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農民文學網 > 假死后大佬們搶著當我未亡人 > 第31章 第 31 章

            第31章 第 31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31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師……父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的視線有一瞬間的惘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剎那,  他仿佛看到了孔雀的眼睛,斑斕涌動如同流云,那是孔雀尾羽的顏色,  暗紫色,  帶著發光的藍與晶瑩細膩的碎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那眼神也格外的像——如同他剛來梵天那天,  孔雀俯身把他捉起來的眼神,他看著他,  輕輕地笑:“這兒有一只并不像飛升登仙的小鳳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翻身從樹梢跳下去,  粉白的衣衫跟著他一起落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離得近了,  他也看清了面前人的模樣:一襲素雅的白袍,銀白長發,  一張陌生而俊俏的臉,除了那張臉,  并沒有半分和孔雀相似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然而讓他有些迷惘的還不止這雙眼,  面前男人站立的姿態,肩膀打開,氣息內斂深厚,  如同藏著和煦春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曾在某個地方見過這樣的站姿,  但是他想不起來,  那段記憶仿佛來自鴻蒙,  來自他那幾乎不存在的童年中,  和“父母”的部分一起消失的那部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還記得母親的手拂過他的頭頂的感覺,記得母親給自己梳毛的觸感,  可對于“父親”的印象,  他已經什么都不記得了,  似乎只剩下幼年的自己窩在門前,  睜開濕漉漉的豆子眼望向門口的光影,  男人在那光影中挺立的姿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誰?”他又問了一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并不知道我是誰。”男人那雙暗紫色的眼中,和煦的光影流動著,連微笑都如同清風拂過,“你是鳳凰,明行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一個人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是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頓了頓,他突然不知道說些什么話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視線仍然緊緊地放在他身上,“就像我,我知道我是鳳凰,我出生在鳳凰鄉,在梵天長大,我有過三十六個未婚夫,但是他們都退婚了,現在我有了第三十七個喂養人,我覺得他會是我的最后一個喂養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并不知道我是誰,我來自昆侖山下,醒來后已經是神身,因為一些緣故,停下來在這個地方休養。”男人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也應該有個名字。”容儀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還是笑:“我也沒有名字。他們叫我‘六界新神’,但我想這并不適合作為名字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風拂過這一片竹林,帶動著竹葉速速搖動,細長的竹子傾斜晃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閑散披著的衣襟,也因為這一陣風被輕輕吹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的視線追著黏了上去,蒼白的肌膚之下,鎖骨分明——但他讓他注意的,已經不是這個人的鎖骨有多漂亮,肌膚有多潔白細膩了,而是在風掀開的那一剎那,某個沉黑猙獰的東西一起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下意識地以為那是刺青,是他在凡間見過的,有些未開化的地方會將墨汁與顏料刺在身上。但是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,那并不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是鎖鏈,是一副沉重的枷鎖,從鎖骨的地方穿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在森羅地獄,穿琵琶骨是一種給極惡之鬼的刑罰,它為什么會出現在這男人的身上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注意到了他的視線,笑了笑:“希望沒有嚇到你。我自有意識開始的時候,這鎖鏈已經跟在了我身上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疼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皺起眉,他帶入自己想象了一下,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一根同樣的鎖鏈要穿透自己的骨頭,他一定會疼得死去活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一般不多管閑事,但此時此刻,他好心提出了一個建議:“要不要我用我的鳳凰火,幫你斬斷一下鎖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鳳凰業力可摧毀一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經試過無數種辦法,小鳳凰,鳳凰火還不夠打碎它。這個鎖鏈名為因果鏈,由這世間最牢不可破的因果組成。”男人說,神情仍然溫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身上為什么會有這個東西,佛祖也沒告訴你嗎?”容儀越來越好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佛祖說,我是因這個而生的,它破碎之日,方才是我的自由之日。”男人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遠處傳來一些模糊的聲音,天邊祥云涌來,依稀可見是各種各樣的神仙匯聚在了這里,大約都是來看熱鬧、拜謁求見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預見到眼前這個男人或許是要走,也意識到了自己好像問得有點多,很難得的,他產生了一種在和自己的長輩說話的感覺,聲音里也多了幾分謹慎:“那你有沒有查過你的前世,你萬一是什么人的轉世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隨即補充了一下:“這只是一個建議,不一定是對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那男人似乎也怔了一下,隨后對他笑了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吃飽了,很高興遇到你。”