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第 19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19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本以為,  這次相里飛盧也會乖乖聽話,上前來親親他的手指,但是這次相里飛盧又沒動,  整個人的氣息忽而有一點微微的冷和僵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那雙蒼翠的眼沉默了好一會兒:“……看來上神精神好了,  只需要多休養一段時間。如果沒有別的事,  那么我便先告退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瞅著他離開的背影,歪過頭,  嘟噥了一聲:“小氣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又不陪我又不親我,哪里有你這樣養鳳凰的呢。”容儀又在那里數,  “之前的三十六個,  都不會這么對我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關上門的一剎那,  正好聽見他這句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剎那,他眼底閃過一絲細微的情緒,連帶著累日繃緊的唇角,  也微不可查地動了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仿佛一塊堅冰,  也在此刻微微融化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門內溫暖藥香,明黃燭火,都被隔絕在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轉過身,  濕潤的冷風吹起他的衣袂,外邊天色青灰,  他握著青月劍的手指節分明,  冷白的肌膚緊繃著,露出淡青色的筋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整個青月鎮都在忙著搬遷去別處的事情,  相里飛盧法令如同圣旨,東邊的守城王得到消息,已經派了軍隊前來護送。剩下的人負責處理與之相關的其他所有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肯走的那些人,神官一個一個地去勸,  相里飛盧也一個一個地去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說:“不是要放棄這里,只是我要一個人來守,來日還父老鄉親們一個完完整整、和以前一樣好的青月鎮。大家在這里,我多少有后顧之憂,施展不開,也請各位體諒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昨天立在院里死活不肯走的老婆婆,也終于被他們輪番的勸說所說動了,現在她跟在預備出發的隨行隊伍中,費力地清點著行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她以賣豆腐為生,嫁了一個鑄劍的鐵匠,家里整整齊齊五六十把鐵合玉鑄成的斬妖劍,早在半年前就已經盡數捐給了邊疆,剩下的只有好幾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些劍太沉,她一個人已經提不動了,無法全部帶走,于是只帶了一把精致小巧的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大雨中,老婆婆穿著一身蓑衣,連臉上的皺紋里,似乎也填上了細密的雨霧,浸染得聲音更加嘶啞暗沉:“這是我的姑娘劍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她身邊跟著幾個女孩,那些女孩或普通平凡,或嬌俏嫵媚,但每個人肩膀上都背了一把沉重的鐵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鎮的但凡有新生兒降生,如果是女兒,那么那一家便會為她用鐵合玉鑄劍一把,等到日后出閣后帶去夫家,意味娘家的期盼與守護。如果是男子,那么這一家便會鑄劍鞘一枚,哪怕再窮的人家,都會用美玉與黃金裝飾它,讓男孩自及冠那天佩戴于身,意為從此要當如黃金美玉一般的君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旁邊有個小男孩喃喃說:“可沒有人給我做劍鞘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正是那天被艷鬼妖氣沖克,相里飛盧親手給他喂藥的那個孩子,家里雙親早夭,如今他也什么都沒有帶,只帶上了一個小風車,一些吃食。他站在人流中不知所措,想找一個大人依靠,卻見每個大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,裝行李的車緩緩拉動,車廂里也塞滿了人,他站在雨中,抱著自己的包袱,眼神里露出一些迷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俯下身,按住這小男孩的肩膀,將他抱起來,送到一個神官負責的空車里:“你來這邊,我會送你們一起出城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男孩認出是他,眼神亮了起來,但仍然有些怯怯的:“大師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視線停留在他手里的青月劍身上。青月劍是姜國的護國神劍,也是他們青月鎮鑄造出的,最漂亮的一把劍,純正的烏青色,保留著最純然的質樸與靈氣,劍鞘上鑲嵌的不是黃金,而是黑玉和亮銀,通透如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注意到他的眼神,笑了笑:“我也沒有人給我做劍鞘。你喜歡它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男孩愣了一下,睜大眼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日后,他說不定就是你的,我們會從全國各地選拔神官,決定下一任青月劍的主人。好好保重自己,如果有什么事不習慣,直接找我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孩子眼里閃爍著高興和興奮的光,手指因為緊張和激動而蜷縮了起來,用力地在他臟兮兮的衣服上揩拭:“好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合上馬車簾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個神官從后跑過來,氣喘吁吁:“大人,人都問過一遍了,全數登記在冊,只是準備和出發的時間安排,現在我們也拿不定主意,您看如何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伸手接過他手里的冊子,看到了出行的具體安排,詳實周到,只有幾個人尚且沒有定下來,一個是他,另一個是相里鴻,再一個是容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站在他身邊,神情謹慎地跟著他看,小聲說:“相里大人還在房里,也不許任何人進去。夫人也還需下葬送靈,這是白事,按習俗,也不可能夫人的棺木隨著出城,葬在青月鎮以外的地方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容公子跟我一起走,師父那邊我要過問一下。”