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農民文學網 > 假死后大佬們搶著當我未亡人 > 第25章 第 25 章

            第25章 第 25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25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的聲音聽起來沒有他平時那樣有力,    相里飛盧意識回籠,伸手握住他的手,便碰到容儀溫熱的指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伏在他背上,    輕輕嘆息一聲,    聲音里透著幾分仿佛沒睡醒的迷蒙:“只是一個高階艷鬼,    我自投羅網,    還無壓制之術……大明王該笑話我了,    也是我從前太過不學無術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握著他指尖,    那上面的繃帶一早不知道什么時候弄丟了,    容儀手指仍然透著隱隱的烏青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他蒼白的唇動了動,“容儀,你跟著他們出去,    這是九陰錘的余勢,你被艷鬼所傷,    是因為陰氣相合,損傷筋脈。青月鎮雨霧更加陰寒,    你回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卻沒再說話了,他只是貼在他后背,溫暖柔和的一副軀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容儀。”相里飛盧聲音沙啞,    “容儀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往后探,攬著容儀的腰,    將他從身后抱到身前來,    扣著他的脊背,低頭看他。容儀瞇著眼睛,    抬眼看見他那雙蒼翠的眼,    迷蒙的眼忽而彎了彎,    揪著他的衣領,    又靠了過來。鳥兒迷茫無助時,只有靠近熱源是他的本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擔憂我,我是明行,恢復得……也會更快,我只是想多睡會兒。”容儀咕噥著,“這兒都冷……只有你是熱的。你是去找你師父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想找我師父。”容儀又往他懷里鉆了鉆,聲音輕軟,像是在說夢話,“可他死前也沒見我,說這是他的天運,也不肯讓我來太陰界,說是我并不沒有任務,所以不要來的好。可是我來了,除了不舒服一些,也沒有怎么樣。他和我娘親,都死在我不知道的時候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他們說,他們都因為我,有了很好的結局。”他喃喃說,聲音仍然像是在發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怔了一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蜷縮在他懷里,將臉頰依戀地貼在他胸前:“我會跟著你。你師父,陽壽不過三天了,你應該想回去看看他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鎮大雨傾盆,霧雨升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離開之后,這個地方只剩下了無邊寂靜,如同墳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一個人單手拖著輪椅,另一手捏著一枚鐵合玉,在棺木前沉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靈堂中最后一盆炭火快要燒光了,他滿身的寒涼,滿手的冰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鎮的送靈習俗,是出閣的女兒,如果命喪夫家,白發人送黑發人,要由母親梳洗打扮,父親扶棺,丈夫送靈,以鐵合玉熨帖面容,以此可保尸身不腐,這樣轉世之后,仍是美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她其實算不上非常美,只是清秀白皙,身體不好,也是一副病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樣一副嫻雅文靜的軀殼里,卻能裝著一個仿佛要灼燒起來的靈魂,他這一生的愛恨,都由她親自給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冰涼的鐵合玉貼上女人蒼白的面孔,相里鴻身體微微前傾,俯身專注地看著她,只剩最后一步,將那枚鐵合玉,放在女人的胸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師父,小心——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雨聲中突然傳來馬蹄飛奔的聲音,由遠及近,踏水而過,與此同時,一股幾近于鋒利的寒氣襲來,透骨而上,卻在襲向相里鴻后心時生生頓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只烏黑的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翻身下馬,容儀化作鳥兒,鉆進了他的衣袖,被他帶著在袖子里飄搖晃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頭,望見相里鴻一動不動,但那只攀在他背后,那只烏黑的手,卻沒有再動,而是掙扎著張開了,朝向天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棺材中女人的尸體,也開始劇烈抖動起來,抖動得越來越厲害,如同被釘在砧板上的魚,用盡力氣掙扎著想要逃脫,卻只能被牢牢地釘在原地,無法動彈,這種掙扎最后變成了某種凄厲的嘶鳴,幾乎不像是人可以發出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相里鴻手里握著的那枚鐵合玉,已經牢牢地扎穿了棺中女人的肩膀,女人本該僵死的面容忽而扭曲了起來,眼睛也睜開了,一雙眼睛,左眼是正常的眼白和瞳孔,右眼卻連眼白都看不見了,只剩下烏黑的一片,深不見底,尤其瘆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——什么時候發現的?”女人沒有開口,但聲音卻響在了他們耳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佛子也趕回來了,他所想的,應當與我想的一樣。”相里鴻聲音微微沙啞,但是十分穩定,“整個神官塢,當時不在自己房間的人有三個,卻還有一個你,不論在不在房間,我們都不會想到你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護國神在這里,鳳凰是純陽之體,神魔妖鬼不敢靠近,你們會自發害怕。那一天,護國神與佛子過來,你隨后稱病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三人被囚禁時,殺人的是你,只為幫助另外一個人洗清嫌疑,也因為你是妖,不是鬼,所以你能夠破掉殺鬼的法陣,盜走兩火火種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聲音沉穩而富有調理,“你們急于挑釁,也是因為護國神在這里,明行的光芒已經快要照到玄武壁水了,你們擔心再這樣下去,霧氣將散,你們如果再不找到神淚泉的下落,便再也找不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這樣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嘴唇動了動,那句“夫人”沒有說出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會知道?”