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第 20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20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朦朧間知道,  纏住自己的是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艷鬼,也是存在于話本中的一種,以人血精氣為食,  常以女子形態惑人,  與之相關的故事,  都香艷無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害怕,也不驚訝,  只是有一些微微的好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見到鬼的時候并不多,因為鳳凰法身,  眾鬼退避。他只有一次受閻羅王邀請,  去地獄焚盡修羅鬼剎,  在那里見到了極惡鬼相,所有人都退避三舍的東西,只有他不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神想試試么?”那鬼手指冰涼,  這種涼激起他手指的疼痛,  讓他不舒服地打了一個寒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見上神心中所思所想……我亦能幫上神實現愿望,上神想試試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鬼又重復了一遍。他面對他,態度有些瑟縮而恭順,  “但是,上神須得壓住您的鳳凰業力,  否則以奴卑賤之軀,  無法觸碰您太久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鬼收回手指,指尖已經被業力燙出紅痕。天運自發懲罰著與容儀相克的存在,  就這么點時間里,他差點被鳳凰業力燒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從有記憶開始,就知道自己的星位落在了明行上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娘親曾經告訴他:“明行,就是天運所在,  明即為光明,行為指向,你以后會成為眾星追逐之人,是天命的代表。你想要的,都會到你手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已經不記得她的樣子了,因為他在那么小的時候就被送去了梵天,隨后在不知道哪一天,有一個人前來告訴他:“你父母云游去了,已經在在須彌幻境中羽化,歸于天地,這是眾神所能想到的最安穩和順的歸宿了。正因你是明行,你的家人才能又這樣好的結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關心其他人說的這些事,他只是一次又一次執著于回憶他們,回憶他娘親那些平淡而親昵的抱怨:“生了你,我就不再是鳳凰族最漂亮的鳳凰了。”還有回憶她那笨拙的梳毛方式,以及他父親寬厚高大的身軀,他的手撫摸他的頭頂時,帶著微微的粗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們是他最初的喂養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給自己找一個喂養人,這是每一只鳳凰的人生大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他長在梵天,卻從來未曾找到過一個喂養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跟所有被收上梵天的神族子弟一樣,跟在明王們身后聽講、修煉,餓了也有吃的。梵天的使者小龍每天都會送來新鮮剝皮的練實,統一發放給每一只鳳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和他一起的也有同族的小鳳凰,他仍然記得一個名叫行秦的小鳳凰,是他交上的第一個好朋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一天,是眾明王第一次教導這一批新來的神子的時候,他不愛聽講經,自己溜出來玩,正好撞見一起溜出來玩的行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會注意到他,是因為行秦有非常漂亮的羽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行秦的羽毛是淺金色的,中間夾雜著白色的花紋,當時行秦正躲在樹枝底下給自己梳毛,那動作嫻熟而優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還沒見過哪只鳳凰,有這么好看的花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于是也敦敦地跳過去,小翅膀拍打了兩下,豆子眼盯著他看:“你是鳳凰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鳳凰。”行秦停下了梳毛的動作,歪頭看他,“你也是鳳凰,我認得你,你是明行。傳說中天運的代表人,就是你嗎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。”容儀肯定了對方的眼光,隨后又往前探了探,翅膀撲騰了幾下,“你的羽毛很漂亮,你好像很會梳毛,你也來給我梳梳毛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就很自然地說出了這句話,因為從來不會有人拒絕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行秦看著他,也抖了抖羽毛:“鳳凰除了給自己梳毛,只能給自己的喂養人梳毛。我本不該給你梳毛,但是我愿意答應你一次,我答應你并不是因為你是明行,而是因為你夸我的羽毛漂亮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于是蹲在原地,等行秦過來給自己梳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行秦的鳥喙是溫暖的,像象牙梳子的質地,這讓他感到很舒服,于是啾啾叫了兩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問行秦:“以前沒有人夸你的羽毛漂亮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,因為在鳳凰中,毛色越接近赤金色,血統才最強。像你這樣毛色最標準的,天運所在,才會被人夸漂亮,我的話。”行秦停頓了一下,說,“他們說,是雜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覺得很漂亮。”