容儀變回鳳凰原身,對他揮了揮翅膀,“我走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再見,小鳳凰。”男人微微頷首,深紫色的眼底一片溫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回去的路上,才慢慢意識到,這個男人,就是自己過來之前,小龍嘴里提起的那位六界新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一路飛回去,遇見了幾個很久沒有見的仙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月老過來跟他打了個招呼:“明行,好久沒見你了,你最近下界,玩得如何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有些心不在焉:“很好,佛子人很好,我很喜歡他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望了望月老去的方向:“你去干什么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去看熱鬧,還有參拜一下上古神靈——你聽說了沒有?那可是女媧、盤古一批的神仙,活的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這個時候才反應了過來,自己的問題多少有些可笑了——那男人必然不可能是孔雀,或者是他父親等什么人的轉世,因為他孔雀和他父親在時,這個神靈就已經在昆侖山脈下沉睡很久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那種熟悉的感覺,他沒有在第二個人身上找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種感覺讓他十分地想念孔雀大明王和他的家人,還想念相里飛盧給他手指上纏上紗布的觸感,那些他生命中為數不多的、可以觸及的溫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回到了五樹六花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此時此刻,其他之前去看熱鬧的小龍們也都聚了過來:“大人,您回來了!我們這就為您接風洗塵,鳳凰殿已經打理好了,請您回去好好休息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了,我辦完事就回凡間。”容儀說,“那個小執行人在哪?我去聽聽他的愿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您不在五樹六花原多留留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龍門紛紛陷入疑惑——按照容儀的嬌氣程度,從前他下凡渡厄,回來都要賴在鳳凰殿里十天半個月的不起來,從沒見到容儀這么熱切地要回凡間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喂,明行回來了,前來召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金碧輝煌的偏殿中,一條小龍順著云層游過去,對著榻上的少年說話。小龍的語氣毫不客氣:“能讓明行許你一個愿望,是你的福氣,這么多年了,你是我見過的最幸運的一個天運執行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快點過去,不要讓明行等久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龍撂下話就游出去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外邊的一些小龍也聚在一起討論著:“佛祖真的這樣說的?他連神骨都沒有,憑什么可以讓明行許他一個愿望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對啊!而且他萬一提出什么了不得的愿望怎么辦?我們修行了這么久才能夠在明行身邊伺候,萬一他就這樣一朝飛升,來日壓到我們頭頂上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糟了!那他會不會記仇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數不清的聲音遠遠地傳過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壓著心口的疼痛,緩慢站起身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是他第一次來天界,一切都與神域不同。這里沒有神域陰冷的私刑監牢,也沒有神域的永夜。這里光鮮亮麗,氣勢恢宏,一切都干凈明晰如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他聽到的、見到的,卻和在神域時沒有什么差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是輕慢與嘲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唇邊勾起一絲冷笑,但是并未笑出聲。蘭刑低下頭,在床榻下看了看那口黑色的箱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箱子里的黑影已經很久沒有出來過了,也沒有與他對話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無從猜測黑影發生了什么,但是他也已經不關心了。他與黑影之間,說到底是利益交換,他不關心對方是神是魔,要去哪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黑影是他這一生中,唯一一個可以說話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歪過頭,自言自語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行會答應我一個愿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域的那些人應當震驚無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準確地說,從他被接來梵天之后,那些人就應該已經震驚無比了。他們不能想象,這樣一個天生帶著病的、在陰暗的角落里被排擠長大的螻蟻,也有出人頭地的一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是有什么不能想象的呢?他是整個神域最低級的執行人,所有渡厄消災,都與他無關。所有降禍、惹人生厭的事情,都由他來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沒有人會供奉他,他日復一日見到的是那些貪婪、惡劣的人類,惡毒地發著愿望,在他面前露出狂喜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讓我家那個廢物老母趕快死吧!