那妖怪怪笑起來,仍然是一只眼黑白分明,玲瓏剔透,另一只眼全黑恐怖,“我在你身邊大半年,你都未曾發現,你現下如何知道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有因便有果,因果循環,循因溯果……如此簡單。”相里鴻低聲笑,隨機雙眼發紅,沉聲喝問:“你把她放去哪了,你把她如何了,快說!否則我有無數種慢慢折磨你的辦法,我有無數個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聲音聽起來蒼老而瘋狂,也就在此刻,相里飛盧發現他更老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當日容儀那句“你師父變老了”不是假話,相里飛盧驚覺,這種衰老的速度已經遠遠超出普通的心里勞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往前走了幾步,臉色繃緊:“師父,你——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條紅色的、淡的幾乎看不見的線,系在相里鴻左手手腕上,隱隱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光,一頭連著這副棺木,另一頭連著遙遠的某一個地方,穿過雨幕,難以看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因果線,原來你用了禁術,用一條命為代價,追溯因果……”那女妖盯著他的眼睛,“果然,我早該提防著那本書。我仍是小看了你們人,你們人間便是如此奇怪,竟然還有人將其他人,看得比自己的命更重要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把她還給我。”相里鴻咬著牙,一字一頓,“把他們,還給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么多條人命,那么多個鮮活如舊的名字,音容笑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手間發力,最后的恨意帶著兇狠噴薄而出,卻在青月劍初劍的那一剎那生生頓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眼前女人的那只黑眼忽而消退了,變回了當初那個病弱蒼白的小姑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她雙眼漸漸蓄滿了淚水,凝定地看著他,雙手不停地發抖:“大人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當初她成婚后,仍然叫他“大人”,帶著一些拘謹和小心。只因他雖然還俗,但身上仍然佛門人的恪慎循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她總明白是自己貪婪,他是為了渡她而與她成親,并沒有別的。她這么叫他,相里鴻也這么應著,不帶任何別的情緒。只是有某一天開始,她在房間里喝藥,那么苦的一碗藥,她不想喝,抬眼卻聽見相里鴻出去叫住賣糖的貨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飴糖三兩。”她聽見他說,“我娘子怕苦,不肯喝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舊事如浮光掠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她輕輕地說:“你老啦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她伸出手,想要輕輕觸碰他的眉眼,但手腕卻被妖氣所侵,沒辦法再移動分毫,沒辦法像以前一樣,撫平他皺起的眉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師父,小心妖怪幻術。”相里飛盧沉聲提醒,他想往前一步,袖中的鳥兒卻動了動,飛上他肩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蹭了蹭他的臉頰,說:“這不是幻術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人間的話本子,哪怕眼前人換了皮,也還是能認得的。雖然你師父前半年沒認出來,但是當下認出來了,那些風月小傳所言,果真不假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女人的眼淚剛剛冒出來,隨后眼底又失去了神采,右眼瞬間變回了烏黑的顏色,神情跟著僵硬陰狠起來:“相里鴻,你要把她還給你,可以。她就在我的身體里,我也在她身體里,你如果想要她,神淚泉給我,我會離開她的身體,把她完完整整地還回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各取所需,你救她還是不救她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妖怪笑起來,女人蒼白憔悴的臉,一會兒變得猙獰恐怖,一會兒卻變得茫然無措,如同躍動的燭火。相里鴻面前如同打開了兩扇地獄之門,一邊通著青月鎮的無數條人命,姜國安穩,另一邊通著他這一聲,唯一平凡的幸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選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——無需選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劍脫鞘而出,寒光一閃,相里鴻狠狠地將長劍插入女人胸口!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冰涼的血再度噴濺,妖精尖叫起來,隨后湮滅無聲。女人手上的烏青色褪去了,留下來的只有蒼白與柔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雙溢滿淚水的眸子又回來了,女人痛得只能發出低聲的嗚咽,“疼……大人,疼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會選。”相里鴻松了手中的劍,低聲說,“是我殺的你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恨,就恨我吧。我當你已經死在半年前。”相里鴻聲音低低的,眼底浮現出一種痛,“你恨我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——可怎么恨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條命,他留給了禁術,這半生幸福,他留給虛無,他還能用什么來賠她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恨你。”