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農民文學網 > 假死后大佬們搶著當我未亡人 > 第30章 第 30 章

            第30章 第 30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30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之前提過,  他很久以前受過一次天罰,起因已經忘了。然而他被罰的內容與火有關,  思來想去,只能是干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早在那么久以前,容儀是救了姜國一次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和軍荼利大明王下了神官塢塔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庭院里擺上了各種各樣的素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啊,真是豐盛。說起來,人間的這些清粥小菜,我已經很久沒有吃過了。我還為人時,也曾認得酸甜苦辣咸,  百般滋味。”軍荼利大明王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看了一眼空蕩蕩的位置,又往閣樓上看了一眼:“請大明王稍坐,我去叫容儀下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軍荼利大明王頷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閣樓很安靜,相里飛盧往上走去,推開房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嘎吱”一聲,  風被帶進來,隨后又被擋在門外。相里飛盧抬頭看去,  望見容儀窩在床上,手里捧著一本小傳,正在聚精會神地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相里飛盧問道。“上神,該下去用飯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在等天運罰我。”容儀說,  聲音委委屈屈的,  “軍荼利大明王說,  這次的天罰會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厲害,  我太緊張了,我不太想吃東西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上神還有時間看風月小傳?”相里飛盧輕輕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抬起頭,  眼底一片水光,  看起來無辜又可憐:“我就是緊張地看風月小傳啊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頭頂翹起一撮睡卷的頭發,  烏黑細膩。或許是因為從小在梵天被寵著,也或許就是鳥兒的本性,這鳳凰活了三百年,有時候仍然像一個孩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手動了動,提起青月劍,用劍鞘輕輕地戳了戳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柔軟的觸感隔著軟綿綿的被子和冷硬的劍鞘傳來,他為這觸感微怔了一下,隨后才垂下眼,說道:“……我會代上神受過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要。你代我受過了,你死了,我找誰來養我?”容儀“啪”地一聲把手里的書本放了下來,抱住膝頭,歪頭看他,“佛子,我喜歡你,我喜歡你喜歡姜國人。我們羽族,并不一定要喂養人全心全意,滿心只有養鳳凰這一件事。那樣的喂養人,我們也是看不起的。你有你的事情要做,我不會阻攔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他們日后的發展,如果找不到辦法,又豈是一個阻攔與否的程度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看著他烏黑發亮的眼睛,微微走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理了理衣襟,把兩條腿放下床晃著,人依然賴在床頭沒有動:“我想要佛子給我揉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把他那雙手伸了出來,放在他眼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指尖白皙瑩潤,九陰錘的傷好了一些,烏青色淡了很多,但是依然存在。他之前只來得及給容儀配了一次藥,之后就是艷鬼的事了,他無暇顧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說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回到桌前,重新給容儀配了一次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實際上容儀的傷有所緩解,多半是因為霧氣散了,但他仍然挑選了藥材,研磨浸透,拿過來給容儀纏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紗布剪開了,沿著手指纏上去,貼合過后,稍稍用力剪斷,打結。相里飛盧垂下眼,烏黑的睫毛長而卷翹,那雙蒼白的手盡量避開與他的傷痕相貼,或是避開與他的肌膚相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察覺到了這一點,指尖張開,往里一鉆,扣住了相里飛盧的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愣了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沖他一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低下頭,問道:“疼嗎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疼,你揉一揉就好了。”容儀跟著湊近了,發絲在他眼前垂落下來,呼吸拂過他的臉頰,芬芳微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為他纏好布,默不作聲地替他揉手。指尖勾連,溫熱的肌膚被燭火映成蜜色,無端就多了幾分旖旎曖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過了不知道多久,相里飛盧聲音微微沙啞:“……還疼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又瞅他一眼,眼底已經帶上了幾分壓不住的笑意:“還疼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握著他的手——這雙修長白皙,本該從沒吃過苦的手。他又想起容儀第一天來找他的夜晚,面容掩在斗篷之后,只是把手交給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低下頭,輕輕地在那瑩潤的手背上落下一個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軍荼利大明王在這里吃了一頓飯后就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鎮的秩序慢慢恢復,相里飛盧也在估量回程的日子。