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第 18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18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抱著被子窩在床上,往床帳外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燭火換上了新的,明亮跳動著,晃動著在他睫下照出陰影,顯得安靜而漂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神情明顯有些百無聊賴,但他沒有說話,只是很專注地看著,很專注地等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換了蠟燭,把地上的水碗水盆收好,紙張撿起來,一張一張地在潮濕中分開,用法決烤干后分開晾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些紙都沾染著淋漓墨痕,是他曬了一下午,卻一直沒曬干的。有些是沒畫好的廢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指尖壓著紙張,一張一張地挨個拂過,那雙蒼翠的眼,也一張接一張地看過,動作放輕了,時間很長。上邊那些心思簡簡單單,就是他一直大大方方展現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喜歡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被他養著,很高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在等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期待著他看完后的表情,可是相里飛盧看完后也沒有什么表情,話也沒說一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決定問問他:“你覺得我畫得好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背過身去做著什么,好久之后才回了一個簡短的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站起身來,將箱子里的東西提上來,容儀才看見他是去翻找藥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些藥材還是他從王城帶過來的,原先有大十幾箱,這么幾天四散給青月鎮的人用下來,也只剩下了兩三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藥箱是他絕對不允許容儀碰的,容儀曾在里邊看見許多圓溜溜的像果子的東西,但相里飛盧只是說:“那是藥,不能吃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枸杞是藥嗎?可是我看到人間做點心放它,煮湯也放它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能吃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點心里有它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請上神自己去吃點心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話題往往都這么繞著圈子結束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站在桌前,用銀匙取藥,放入平常盛藥的閼伽器研磨、烘烤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閼伽是水之意,在他受封國師那天,四方僧人來賀,送了他這一套功德容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平常佛門人如果得到這樣珍貴的法器,應該都會供起來,更不說每天用水養著,祈禱自己的功德能被這個法器收容,再被上天看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相里飛盧拿它當了藥爐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看著他在桌前挑藥材,手里抱著被子,猶豫了一下,問道:“你在干什么呀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做藥。”相里飛盧聲音淡淡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容儀又想了想,忽而靈臺清明,喜上眉梢,矜持的問道,“你在給誰做藥?還有人的病沒治好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動作停了下來,蒼翠的眼往他這里一瞥,隨后又收了回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給上神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非常滿意,美滋滋地又躺下了,把自己裹起來只露出一雙眼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注視著相里飛盧,也不想什么,只是看著他,等著他,很安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清雋挺拔的僧者凝神垂眸,神情端肅,眉間透出幾分清冷,手上的動作卻很溫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花攆磨,壓出花油來,配上活血化瘀、鎮痛收斂的藥物,清透的香氣中透著一點微微的苦,而這種苦卻并不讓人覺得難聞,只是干凈的山林間最平常的氣息,或許也帶著相里飛盧指尖的香氣,那種燒透的檀香才有的寬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往床邊看了一眼,察覺他的視線——容儀的一雙眼閃閃發亮,隔這么遠都能看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說:“一劑煎后,藥汁浸紗貼在手指上,要再等一會兒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是神,他也拿不準這方子有沒有用,只能盡力一試。這些藥材,在仙界或許不值一提,在人界卻是稀世珍寶,每一樣都是他經歷各種機緣尋到,親手種下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認真回答“嗯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連那些書也不看了,就端正地躺回了被子里,擺好了姿勢,還特意將手指放在了被子外晾著,好讓相里飛盧知道這傷又多疼,他現在又是多么需要被照顧的一只鳳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就這么規矩地躺著,未曾蛻去的困意又翻涌了上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今夜雨勢不停,外邊其實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一雙手受了九陰錘,更冷,是刺骨的疼,他想往回縮,又惦記著保持人設,也只能繼續把手晾著,自己歪過去睡著了。