女人睜著眼睛,眼底清澈,仿佛痛極之后,終于已經可以不再疼痛了,“謝謝……大人,讓我干干凈凈地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她還有力氣,但從前替他撫平眉心褶皺的那雙手,卻沒有再抬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站起身來,滿身的血,氣息搖搖欲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眼,這一剎那,已經是滿頭花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受傷了。”相里鴻望著相里飛盧蒼白的面色,“傷得很嚴重。你可……還有余力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此時此刻,別的什么話,都已經無需再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亦是強撐著呼吸,伸出手,將青月劍遞過去,垂眼看著自己指尖的因果線    ,連接的另外一個方向:“不是一個,是兩個,你一定也察覺了,所以這么著急地趕了回來,是不是?另一端,我已經用一個法陣束縛住了,我們現在趕過去,馬上能夠將那東西制住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師父。”相里飛盧啞聲說,“艷鬼已經為我所殺。艷鬼所承認,只有兩個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這因果線……”相里鴻堅定沉穩的眼底,此刻也浮現出了一絲茫然不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霧氣漸漸地淡了,半年以來,青月鎮第一次出現了這樣的情況,仿佛能夠漸漸望見曙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越往鎮外走,霧氣越淡,只是雨一直沒有停,豆大的雨水打在人身上,幾乎在蒼白的肌膚上激起一陣疼痛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此時此刻,比大雨的冷頭更加疼痛鉆心的,還有隨時隨刻被法陣灼燒、被法決禁錮、折磨的□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被綁在法陣中央,只能勉強跪在地上,脊背因為法陣壓著無法直立,而他卻一直在用力掙扎,想要挺直它,以至于背后勒出了血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感覺自己是發了病,渾身滾燙,鉆心入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此時此刻,他終于不用再緊繃著身體支撐自己站起來,除去脊背習慣性地強行挺直,他任由劇烈的疼痛將自己完全包裹,大口大口地喘著氣,漆黑的眼底映照著無力的天空,如同看著空白的墳墓。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169868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fzjiaolun.com:临西县| www.iflix32.com:讷河市| www.celineverlant.com:阆中市| www.nbtbf.com:封开县| www.wearetsk.com:安达市| www.moanabbqonline.com:康马县| www.al-khodair.com:仁化县| www.hg71678.com:福泉市| www.sms624.com:塘沽区| www.q420gb.com:宝清县| www.classicblindscc.com:玉溪市| www.bwenquan.com:丰原市| www.acehobbyaustralia.com:灵宝市| www.cp3552.com:安阳县| www.bse41.com:鄄城县| www.fw355.com:淮北市| www.tyaslab.com:祁东县| www.onemiletrade.com:松滋市| www.upgamez.com:靖安县| www.imitrexinfo.org:沂水县| www.qxtongbeng.com:开封市| www.yourlifebar.com:阜新市| www.polperrocornwall.com:彰武县| www.hw8168.com:黔江区| www.jnjgft.com:闻喜县| www.rlasurveys.org:昭通市| www.cp9220.com:灵石县| www.novowoodworks.com:清涧县| www.schmitzfinefood.com:阳新县| www.acseconference.com:江华| www.040bbb.com:林口县| www.nmmialumni-abq.com:那曲县| www.carakesehatan.com:高平市| www.askabin.net:松阳县| www.nba-sports.com:潼南县| www.917wm.com:城固县| www.rzbangrong.com:观塘区| www.themufflerhouse.com:辽中县| www.salvedining.com:朝阳市| www.aeroflex-cargo.com:通榆县| www.headsickpinups.com:富裕县| www.jeanpellissier.com:吉林市| www.shanghailondoncab.com:冀州市| www.gotta-go-fast.com:浪卡子县| www.n9568.com:咸阳市| www.yxjiashan.com:商水县| www.jshongfu56.com:大石桥市| www.ktv198.com:南郑县| www.mb775.com:黄山市| www.j1wt.com:图木舒克市| www.sylongview.com:礼泉县| www.bdyjxm.com:镇江市| www.waunakeeyoga.com:毕节市| www.awov.org:拉萨市| www.cindymcelroy.com:景宁| www.a-silver.com:斗六市| www.g888886.com:安达市| www.wh256.com:同江市| www.baixiaojiecaitu88.com:吉首市| www.jackrabbitcreative.com:澎湖县| www.guitarquest.net:黄龙县| www.ther15.com:龙里县| www.gangtieye.com:婺源县| www.f9963.com:沙洋县| www.banchuan888.com:东乡县| www.tiehimup.com:鞍山市| www.wangshangyouxi.com:缙云县| www.ebikemoto.com:呼伦贝尔市| www.azzurroscipioni.com:阿拉善左旗| www.all-best-slots.com:武乡县| www.carolinemonick.com:四会市| www.deeblick.com:毕节市| www.lecadeauenligne.com:乐山市| www.ge176.com:吐鲁番市| www.xawydz.com:泸州市| www.oopsireadabookagain.com:十堰市| www.dflvshi110.com:井研县| www.uniquemicrofinance.com:栾川县| www.trsnspls.com:安岳县| www.fulibat.com:西宁市| www.happydogvideo.com:湟源县| www.ddbsw.com:富源县| www.kenyahotelresort.com:英德市| www.jbjt888.com:安义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