相里飛盧低聲交代,“我即刻過去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如今住的地方在神官塢邊緣僻靜的地方,中間正好隔著幾處樓閣,容儀在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走到樓下,往上看了看,停頓了片刻,還沒等他轉身,樓閣走廊上忽而冒出一個粉白的影子,容儀的腦袋從上面探了出來,正好瞧過來,和他的視線對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鳳凰大概也是憋久了,出來放放風,就趴在欄桿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視力很好,他看見容儀對他說話,兩手托腮,高高興興的,口型是:“你來看我了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其實不是,但是不知道為什么,這句“不是”他沒有說出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說:“請上神下來走走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的身影隨即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以為他要走樓梯跑下來,卻見到不多時,一只赤金色的鳳凰如同流火一般沖天而起,盤旋著往下飛了過來,如同火光驟然亮起,刺破了青月鎮暗沉的雨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風拂過,帶著花果的氣息,他就這樣輕飄飄地飛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伸出手,本想讓他有個停靠,容儀落地卻又自然而然地化為了人身,撲進了他懷里,雙臂勾住他的脖子,眉開眼笑:“好,我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的呼吸拂過,眼神晶亮,里邊滿滿映著的,都是他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現在前去看望一下師父,上神和我一起走走,可以么?隨后我再送你回來。”相里飛盧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也說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雨聲淅瀝,相里飛盧撐著傘,是那把紅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不用打傘,但他喜歡這顏色,一定要鉆過來,在傘下和他并肩走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周圍很安靜,神官塢的人走了一大半,連容儀也察覺了這種異常:“其他人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先離開了。”相里飛盧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容儀又想了想,伸手去握一把雨珠,“這才對嘛,這個地方既然有妖鬼,又有這么重的霧,你們應該早點走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理解水脈對姜國的重要性,也不理解青月鎮上的人對“留下來”這件事的堅持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卻笑了笑:“上神說得對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聲音很平靜,甚至帶著幾分溫柔,容儀抬頭瞅他,望見他臉上的神情,腳步停了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沒有察覺,也因此比他多走了一步,傘面先他一步走過了,等到察覺了,他才偏頭轉身,下意識地將傘擋回容儀頭頂,問道:“……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,就是你笑起來真好看,比以前兇巴巴的樣子要好看很多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又抬眼看那罩在自己頭頂的傘面,紅通通軟綿綿的帶著墨香,像梵天法會時那種熟透的軟紅柿子,他像是也有點疑惑,“我不怕水,淋雨也不會生病,這個東西好看卻笨重,還要占去一只手,也擋視野,顯得很狹窄……但是我喜歡你替我打傘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種悄然滋生的感覺難以描述,仿佛還給他造成了一些困擾一般。容儀就停在那里,仿佛是很認真地思考著,要做出一個什么結論才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雨水淋漓墜落,在傘骨處織成一片雪白的網,雨聲隱去了其余一切聲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感到指尖一熱,有什么微涼的、粗糙的東西繞了上來,擠開緊閉的指縫,是容儀纏了紗的手,只有指尖的部分留出來,那手輕而軟,卻帶著某種霸道不講道理的蠻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十指相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滿意了:“我看那些畫本子里,情人走在一起,都是要牽手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神從前找過三十六個人,應該有所聽聞。”相里飛盧聲音淡淡的,聽不出什么喜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也沒有想到他會突然提這件事,他認真想了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些個仙家神郎,一個比一個端正有禮,一個比一個溫良耐心,哪怕最親密的事都做過了,卻沒有人和他一起的時候,像那些話本子所說的一樣親密自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:“沒有,他們都不曾牽我的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不再說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視線收回來,凝望著面前的路,撐著傘,穿過回廊,前邊是一片漠漠茫茫的水汽,寒意撲面而來,渾身上下都是涼的,他也習慣于這樣的寒冷,如同習慣佛塔塔頂常年吹拂的北風,只是此時此刻,唯獨與容儀握著的左手,指尖牽絆,溫暖漸生,隱隱發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到了相里鴻所在的那一方院子,相里飛盧牽著容儀停下來,低聲說道:“你在這里等等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認真點頭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的房內燃著亮光,相里飛盧走到門前,扣了幾下門,里邊無人響應,他正遲疑著打算推門而入的時候,門忽而打開了,相里鴻一身憔悴地出現在門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發尾沾著雨水,輪椅下部也濺上了泥水,竟然也是剛剛才出過門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師父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進來說話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吃力地搖著輪椅,給他讓出一條道來,相里飛盧輕輕掩上房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房間里潮濕陰冷,相里鴻往窗外看了一眼,輕輕嘆了一口氣:“都走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說:“都差不多了,師父打算何時啟程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沉默不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過了半晌后,他開口說:“我從那書中看到了一個陣法,可以直接鎖定因果來源,抓捕邪魔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沒有說下去,說了一半就停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說:“我出城護送百姓,一直送到無霧的邊界,隨后再回來,師父跟著一起出城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雙眼布滿血絲,“你要留下來守青月鎮,單你一個人怎么行?