耳邊只剩下窗外寂靜的雨聲,燭火隨著相里飛盧的衣袖晃蕩,是微微暖和的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調好藥汁,往他這邊走過來的時候,容儀睜開了眼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水光瀲滟的一雙眼轉過來,帶著藏不住的笑意,卻又斂著幾分得意,很快又閉上眼睛,裝著自己沒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低頭看了一眼這只裝睡的鳳凰,在床邊輕輕坐下,隨后俯身,輕輕將容儀的手拉過來,放在自己手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疼嗎?”他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問了,容儀覺得,也不好再裝睡不回答,于是象征性地睜開眼睛,哼哼了一聲:“疼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看相里飛盧沒什么反應,于是接著哼哼:“而且昨天這里還沒有變黑,今天變黑了,不好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我替上神敷藥、纏布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蒼翠的眼底倒映著他的影子,“如果有任何不適,也請上神隨時告訴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修長細白的指尖被他握著,因為受傷的緣故,溫度也比平常涼上幾分,甚至比相里飛盧自己的體溫更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從前他不曾覺得,如今發覺,容儀的手腕很細,很輕,故而第一次見面,容儀扮作女人,他沒有察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羽族天生骨骼輕盈,骨架稍小,骨骼也因此變得更加柔軟。那白皙的肌膚,仿佛稍微用力一點,都會留下紅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以為容儀多少會再生出點事端來,比如少說要哼唧幾句,或是嚷嚷著要再對他提出一些要求。但是容儀一反常態,除了剛開始時假模假樣地喊了幾聲疼以外,其余的時間倒是都一聲不吭。上藥也很配合,從被窩里鉆了出來,爬起來把手交給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握著他指尖,微偏過頭,一圈一圈往上纏浸了藥水的紗布,容儀也認真地看著他的動作,呼吸一樣輕輕拂過,鼻息溫熱柔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忽而聽見容儀的聲音:“我想到我第一次受天罰,師父也是這么給我包扎,養好我的羽毛的。你這么會包扎傷口,他教過你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怔了片刻,才意識到他說的是孔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不問,這鳳凰卻有一句沒一句地說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等著他包扎的過程實在無聊,又或是他的確透過他望見了什么他忘記已久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給他提,孔雀當時如何把他拎著去了神泉處清洗,又如何請藥王配了使羽毛恢復如初的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個時候我的法力還不完全,羽毛沒辦法長得那么快,很丑。我總是哭,師父大概煩我哭,那段時間就天天梳毛哄我。他以前不是很有時間給我梳毛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系好一個結,用剪刀輕輕剪掉,隨后說:“換手,另一邊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于是把這只手縮了回去,再將另一只手交給了他,隨后又看著他蒼翠的眼睛,有些出神:“只有你和師父給我包扎過傷口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隨后又說:“但是你們都很忙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不答話,他也就不再說,而是把下巴安靜地擱在膝上,等他給自己包扎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這樣子很乖,烏黑的睫毛長而翹,眼眸微垂,顯得和呼吸一樣溫軟,在眼前輕輕掃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兩天他沒怎么出門,一直在等他回來喂自己,既然現在等來了,容儀也覺得滿意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以為相里飛盧會不說話一直到離開,另一手已經摸起了那本未刪減帶插圖的《周生夜會畫中仙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相里飛盧剪掉另一端紗布時,忽而輕輕問道:“你以前還受過天罰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摸書的手停頓了一下,乖乖收回來拎著被子角:“受過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記得了。”容儀老實回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是真不太記得了,怎么想也只記得應當和當明行的任務有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是孔雀帶到大的,然而他的體質和孔雀相反,他庇護的太陽界,在孔雀庇護的太陰界反面。他一向沒什么自覺,練功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,干出一些被罰的事情,對他來說也不算奇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天罰內容,都與所承受的因果有關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望著他的手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包扎得很漂亮,很細膩,這也是他時常為人醫治,養下來的技巧。