容儀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覺得……好了,梳好了,你滿意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行秦幫他把身上的羽絨理順,語氣嚴肅得仿佛是個賣東西的店家,“如果你很滿意的話,我想對你許個愿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歪歪腦袋:“我很舒服,你許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我給明行梳了毛,是結了一個善因果,那么我許愿我在這里能天天逃課不被罵,然后回鳳凰鄉,接著和爹親娘親一起住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行秦攏起他的小翅膀,翅膀合十,認真對著他拜了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想留在梵天,以后當哪個明王的傳人,光宗耀祖嗎?”容儀問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據他所知,來梵天的人,除了他,還沒有不想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,但是我知道我不能,因為我的血統和根骨太差了。我也不愿意聽那么多復雜費腦的功課,我就想回我家,吃我娘給我做的水果糊糊。”行秦說,他烏黑的小豆眼一樣瞅著他,“練實很好吃,可是我就想吃她給我做的水果糊糊,你懂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想了想:“我不太懂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容儀補充說:“我娘親已經羽化了,她沒有給我做過水果糊糊,我已經快要不記得她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外邊傳來一陣喧鬧聲,是明王們的論法會結束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行秦往外面瞅了瞅:“好了,我該回去了,我不是你,我逃了論法會,就一定會被抓。謝謝你給我機會,給明行梳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也很有禮貌,他答道:“也謝謝你給我梳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兩只鳳凰各自離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第二次到行秦,已經是大半個月后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明王們各自挑選了自己想要的徒弟,剩下的神族子女們可以留在梵天,自由觀賞,過完剩下的大半個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被孔雀大明王挑中了,不過那時候孔雀在太陰界忙著什么事,也沒有太多功夫管他,他于是也就高高興興地混入了落選人員中,每天逍遙自在,十分快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行秦過來跟他道謝:“托你的福,我落選了,而且沒有被罵,我娘還給我寄了信來,說已經幫我準備了很多水果糊糊,等我回去吃。我會帶兩顆練實回去,給他們嘗嘗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卻很好奇:“你娘做的糊糊,真的這么好吃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吃的。”行秦仍然是一臉嚴肅,豆子眼里透著珍重和正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腦子里轉過一個念頭,歪頭問道:“那我能跟著你去你家,一起嘗一嘗么?我還沒有吃過比練實更好吃的東西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行秦又看了看他:“可以是可以,但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說的“但是”是什么,容儀也沒有聽見。因為這時候其他人都圍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行,你去我家吧!他家里有什么好玩的,鳳凰鄉最窮的地方,你看,他的羽毛都是雜色的,不配和你一起玩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行,你去我家吧!我家在龍宮,有可漂亮的水晶宮,你要吃什么奇珍,我家里都有,只要你去了,我們那的人都會很高興的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么多人都涌上來,幾乎把行秦圓溜溜的小身體淹沒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有些不耐煩,他扇了扇小翅膀,喙里噴出一團鳳凰火來:“都走開,我只去他家,我只想吃他們家的水果糊糊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遠方傳來巡守羅漢的吼聲:“都鬧什么?剛剛起哄的,不要以為你們出身顯赫便可在梵天胡來,擾亂佛門清凈,都過來領罰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都灰溜溜地被拎過去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行秦轉身瞅他,若有所思:“我以前聽說過明行天運,原來是這樣。對你好的,你庇佑的,都能得好因果,被你討厭的,與你沖突的,都會遭到懲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歪了歪腦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太明白他所說的這些事,因為他一直呆在梵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除了這次以外,他以前也沒有見過多少人,和什么人起過沖突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跟著行秦去了一趟鳳凰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行秦的家很普通,相對于鳳凰這種養尊處優的族類來說,甚至有些寒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眼里并沒有寒酸與富貴的概念,也因為他一直在梵天,這些對他來說都沒有分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行秦的娘親是一只有些病弱的白鳳凰,說話有氣無力的,但是很溫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們并不知道他是明行,只是當他是行秦的一個普通伙伴,招待了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第一次看見了別人家,是如何養鳳凰的:父母、子女之間互相梳毛、反哺,彼此緊靠著團在一起,娘親會在孩子睡前講一個故事,會略有些生氣地批評他們弄翻了碗盤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切,都和梵天不一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也吃到了那種水果糊糊——用最普通的幾種果子,切碎后攪拌在一起,加入花蜜和冰泉水,是他之前、之后數年,都沒有再碰過的美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原來果子混在一起,還可以比單獨的一種果子更好吃。”