沒幾天,容儀忽而接到梵天傳令,說需要他回去一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彼時正窩在相里飛盧懷里睡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令直接由天下達,貫入他的靈臺,相里飛盧并沒有察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舊傷還沒好全,又是為了青月鎮的善后事宜累日勞累,正在進行少有的休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哭喪著臉爬起來,曉得這一趟過去,怕是就要領天罰了,他本來想把相里飛盧叫起來,好好地送別一番,但是看著他疲憊的面容,他的動作卻慢了下來,隨后停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注視著相里飛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個男人實在是十分的俊秀,而且也十分的溫柔。這種溫柔來自眉目間,哪怕那眉毛時常是有些冷峻地皺起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把他吵醒,但是又有些矛盾——萬一他再回來,已經是一只死鳳凰了,不知道相里飛盧會不會覺得有些突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且相里飛盧應該也快回王都了,王都里還有一大堆事情等著他做,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想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偷偷摸下床,提筆作畫。幾百年來,他疏于法道,也不怎么愛學習,和梵天明王們通書信時,也最多是畫鬼畫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先畫一只鳳凰,再畫一個雷劈的符號,那個意思就是他要回去領天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再畫一只云朵上的鳳凰,望著地面流淚,那就是他會思念他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畫完這兩張畫,覺得意思已經可以傳達到了,于是躡手躡腳地走過去,塞在了相里飛盧袖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隨后他俯下身,在相里飛盧唇邊印下一吻,起身穿墻而過,化作了鳳凰,直飛九天之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下界兩個多月,天界沒什么變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梵天一如既往地寂靜,流云涌動中,每個人都慢悠悠的,不關心外界的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倒是他養在五樹六花原的那些小龍們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唯一一條駐守在門口的小黑龍說:“主上,是天界新飛升了一個神仙上來,大家都看熱鬧去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年年都有人飛升,什么時候這么稀奇了?”容儀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個不一樣,這個不是修行飛升,聽說是沉睡昆侖的一位遠古上神,星位中都找不到他對應的地方。他無名無姓,可是論到身份地位,恐怕比天帝還要高。畢竟女媧、盤古等遠古上神們,都已經化為虛無了。”小龍說,“這是這位新神沒有記憶,現在還在休養狀態,佛祖和天帝都親自去看望過了,其他人也都跟著去看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龍見容儀不是很感興趣的樣子,悄聲提醒:“長得很俊秀呢,是俊雅青年郎,主上會喜歡的那一款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眼前一亮,隨后硬生生克制住了:“不行,我有佛子了。我剛剛得令要我回來,你可曾聽人提起過,我要受天罰的事情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龍遲疑了一下:“似乎沒聽人提起過,也沒什么消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奇道:“還沒有消息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等個天罰,提心吊膽了十天半個月,遲遲不到,回了天界也還沒有說起,那他回來是干什么的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倒是有另一個事,佛祖讓我們轉告。”小龍往身后指了指,“主上,你留了一個執行人在這里,還記得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一下子沒想起來,經過小龍提醒后,才恍然大悟:“就是那個長得十分精致,皮膚十分白,眼神有點冷的少年,是嗎?他養傷養得怎么樣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龍嗤笑了一聲:“執行人畢竟不算真神,介于人神之間,五樹六花原這么強的靈氣,一只螞蟻都能養成神仙。他好是好了,但是佛祖說,你取走他的練實,害他行降禍時沒有足夠的靈氣作引,這才被凡人的禁術困住。你把他救出來,又準他在五樹六花原養傷,但是你欠他的,還差那么一丟丟……功過相抵,你還需要滿足他的任意一個愿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想了想:“這好說,就是這件事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暫時只得這件事。”小龍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長出一口氣——被罰的事情又暫時延長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我過會兒再回來,我先去神山竹林一趟。”容儀吸溜了一下口水,只差眼冒綠光,“我要喝神泉水,吃新鮮練實,誰都攔不住我,要死,也要做個飽死鬼。要是我真的死了,就請大明王們照顧好我的遺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遺孀?”小龍疑惑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很矜持:“自然是我那人間的佛子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天界神泉山在離蓬萊不遠的一個地方,種植著六界最珍奇的花果,有著最純凈的清泉水,傳說這里的水有療愈一切的功能。這個地方也因此被天界嚴防死守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很少親自來這里,一般都是派遣小龍來隨意摘取,但是今天他忍不住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何人,不得天帝法令,擅闖神泉山?