我不會走,我是這里的鎮守神官,不能瀆職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其他人走了,也算是順遂你的意見。我從小看著你長大,知道你是什么樣的心思,你想讓我走,你留下,但你這種性子,何嘗不是我教出來的。”相里鴻聲音沙啞,“哪里有徒弟不走,師父卻當了逃兵的說法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也好。”相里飛盧說,“再有兩日,我送行出城,回來后便與師父您一起,共守青月鎮水脈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也好。”相里鴻咳嗽了幾聲,“我也便趁此時間,將她安葬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們彼此各退一步,無非也是因為經年累月中,他們都了解彼此的決定無法改變,更無法干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其他話,也無需多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師父保重,我先回那邊了。”相里飛盧站起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送他到門口,仿佛察覺到了什么似的,抬頭往角落里看了一眼。雖然那里什么都沒有,只有一角孤孤單單的亭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護國神……”他低聲問道,“也跟隨出城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他跟我一起。”相里飛盧也低聲答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點點頭:“好。”也不再多說什么,那道門檻攔住了他的輪椅,也仿佛把他攔在了門里那個陰暗的世界,能夠生出漫漫青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師父比上次老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盤著腿,涼亭后的一處假山上,若有所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人有壽命,自然會一天比一天更老。”相里飛盧說,“上神,回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坐著不動,卻只仰頭看向他,伸出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潔白瑩潤的一雙手,關節處包著細密的紗布,他身上不沾水,神衣也不沾水,這布卻漸漸被浸潤,隱隱透出其下的烏青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注視著他,撐著傘過去,俯身牽起他的手,將那修長的五指輕輕攏在手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被他拉在身邊,和來的時候一樣,手牽手回到了樓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你帶我出去走走,來看我,我很高興。那么下一次,是什么時候?”容儀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說:“很快了,上神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點了點頭:“好。那么我繼續等你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沖他揮揮手,又變成鳳凰的模樣,倏忽一下拍著翅膀飛高了,刺破昏暗的雨幕,消失在高樓之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層樓從前就沒有其他人,現在整個樓的人都搬走了,顯得更加寂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是習慣了這種寂靜的,如同他習慣了梵天的清靜。他踱進房門,給自己剝了一個荔枝吃,隨后躺回床上,正想捧著剩下的風月小傳看完時,房中忽而傳來一聲輕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聲笑格外怪異突兀,前面是女人柔媚無骨的聲音,媚得人心酥軟,后半聲笑卻毫無過度地切換成了男人的聲音,與此同時,房中的溫度都仿佛一起跟著冷下去幾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神,這第三十七個人,還要你自己喂養自己,這人在于不在,有什么區別?他還要你等,又有何趣味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守著這人,為何不看看我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剛回到青月鎮最近設立的哨崗處,他剛一出現,就有好幾個神官大步流星地過來,沉聲向他稟報:“大師,有要緊事。”神色都非常緊張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何時?”相里飛盧蒼翠的雙眼透著銳利與沉穩,不等其他人說,他直接問道,“我叫你們設的拒鬼陣有動靜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有動靜,幸虧大師您想到這一層,我們要離開,那艷鬼果然耐不住了,剛剛有一車人都在睡覺,守著的神官也沒壓住那艷鬼的法力,昏了過去,但是到底沒讓它得手,陣法一起來的時候我們就察覺了,但是我們差了幾步趕到,叫它跑了。”神官咬牙切齒,帶著身后的幾個神官一起齊刷刷跪在地上,“都是我們辦事不力,請佛子責罰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追責無用,我去探查那妖怪去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握緊青月劍,趕到法陣在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個地方艷鬼剛剛來過,雖然霧氣彌漫,擋住了所有氣息的追蹤,但是剛剛被法陣碰過,總能留下一些痕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陣法旁邊,果然留了一些印記,腳印很輕,和上次一樣,只有半個腳印,仿佛是踮腳走路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艷鬼已經被法陣所傷。”