一點地吃掉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吃飽了,他心情大好,不眼淚汪汪了,也不惦記等相里飛盧回來喂他了,而是摸出幾本小傳,爬上床看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上次他在青月鎮拿走的幾本情劫故事,他還沒有看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仍在等相里飛盧回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*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大雨中,火光明滅,神官們站在冶煉處中央地位置,注視著上邊供奉陰火與真火的位置,雨水落下,照得地上的積水也明晃晃的,透著人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今日沒有任何人死去,但卻比有人死了更加沉默。近半年以來,他們從察覺到天象異常開始,以相里鴻為首,傾盡心力制作以兩火為核心的法陣,來保護姜國這一方水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,陣法被毀,陰火與真火熄滅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更不知道那妖物用了什么辦法,能夠越過縛妖的阻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九天與黃泉的火,是青月鎮煉化鐵合玉的核心,火斷了,青月鎮再也打不出護國神兵,青月劍,只能是最后一把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次因為沒有人死,更多的鄉民也聞訊趕來,一個大半輩子打鐵的匠人聲音低沉,沒有絕望,只有近乎麻木的痛心,“以后我們能做什么?那么多年的,那么好的鐵合玉,都煉不了呀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我們拿什么去殺妖精?水脈必須有鐵合玉鎮守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都安靜一下,聽我說。”相里鴻扶著輪椅走出來,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身上帶著肉眼可見的疲態,但挺拔的姿態依然不改,如同他在青月鎮的威信一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已經查明作亂殺人的是妖,我們已經在做除妖的陣法,請大家少安勿躁。兩火雖然已經斷了,但水脈還在,只要水脈還在,我們姜國就還有希望,我們青月鎮所做的一切努力,都不算白費。”相里鴻注視著人群,“我相里鴻在一日,神淚泉就定然安然無恙,大家也都會安然無恙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些話他已經說過很多次,其他人也聽過很多次。相里飛盧握緊手中的青月劍,啞聲說:“師父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揮手讓其他人退下,轉過身來凝望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師父,兩火被毀,這是一個挑釁,青月鎮不能再死人了。”相里飛盧說,“現在陣法未成,抓妖一事遙遙無期,讓大家走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看著他的眼睛,重復了一遍,“走吧,師父,包括您在內。走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愣了一瞬間,緊跟著暴怒起來:“不可能!青月鎮人一個都不可能走,我們生來就是守護青月鎮神淚泉的。神淚泉離開青月鎮就會枯亡,水是什么,是整個姜國的國運所在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早在孔雀死時,神淚泉已經該有干枯跡象了。”相里飛盧平靜地說,“我是國師,相里大人,讓所有的村民撤離神官塢,由其他地方接收,我留下來守神淚泉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相里鴻斷然拒絕,他雙手因為憤怒顫抖起來,而那雙已經殘廢的腿卻拖延了他的這種憤怒,讓他用力揮舞雙手的姿態也變得笨拙可笑,“我不可能走,是,你是佛子,師父現在老了,但是我絕不會逃避,神淚泉在我這里,那妖精要去就要去,我等著它!人在泉在,泉毀人亡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大口大口喘著氣,雙面血紅,忽而抬頭死死盯住相里飛盧,“神淚泉在我這,在我這……你是誰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忽而厲聲問道,“你是誰?莫不是妖物,前來套話?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仍然只是握劍看著他,片刻后,他動了動,伸手扶住他的肩膀,四指并攏,手掌前段輕輕貼了貼他的肩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是他小時候,相里鴻安撫他的動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當年他第一次殺妖鬼,那是一個倀鬼,化成孩童模樣,驚恐地看著他往后退,他握劍的手不斷地發著抖,他說:“師父,那是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相里鴻就這樣輕輕扶住他的肩膀,告訴他:“他不是。想想我們的姜國,今早為我們布施,前來討藥的,他們才是人,是我們要保護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掌貼上去時,溫熱透入,相里鴻整個人仿佛垮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忽而露出有些痛苦的表情,低聲說:“……是為師錯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孔雀死是國運,如果妖物生是國運,那么這場持續半年的雨是誰降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喃喃問道,“我們姜國為何會如此,因為國運如此,國運如此,必有天人降禍。抓不到妖精,我們能找到天人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驀然抬頭,眼神里閃過一絲光芒,語氣也興奮起來,“護國神,不是已經來了嗎?孔雀在時,也曾說過,禍福天定,他不能隨意降下,那如今給我們姜國降禍的是誰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已經瘋了,周圍神官們也紛紛露出驚懼之色,皺著眉擔憂地望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低聲說:“師父——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曾見那本書里寫過,《暗神農》里寫過。”