“你為青月鎮人治好骨病,便要承受相同的骨痛,是這樣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么容儀第一次遭天罰,多半與火有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仍是犯困,不著調地回答道:“應該吧,下次我要等軍荼利大明王犯事,我要去給他降天罰玩玩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肚子咕嚕咕嚕叫了起來,容儀摸了摸肚子,抬起頭,充滿期待地看著他:“你該喂我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顆練實吃不飽肚子,哪怕還吃了些其他的果子作為佐餐,但他還是餓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停下手里的事,站起身:“我去為上神取一些吃的過來,上神稍等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容儀答應了,可是隨即立刻警惕起來,“這次你要快點回來,否則,算你爽約兩次,我就……我就,馬上就去外邊玩火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口頭威脅了一下他,也不知道相里飛盧怎么想的,這次沒有生氣也沒有教育他,只是輕輕掩上門,離開了房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此時此刻,青月鎮還在一片忙亂之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們忙上忙下,大多數都還是在勸,因為幾乎沒有人肯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物資調配、路途安排、遷出安置,這些事情更是磨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沒有叫人,而是自己去了后院廚房,取了一些新鮮蔬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里離相里鴻的書房很近,他提著果籃出來,見到書房里沒有人,燈卻亮著,有一個神官正提著燈走出來,打算關閉房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往里看了一眼:“里面有人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相里大人白天一直在這里,剛剛才走,我們勸著他回去休息了。”神官低聲說,“相里大人……一整天都在翻那一本書,別人說什么,他也聽不進去。可是再有一天,該給夫人送靈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,我也進去找一些書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將手里的燈交給他,行禮告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踏入書房,第一眼看見東邊的一個書架空了一本——正是相里鴻從前放那本**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一會兒,隨后自己抬眼看過去,抽了幾本出來,坐在旁邊快速地翻了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找了片刻,沒有查到自己想要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書桌旁邊燃著一爐快要熄滅的炭火,旁邊立著一個水鏡,相里飛盧伸手彈出一道法決,請動姜果歷代國師的亡魂:“打擾諸位前輩,請替晚輩解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水鏡里的火光盈盈跳動了起來,然而奇異的是,現實中的爐火并沒有跳動:“佛子請明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天罰,能否存在代人受過之法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問道,“護國神為了幫這里治病,自己要承受骨病天罰,這件事是我欠他,我想為他找一個辦法。如果能讓我代替他受過,我一定傾盡全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寂靜持續了片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……不得而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水鏡里的聲音飄了出來,帶著幾分猶豫,“天罰何曾聽聞有人躲過,就是你飛升歷劫,十年前不渡,十年后也輪上一個情劫,這是天命,被因果扣著,尋常人不得轉嫁,更是無從轉嫁,否則,這世上哪里來的這么多傷心人,人界之外,又哪里來的這么多無從飛升而生出的妖魔鬼怪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頓了頓,“真的沒有辦法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依然是一片寂靜,水鏡里,只隱約傳來一聲輕輕的嘆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低聲說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推開門時,容儀已經端端正正地坐在了桌前,等待著他的投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抱怨道:“你取一個果子,取了好久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。”相里飛盧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神情沒什么變化,但是和以前不一樣,容儀觀察到,今天的相里飛盧一點也不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荔枝皮剝開,瑩白的果肉伴著甘甜的汁水露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剝好后,看見容儀湊了過來,只略一停頓了一下,安靜地將果肉送到他嘴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一口咬過來,吧唧一口吃掉了,狹長的鳳眼彎起來:“好吃,你終于肯親手喂我了,佛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動作卻停了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雙蒼翠的眼抬起,眼神很認真,甚而認真得有些凝重,“這幾天……發生了一些事,有些忙不過來,上神現在需要休養,我也希望上神,不要四處走動,在這里等我回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歪頭瞧他:“可我這幾天,不是一直都這樣么?你又不來,又不許我出去,沒意思透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輕輕嘆了一口氣,伸手拿起一枚荔枝,“這一樣名為荔枝,吃下去,需要吐核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一樣,上神見過,是柿子。