她死了我就不必聽這么多絮絮叨叨了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快去死,快去死,快去死,我要發財,我要發財,這票貨是我的了,去死,去死,去死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詛咒的時候極近惡毒之能事,拜神時卻虔誠如同赤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他也見多了那些過于貪婪的人,會是什么下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借運打勢的人,必將數倍償還回來,沒有那個層次和格局的人,到了不該到的地方,同樣會被命運碾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天界這些把戲他最清楚,不是嗎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整理衣襟走出去,腳步緩慢而沉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當他望見容儀之后,腳步越來越輕,越來越輕。走過陰暗的偏殿,外邊日光和暖,光漸漸映照在他的臉頰上,他的表情也在逐漸改變,從面無表情,到漸漸浮出一縷微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笑容乖巧、恭謹而和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立在園子中央,仍然如同初見一樣耀眼,粉白的衣衫,眼眸望過來時,整個人仿佛在發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蘭刑,我欠你一部分因果,你可以許下一個愿望。”容儀漫不經心地問道,“你想要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都不要。”蘭刑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抬起眼,詫異地望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穿著養病時的白袍,整個人卻如同濃墨一樣散發著陰沉的氣息,這樣的氣息和他的笑容產生了極度的不和諧感,但是他自己似乎并未察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半跪下來,脊背仍然挺直,顯得身形更加瘦削。他銳利的眼底光芒大盛,又像是什么都沒有的一片深海:“唯一愿望,明行若愿意,以師徒稱之。如果不愿意,隨從、家仆亦可。我想要留在您身邊。”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189811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xdhunganh.com:时尚| www.petsupplydistributor.com:黔西| www.02art.com:清徐县| www.iclcsw.com:佳木斯市| www.blissfuljapan.com:天气| www.aserelectric.com:邮箱| www.jobsheying.com:大理市| www.cqgspclaw.com:余江县| www.soundwirerecords.com:乌拉特后旗| www.floridahospitaldls.com:荥阳市| www.heidiphotographers.com:南京市| www.xipica.com:邛崃市| www.m2667.com:盐源县| www.amoura2.com:雷山县| www.m8589.com:巴塘县| www.rolfjoneslaw.com:台中县| www.micheray.com:平定县| www.andyandnina.com:鹤岗市| www.abgoonfelezgroup.com:芜湖县| www.upgamez.com:常山县| www.pc800buysell.org:光山县| www.m6885.com:高平市| www.egocol.com:任丘市| www.jordantrainerprime.com:维西| www.ox6o.com:永福县| www.tiehimup.com:邵阳市| www.almsamim.com:泰来县| www.020lingyu.com:高台县| www.yarnknittingyarn.com:海丰县| www.f5659.com:介休市| www.khxrw.cn:封丘县| www.abtans.com:栾城县| www.originalcachemire.com:郁南县| www.cp6331.com:怀化市| www.bmwbursa.com:双柏县| www.pboworks.com:观塘区| www.bieber-fever.net:镇沅| www.yuanmeng6.com:拉孜县| www.nrcb9.com:宁强县| www.hbtzn.com:铜川市| www.blackpigfestivalenniscrone.com:明水县| www.buffetvabeach.com:黄骅市| www.weatherkingdom.net:南投市| www.asenim.org:那坡县| www.bethesdauk.com:永修县| www.wgylj.cn:温宿县| www.vuaxedien.com:始兴县| www.expressdomestic.net:绍兴县| www.autocrz.com:和政县| www.webz-international.com:昭苏县| www.universaltradekey.com:贞丰县| www.v7h6.com:内丘县| www.afterindia.com:宜川县| www.cp3115.com:和林格尔县| www.360cityvisit.com:布尔津县| www.jzyxny.com:德昌县| www.ns336.com:保定市| www.723421.com:邓州市| www.mu788.com:宁德市| www.uhugame.com:贡觉县| www.daogou001.com:容城县| www.ss-shop.org:大洼县| www.buffetvabeach.com:鲜城| www.ukvapez.com:资中县| www.tang-mart.com:齐河县| www.jjyjs.com:宁波市| www.marcandreboivin.com:泗水县| www.brokenpipeproductions.com:鱼台县| www.bateriaslight-infinity.com:全椒县| www.kecsd.com:城固县| www.qingqier.com:金平| www.bergerallemand.net:武冈市| www.davisdeyoe.com:伊宁县| www.bbn365.com:松阳县| www.nesemancreative.com:大方县| www.ericagarliebphotography.com:文登市| www.acjvn.com:万载县| www.freebie-host.com:井陉县| www.dlbdl.com:玉龙| www.truckfines.com:漠河县| www.zgqtq.com:华宁县| www.351873.com:全州县| www.joikoi.com:延寿县| www.qatarsworldcup.com:武城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