相里鴻沉下語氣,用一種充滿希望的眼神看著他,“我見過!那里邊說,每一場雨都有來由,每一次禍事都有人執行天命,殺了妖,這雨能停么?不能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**,師父,越過因果的**,胡編亂造者多。”相里飛盧回答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相信?但明明鳳毛麟角藥,也是那本書里寫的,有用的!”相里鴻壓低聲音,視線又開始轉冷,“還是說,此事與護國神有關聯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忽而察覺到了什么,他語速越來越快,“是啊,鳳凰屬火,與水德相克,他是神,會不會,你會不會因為跟他歡好故而有所松——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相里大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冷聲打斷,這是他回來后第一次,使用如此上下級界限分明的稱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暗綠蒼翠的眼眸里一片沉靜,聲音卻漸漸有了壓迫感,亦充滿威嚴,“您回房休息吧,我會安排鎮上人陸續離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與護國神并非那種關系,鳳毛麟角藥亦是護國神給我們的,師父,容儀和這件事無關……您鉆牛角尖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*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總記得容儀第一次來姜國找他,他忌憚著他對姜國下手時,容儀給他的回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時容儀想了想,只告訴他:“我沒有接到相關的任務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時他不信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然而這大半個月相處,他卻開始隱隱覺得,這鳳凰或許不會騙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因為明行,明行的一生中無需謊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閣樓清空了,越來越多的人過來求他,一個傴僂婦人生氣地用拐杖戳著地面:“我生在青月鎮,嫁在青月鎮,以后也要死在青月鎮!青月鎮人,哪個姑娘不會用劍,哪個婆子不會打鐵,我不走!青月鎮人,沒有一個會當逃兵!妖怪要吃人,它來吃我就是,我一個老婆子的心有什么好吃的,它趕來,我提著我老爺子的劍等它來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,大師,他們都不肯走。”神官行色匆匆,氣喘吁吁地跑來報告,發舊的木板檐廊被踩得咯吱咯吱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叫最近的王侯調用府兵,護眾人出城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腳步亦是不停,徑直樓閣上走去,將外邊的喧鬧聲都遠遠地拋在腦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來到他與容儀的房門前,聽見里面一片寂靜,伸手推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門發出嘎啦一聲輕響,一片紙片飄落了下來,明珠光華的一張紙,上面依稀帶著一些墨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抬頭看見了床帳后面有一團團起來的人影,放輕動作邁入房中,將門關上,再低頭將那張紙撿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上面是一副簡筆畫,畫得亂七八糟,一只鳥,蹲在一條橫線上,那就是容儀120坐在房門前等他。畫一個圓在旁邊,那意思就是果子在身邊他也不愛吃,一定要他親手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張傳到相里飛盧面前的紙條,到現在已經在他袖子里呆了一天一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將這畫得亂七八糟的東西收了起來。桌上還散落著幾塊果皮,還有一些脆柿的殘骸——容儀依然不會剝皮,剝得亂七八糟,大概隨便混著吃了幾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鳳凰大概是真的不會自己喂自己,水碗打翻了在地上,果皮跟著壓爛在桌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吃飽沒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看了看,往里走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床帳撩開,床褥柔軟,少年人抱著一本書睡得很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有個習慣,睡覺時如果是原身,那么一定要左螺旋盤起來,如果是人身,那么懷里必然要抱著什么東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也知道這些書,他也曾見閨閣小姐們愛看。容儀買的——或者說,不知道從哪里弄來的這些書,他垂下眼細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《瑤臺神女淚,為君落凡塵》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《周生夜會畫中仙》這個還是全本未刪減,帶插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微微低身,手指探出,捏住那幾本書,將它慢慢地從容儀手里抽出來,神情沒什么變動,耳根卻慢慢爬上幾分微紅,有些滾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視線停在容儀的手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雙潔白細嫩的手指上,出現了青紫的淤傷,十分突兀,烏黑的一大片,看起來十分駭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從哪里弄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明行也會受傷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想起白天里相里鴻的那些話,神情變了變,俊秀的眉頭微皺:“容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