脆柿外皮堅硬,徒手難以剝掉,可以借用刀具,我也會盡量替上神剝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頓了頓,看著容儀:“上神記住了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瞅著他,坦坦蕩蕩:“沒記住。我也不會用你們人間的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沒記住也沒關系,這些只是萬一,我無法回來,上神便不用再像今天這樣餓著自己。”相里飛盧蒼翠的眼注視著他,“這段時間,我也會尋找替人承受天罰的辦法,來償還上神對青月鎮與姜國人的恩情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瞅了瞅他,撓了撓頭:“替人受罰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伸出他那雙漂亮的手,歪頭端詳著:“可其實也不是很痛。你也不用放在心上,更何況,天罰這個東西,因果業力,是躲不開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就像你的情劫,本該是我師父給你降,但是師父他不在了,所以就變成了我給你降……但是不管是誰,你都是要養一個人,跟你成親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怔了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還從未聽說過,給他降情劫的本應該是孔雀這個說法。本以為情劫與雷劫都是命中注定,卻不想這個因果替換得如此容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若孔雀還在呢?你又去何處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低聲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想了想:“你和師父成親了,那我肯定也不能讓你們來養我。或許我會和之前一樣,再和第三十八個人相一相親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對這個話題不是很感興趣,只是端詳了一下自己被包得嚴嚴實實的手,隨后展顏一笑,矜持說道:“你不用替我,我們彼此之間,更不用分得這么清。我覺得你這么包扎過后,也不疼了,但還有一點點疼,你過來親親它,它就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145696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mfcqk.com:得荣县| www.n8387.com:深水埗区| www.sci-papers.org:青浦区| www.ynrlb.com:昌平区| www.0527tm.com:博罗县| www.web3key.com:金华市| www.clayris.com:涿鹿县| www.hdneyo.com:台东市| www.lvvbbe.com:多伦县| www.ships4ever.com:民乐县| www.dwcb2b.com:大石桥市| www.chaton-mignon.com:淅川县| www.mybzw.com:泸水县| www.catchyenough.com:光山县| www.nghethuatbongbay.com:安岳县| www.qz773.com:东乌| www.eyecandyunlimited.com:海兴县| www.evbpower.com:保德县| www.qxnxf.com:门头沟区| www.toygrc.com:昭苏县| www.rzbangrong.com:尉犁县| www.shahidhashmi.net:资阳市| www.socllink.com:高淳县| www.guggamugga.com:泾川县| www.mugua668.com:光泽县| www.chaoren555.com:杭锦后旗| www.hg18456.com:墨玉县| www.milwaukeemillennial.com:平罗县| www.lvvbbe.com:尚义县| www.zhongxulawyer.com:九龙坡区| www.bulkemailonline.com:武陟县| www.hanse88.com:四川省| www.alishido.com:吉水县| www.dantealighieribsb.com:青海省| www.template-link.com:盘山县| www.jl095.com:五大连池市| www.zhuzaiwl.com:济南市| www.prematureblog4u.com:潼南县| www.battleison.com:蒙山县| www.denimrecords.com:武定县| www.xhzrw.cn:贵南县| www.webyinfo.com:蒲城县| www.haofzjia.com:湛江市| www.didacticosedima.com:商河县| www.avancemosconosur.org:博客| www.yofroot.com:贺州市| www.leijindianqi.com:赣州市| www.jp733.com:台东县| www.xafkyy120.com:珠海市| www.missionsweb.net:厦门市| www.thetalisker.com:图片| www.sxshangle.com:循化| www.wedding-invites.net:五河县| www.medianewslive.com:沙坪坝区| www.aidaomu.com:疏附县| www.bse41.com:太保市| www.jdmdw.com:疏附县| www.tarotcardadvisor.com:额济纳旗| www.505love.com:枣强县| www.jljpm.com:贺兰县| www.99069ll.com:海南省| www.66356tt.com:富顺县| www.fuxingcp.com:隆昌县| www.kscdw.com:西充县| www.ourmanufacturers.com:镇远县| www.amphorahandbags.com:三台县| www.saveattorney.com:金乡县| www.drugs-rx.com:多伦县| www.zhgtymodel.com:岳池县| www.zearchsd.com:永泰县| www.elbertcastaneda.com:玛沁县| www.capsule-toys-hk.com:怀化市| www.blackeyedtease.com:北宁市| www.tt-kk-ss.com:华宁县| www.290428.com:宁夏| www.manuel-huber.net:兴仁县| www.jumpingjacksjumps.com:太仆寺旗| www.sjdnw.cn:新昌县| www.qqrbc.com:滁州市| www.alrashidtravels.com:招远市| www.mlrsyu.com:新干县| www.imaxsurfacecoating.com:宁远县| www.zttrain.com:冀州市| www.ahmeterozenci.com:清苑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