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剛剛落地,便聽見路邊一聲怒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無辜地轉過頭,指尖無意識地跳出一簇火焰,發話的那人臉色直接白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守山的其他小仙們認出了他的明行法相,趕緊在他面前跪倒一片:“不知明行大駕,還請贖罪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揮揮衣袖:“免禮,都散到別出去,不要打擾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是來吃個爽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聽相里飛盧講經講了那么多次,記住的就只有一句“食色性也”,有色還有食,那就是人間樂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上神,不是我們不讓您進去,是里邊還——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已經聽不見小仙們在說什么了,揮揮手召來一陣風,把他們全都吹走,自己美滋滋地鉆進了竹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間的鳥兒們都發現了他的來臨,自發朝拜,紛紛叼來果子、草葉,放在他身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找了一棵泉邊的高樹,暢快自然地睡了上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有一只百靈初通靈性,會說話了,大著膽子前來跟他問好:“見過明行大人,不勝榮幸,小仙飛升時,本應當像所有羽族一樣,前往五樹六花原拜謁您,只是您那時不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啊,我是有一段時間不在,沒去也沒關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百靈鳥用翅膀給他扇風:“您是去了凡間,渡厄消災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,我是去找我夫婿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片寂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伸了個懶腰,把一枚剝了皮的練實喂進自己嘴里,“凡間別有意思,雖然沒有練實醴泉,但不知道怎么的,感覺比天界溫暖熱鬧。你過來,給我唱個曲兒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百靈立刻攏好翅膀,唱起了百靈鳥的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一邊聽著,一邊想起天罰這回事,大大地嘆了口氣,又開始焦慮:“不知道這次天罰是什么內容,死不死,疼不疼,固然是最要緊的問題,但我要是被天雷劈焦了,都不太好意思再下去見佛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話音剛落,一聲輕輕的笑聲傳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萬籟俱寂,他一個人在這山林間,不會有人敢對他的話發出笑聲。但這聲音卻十分自然隨性,讓人有些好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容儀偏頭往下看,望見一個長發垂落、衣衫披散的人,就坐在他這棵樹不遠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個男人,銀白的長發,看身形卻十分年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抬起頭,容儀正好對上他的眼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暗紫色的眼睛,如同流云涌動,仿佛能把人吸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185843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huthug.com:浦江县| www.486268.com:疏附县| www.hongxinyu888.com:温宿县| www.nj-tyjx.com:彩票| www.sc716.com:那曲县| www.vivaviralvideo.com:泰兴市| www.air-max-run.com:岳普湖县| www.vintage-denim.com:扎赉特旗| www.jnzwt.cn:广汉市| www.cp9776.com:德保县| www.jp-daigo.com:驻马店市| www.riseaboveself.org:安化县| www.maitmall.com:绥滨县| www.ac8ufu.com:栾川县| www.carolinemonick.com:专栏| www.societyofweddingplanners.com:常宁市| www.gupwz.com:福泉市| www.dllzjt.com:福贡县| www.amirtarabarasia.com:凌海市| www.baidubocai.com:巴彦县| www.cdzhyz.com:宁城县| www.ourzw.com:台东市| www.tearway.com:宣汉县| www.binggankong.com:定边县| www.szcobair.com:喜德县| www.orchardbeachcarshow.com:仁化县| www.rotary-lime-kiln.com:炎陵县| www.thechamplife.com:湘阴县| www.qqrbc.com:九龙城区| www.bluedragonservices.com:锡林浩特市| www.els668.com:定远县| www.57pinche.com:鸡泽县| www.troninvestlimited.com:双流县| www.animerica-extra.com:开平市| www.hautdeals.com:芒康县| www.senamobilyadekorasyon.com:陈巴尔虎旗| www.hiitblog.com:闽清县| www.yarnundyedusa.com:通江县| www.mkhew.com:奉新县| www.chasyostsculpture.com:亚东县| www.notokfittings.com:益阳市| www.4hzg.com:宝坻区| www.kzvfe.cn:育儿| www.warcraftink.com:嘉黎县| www.adapir.com:新宁县| www.appliancechina.com:仙游县| www.dreamleadership.org:健康| www.impobol.com:桦南县| www.dalyanpatiohotel.com:庄河市| www.briandrummond.com:玉溪市| www.jinglongbj.com:乌兰察布市| www.aboutren.com:金塔县| www.razorcrusaders.com:合肥市| www.hautdeals.com:龙川县| www.gotoph.com:剑川县| www.ethanfish.com:盐城市| www.geyikmakinesi.com:西昌市| www.raysh-ic.com:浦县| www.aryavartcollege.com:巴马| www.faplo.com:攀枝花市| www.cp3309.com:长顺县| www.www834suncity.com:南城县| www.ddlfantasy.org:苏尼特右旗| www.sujokcenter.com:罗源县| www.tonivlee.com:梁河县| www.hzqbsjz.com:荔浦县| www.zp335.com:孟津县| www.modbus-ida.com:绥中县| www.faisal1624.com:丁青县| www.xmkainos.com:大洼县| www.mydzs.com:黄平县| www.sanwencaipiao.com:杭锦后旗| www.mylisen.com:彰化市| www.msmicrosoft.com:新宁县| www.eugeniopetulla.com:泗水县| www.xkfan.com:罗定市| www.mlrsyu.com:电白县| www.elipalteco.com:平罗县| www.brysonadventures.com:南雄市| www.sanxinghr.com:永兴县| www.southerncrossnat.com:张掖市| www.kpt555.com:阿合奇县| www.juao56.com:宝山区| www.rbxlw.cn:普兰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