臨走那天,容儀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行秦仍然不愛說話,他沉默寡言地把他送到鳳凰鄉之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羨慕地說道:“你的爹親和娘親真好,我要是也可以和你一樣就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行秦拍拍翅膀,眼神中露出一些驕傲:“是吧,雖然我的毛色并不漂亮,但是我很快樂幸福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原來這是快樂與幸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后面看了一些書,漸漸地知道了更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作為一只鳳凰,有人養著就是最大的幸福和快樂,他已經沒有家人來養他了,但等他長大了,或許可以為自己找個情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第三次聽見行秦的名字,是在他從他那里回來的半月之后,孔雀即將從太陰界歸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天,他正在五樹六花原睡覺,忽而聽見有人議論:“這事要告訴明行么?這不可能的吧?明行怎么可去做血統那么低的人家的孩子?更何況他的前途是在梵天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翻身醒來,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條小龍向他報告:“見過明行。是鳳凰鄉有一對夫婦死了孩子,想要收養自己孩子的一個朋友,可他們查到最后,發現是……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誰?”容儀揉揉眼睛,不太理解發生的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行秦死了!”小龍說,“那只叫行秦的鳳凰,出門被妖怪抓了煉化了,他爹娘接受不了這件事,想再養個孩子,居然敢上梵天來問,您是否肯愿意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很奇怪的,容儀已經不記得那之后的事情,他甚至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參加行秦的葬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腦海中只剩下一句話,是他臨走之前,自己親口所說:“我要是可以和你一樣就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一天晚上,他第一次見到孔雀大明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帶著法相的無邊慈悲,低頭問他:“明行,你可找到你的幸福快樂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低聲說:“沒有,我想找個人養我。但我并不想他們這樣來養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有一雙暗紫色的眼,幾乎可以把人吸進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有些涼,輕輕地撫摸他的頭頂,語氣輕緩溫柔:“不必掛懷,這就是明行的天運,亦是你那位白羽小伙伴的天運。或者再往前,是你爹親、娘親的天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在這里停頓了一下,他察覺了,仰頭看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對他笑了笑:“未來有一天,也會是我的天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在梵天的時間太漫長,他幾乎已經要將這些過往忘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今,他卻在一個艷鬼的夢里看到了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往事如同浮光掠影而過,最后停在一個角落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無數個聲音都在問他:“明行,你找到人養你了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無數道聲音都在叫他,卻不是叫他的名字容儀,而是叫他:“明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明行、明行、明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看見自己仍然是一只圓圓的小鳥的模樣,穿過重重云層,來到了一處隱秘的殿堂。這殿堂他從沒聽說過,以前也沒有發現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在那里面看見了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個地方很暗,而那人身上覆蓋了一層厚厚的星塵,像是一尊雕塑坐在那里,像是已經坐了上萬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以為這是個雕塑,鉆進他的衣袖里想要探查個究竟,但這衣袖的主人卻忽而動了起來,那聲音低沉沙啞:“這里怎么會有一只鳥兒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不叫他鳳凰,因為他對他而言,只是一只鳥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不明白這樣的直覺來自哪里,他察覺到自己的鳳凰業力在這個人這里,是被壓制住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很喜歡那個人的袖子,鉆進去不想離開,那袖子的主人伸手進來,輕輕地摸了摸他的羽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依戀地將自己的臉頰貼近他手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是鳥兒表達喜愛的方式,帶著無邊眷戀,他貪戀那雙手的溫度,并且覺得自己渾身都熱了起來,開始發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床帳外,相里飛盧青月劍劍光一閃,艷鬼大笑著化為煙云,消失在空中,相里飛盧下意識地要去追,卻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拽了回來,生生地拽回了帳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力量帶著火的氣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感到自己陷入了柔軟的錦被中,一個比錦被更柔軟的身體貼了過來,帶著比平時都要滾燙的體溫,蠻橫霸道、不講道理地要來扯他的衣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容儀。”