叫他,容儀還睡著沒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又低頭湊近了,輕輕叫他:“容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總是不醒,相里飛盧改換了稱呼,聲音微微壓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鳳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翻了個身,勉強睜開眼,眼里帶著無邊困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起初是沒睡醒,但看見相里飛盧的一剎那,抖擻精神揉了揉眼,“你回來喂我啦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聲音高高興興的,軟和沙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手上的傷,哪里來的?你最近有沒有不小心闖入什么陣法中?”相里飛盧神情很嚴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法力遠在他之下,做不出傷神的法陣,但他對那本**格外熟悉,或許逆了因果做出來什么東西,他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說這個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困惑地低頭,看了看自己的手,隨后不感興趣地扔了被子,撲過來貼住他的手,一邊歡歡喜喜地蹭,一邊嘀嘀咕咕地答道,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軍荼利大明王罰我的,用錘子敲了我幾下,說讓我骨頭也疼疼……可是他沒告訴我會疼好多天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臉頰柔軟,還帶著被窩里的熱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仿佛外邊的一切都與這一方床帳內的天地隔絕開來,只剩一場溫柔大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剎那,相里飛盧蒼翠安和的眼底深處,出現了一絲波動。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139566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stevebayer.com:福海县| www.wordsilove.org:阳新县| www.mxfz8.com:勐海县| www.suqinwood.com:巧家县| www.m2878.com:巢湖市| www.lecadeauenligne.com:沈阳市| www.drugs-rx.com:思茅市| www.33335214.com:宜丰县| www.allsignsbycos.com:湘乡市| www.pnnws.com:石家庄市| www.treasuredspotbookreviews.com:瑞昌市| www.jma360.com:阳原县| www.cellenergize.com:开平市| www.fifth-wheels.com:新乐市| www.hse6.com:保亭| www.qpjmw.com:张家川| www.g8767.com:墨脱县| www.akaeno.com:江华| www.conceptflame.com:遵义县| www.ozcanis.com:西藏| www.woyoracing.com:临湘市| www.szpuno.com:孝昌县| www.chery-ruixiang.com:商城县| www.hg43456.com:铜山县| www.electricmassagechair.org:洪江市| www.yunlvhuahui.com:象州县| www.shunda-steel.com:阆中市| www.escenamobile.com:鄂伦春自治旗| www.asscing.com:三穗县| www.yomuca.com:岳西县| www.pixiankong.com:霍城县| www.jordanegasc.com:东海县| www.bleedingblack.com:平果县| www.company-in-china.com:富裕县| www.mushroompipe.com:沂源县| www.helpthehooch.org:德兴市| www.medicalspaofrye.com:辰溪县| www.aacang.com:阜南县| www.cp2775.com:德清县| www.rncjw.cn:阳城县| www.stmgqhw.com:陈巴尔虎旗| www.cencorjeans.com:济南市| www.genoad.com:马公市| www.alrashidtravels.com:阜平县| www.hitsandlyrics.com:出国| www.krowstore.com:甘谷县| www.ingilizcesarkilar.com:潮安县| www.animerica-extra.com:潢川县| www.102371.com:曲麻莱县| www.wwwhg5717.com:寿光市| www.masterdealzone.com:藁城市| www.222qa.com:若尔盖县| www.tianlijiqi.com:遂昌县| www.agen66.com:周口市| www.moshiba.com:长寿区| www.cp2290.com:张家口市| www.k6558.com:包头市| www.global-b2b-market.com:台前县| www.thisisbookshelf.com:石阡县| www.liuxiaozhou.com:宁陕县| www.heixiule.com:容城县| www.mannequin-enfant.com:满洲里市| www.homelifepremier.com:公主岭市| www.mai0565.com:阳城县| www.brianpuspos.com:宜川县| www.jbjt888.com:瓮安县| www.hqjyjg.cn:双牌县| www.hobigoods.com:岢岚县| www.missionsweb.net:旺苍县| www.640206.com:阿鲁科尔沁旗| www.dechavanne.net:兰坪| www.ccredimix.com:海伦市| www.jnchtg.com:孟津县| www.clarebirth.com:天柱县| www.freeportluxembourg.com:樟树市| www.sanxinghr.com:老河口市| www.cqgspclaw.com:宜兰县| www.amzabawki.com:大宁县| www.wh256.com:神池县| www.gunungpoker.org:庆元县| www.baidujxcm.com:辽阳县| www.tcslsoccer.org:长阳| www.xskongtiao.com:武夷山市| www.total-cover.com:通州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