相里飛盧抽出青月劍,寒光一閃,法力融入劍身,循著地底一路蔓延光華,暗金色的追溯決不出三丈,便已經斷在了迷霧中,但是艷鬼所行的方位已經被明明白白地指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往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朝這個這個方向追了過去,一路不斷消耗著法力,強行施展著追溯決,在茫茫霧氣里尋找著一星半點的痕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前幾天用藥逼自己集中精神,將身體保持在最好的狀態,那藥藥性極為猛烈,氣血逆行,他一路急奔,又在不斷消耗法力,他手腕的傷痕再度崩裂,暗紅的血一滴一滴往下墜落,慢慢浸透衣袖,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道傷總是沒有好,大概也是因為明行業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胸膛微微起伏,呼吸慢下來時,周圍的霧氣略微散了散,仿佛圍著眼前這座樓閣,有一層無形的結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微怔了一下,隨即意識到了這是什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是鳳凰火,純正的鳳凰業力擋開了周圍的濃霧,而這種火元素格外細微,并不像是容儀主動釋放出來的,反而像是……失控后,漸漸壓制不住的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曾見過這種類似的情形,在他第一次修習法術,壓不住法決釋放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樓閣,正是容儀所在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握緊青月劍,徑直往樓上奔去,沒有任何停頓,他微微喘著氣,推開了容儀的房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房中帶著某種幽暗濃郁的香氣,并不是容儀平時身上的花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一抬眼,便看見床帳放了下去,暗紅的床帳透出里邊的人影——交疊著,容儀靠在床頭,神情微微有些惘然,雙手緊緊地抱著身上的男人,衣衫已經有些散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那男人看不清面貌,只是偏頭過去,親吻容儀的臉頰,姿態極近狎昵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看見相里飛盧破門而入,他警惕地往后一望,隨后輕飄飄笑了起來:“想不到明行也有心魔,能讓我趁虛而入。你來得真不巧,壞我好事……那么,佛子大人……想一起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  肝不動了,下半章過會兒放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照常發紅包~感謝大家支持正版!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154644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frommybedtoyours.com:额济纳旗| www.aloeveramedicine.com:万荣县| www.sckpw.cn:陇南市| www.arnatour.com:吉林市| www.leominstersba.com:静安区| www.ccwanzhou.com:略阳县| www.barcelona-taxis.com:崇信县| www.ntlxx.com:郁南县| www.sqtextiles.com:莲花县| www.edunestinstitute.com:洮南市| www.heidiphotographers.com:庄浪县| www.asecondsecond.com:嘉善县| www.tm046.com:南安市| www.ukbmw.com:桃源县| www.cocina-online.net:峨眉山市| www.yhrnw.cn:越西县| www.laorenke.com:剑河县| www.kylegreerrocks.com:富蕴县| www.zczww.cn:德令哈市| www.xirunjiaoyu.com:三江| www.wateric-valve.com:玛纳斯县| www.lechuang-cable.com:安泽县| www.biberhapisatinal.com:土默特左旗| www.zj-888.com:萝北县| www.zzysww.com:延边| www.katepattison.com:兴文县| www.fabkarts.com:桐庐县| www.allfanpage.com:阿图什市| www.chqdfd.com:禹州市| www.xisepian.com:甘泉县| www.chateaudumarteray.com:祁门县| www.surfaudiovideo.com:古蔺县| www.sunn99.com:麟游县| www.650807.com:冀州市| www.yklblm.com:松原市| www.xiaoluwu.com:绥芬河市| www.compassionhealing.com:张掖市| www.non-league.net:桦川县| www.frmep.com:牡丹江市| www.hjzmdc.cn:平顺县| www.onetuigongguan.com:焉耆| www.cymjt.com:义乌市| www.xmpa18.com:齐河县| www.ku6s.com:深州市| www.m2667.com:皋兰县| www.ccwanzhou.com:个旧市| www.jslhmm.com:绍兴县| www.accwangxiao.com:屏东市| www.dengfuwu.com:东兰县| www.hg43456.com:农安县| www.zyjymy.com:荣昌县| www.1jiazhuang.com:怀来县| www.hy2566.com:永川市| www.aluminumcane.com:南郑县| www.assa7777.com:张家口市| www.horseflyblog.com:涡阳县| www.ivanerofeev.com:东安县| www.mwambu.com:珠海市| www.no-flash.com:巫山县| www.cp7719.com:沙洋县| www.qs655.com:玉溪市| www.jardinestrosset.com:文水县| www.story-of-us.com:承德县| www.omymedia.com:永善县| www.ccjxbm.com:信丰县| www.jt1h.com:西青区| www.joedonovanpersonaltraining.com:九江县| www.mark500.com:谢通门县| www.zlqfw.cn:祁门县| www.3883pj.com:大厂| www.cambiemosgalapagar.net:泸西县| www.redrosemovie.com:海兴县| www.yt9168.com:泌阳县| www.farmaboti.com:昌平区| www.joannaselby.com:东宁县| www.39daiyun.com:孟州市| www.yctcg.cn:文昌市| www.blueknightspavi.com:清原| www.cp0990.com:宜兴市| www.chaoren555.com:随州市| www.979903.com:增城市| www.imoglobalchance.com:九龙坡区| www.hg43678.com:渑池县| www.jinlanwanmuye.com:公主岭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