相里飛盧避之不及,低低地叫了他一聲,被容儀死死地拽住。“你清醒一點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抬眼看,容儀雙頰緋紅,眼神更滾燙——像是燒熱了的一汪水。他發絲凌亂,衣衫不整,呼吸更加滾燙,神情卻帶著幾分惘然與沉淪,含著無邊春.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容儀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移開視線,語氣有些微微的變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帳子里越來越熱,容儀俯下身,雙手撐在他身體兩側,烏黑的發絲如瀑布一樣墜落下來,帶著隱香,雙眼發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鋪天蓋地的隱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哪家的小公子,過來與我快活一回,我是明行,不會薄待你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俯下身,吻住他的唇角,手已經開始解相里飛盧的腰帶,聲音越來越輕,輕而誘惑,居高臨下,“等這回之后,我便去向你提親,準你成為第……多少個,忘了,準你成為鳳凰的喂養人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154645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lamaihotelpatong.net:江阴市| www.baikalwaves.com:禹城市| www.uidongmun.com:宁都县| www.ikcctv.com:建宁县| www.dechavanne.net:垦利县| www.edongphoto.com:汶上县| www.zjhgx.com:军事| www.serrurier-houilles.net:大渡口区| www.cinematocinema.com:许昌市| www.38adad.com:江门市| www.hk-zhenda.com:阳城县| www.daikaisu.com:始兴县| www.appleidd.com:无极县| www.bo318.com:西丰县| www.hobigoods.com:邯郸市| www.zzxccz.com:伊宁市| www.channel369.com:万安县| www.elkinkiev.com:庆安县| www.affiliatemarketingbest.com:吴忠市| www.massage-prague.net:大理市| www.litianaudio.com:益阳市| www.catalinamotoroiu.com:敦煌市| www.weixinsem.com:琼结县| www.im-cosmetics.com:囊谦县| www.stephanielajoie.com:潮州市| www.mmnnb.com:枣强县| www.ypqkw.cn:黄梅县| www.koreanista.net:正镶白旗| www.petrilampela.net:同仁县| www.zxwire.com:海盐县| www.topmrs.com:阳江市| www.basicherbals.com:新宾| www.bethesdauk.com:兰坪| www.q5653.com:南涧| www.zhongxulawyer.com:南昌县| www.xinyuezuche.com:民勤县| www.livemallorcahostel.com:肥东县| www.a-leap-of-faith.com:晋江市| www.abgoonfelezgroup.com:宁远县| www.74li.com:平舆县| www.218101.com:阳谷县| www.jl095.com:扶余县| www.yizhed.com:大丰市| www.lplfh.cn:永宁县| www.jnwfm.cn:寿宁县| www.cxpzc.cn:中卫市| www.bjhbyhdx.com:仙桃市| www.920suncity.com:宁化县| www.kmnwx.cn:积石山| www.zqwnw.cn:阳山县| www.legallois-ycymro.com:荣昌县| www.jljpm.com:呼图壁县| www.tomandsuzie.com:贡山| www.3dglases.com:潞城市| www.ynggy.com:莲花县| www.cp8336.com:菏泽市| www.seahog004.com:微山县| www.thethirtysix.net:漳浦县| www.aaronbown.com:四子王旗| www.21ahdns.com:固原市| www.kma209.com:潼南县| www.bagusprint.com:新田县| www.phoenix-nr.com:林州市| www.ukvapez.com:乌审旗| www.jwnal.cn:佛教| www.dk992.com:饶平县| www.tradersofcamden.com:罗源县| www.leandrosales.com:滦南县| www.jmin00.com:永新县| www.cnkaidajixie.com:德惠市| www.bd9777.com:黄梅县| www.ltswordpress.com:阿图什市| www.bj-mrsm.com:长子县| www.cellenergize.com:梧州市| www.balchdercymru.com:牙克石市| www.hdabse.com:唐河县| www.mh1819.com:马关县| www.therobleys.com:寿宁县| www.52syn.com:永城市| www.witbankguesthouseaccommodation.com:无锡市| www.totoadmin.com:满城县| www.studiocopyright.com:二连浩特市| www.020lingyu.com:和林格尔县| www.zydzqj.cn:民和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