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農民文學網 > 假死后大佬們搶著當我未亡人 > 第32章 第 32 章

            第32章 第 32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32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感到很新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要是一般人用這樣鄭重的語氣對他說話,  那么他一般會覺得對方是想要養他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是眼前的人明顯還是個少年,眼神里一片澄澈,看不出任何別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循著記憶找到了這孩子的相關背景,  知道他是神域的執行人,  而且是不怎么受待見的那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世界里很少看見這樣的人,準確來說,  除開凡間的那些人類以外,他也是第一次在神界找到這樣弱小無助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偏偏這清秀脆弱的少年還很好看,有著很漂亮的一副皮囊,雖然衣衫簡陋,  但眉宇間卻透著一種純然的鋒利與野性。哪怕是在神界,這樣的好容顏也是非常出挑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身邊的小龍秘術傳音,  小聲提醒他:“明行大人,執行人血脈卑賤,一千年才能出一個執行人飛升上界,  您不要太抬舉他了。神域夾在天界和人界之間,  天生不同,  您三思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沒有答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望著蘭刑,忽而記起相里飛盧望著他姜國那些人的眼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佛塔之下是熙熙攘攘的街市與燈流,  走在上面的是壽命于他而言如同過眼云煙的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自己是佛法化生,也是修行人,他的壽命和他一樣,但他的視線卻會慢下來,  為那些朝生暮死的凡人停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愛那樣的眼神,或者說,  正是他看見了那種眼神,  他才會愛上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伸出手,  拍了拍蘭刑的肩膀,說:“沒關系,我收你為徒,你會是明行的第一個徒弟。我會把我有的一切,都傳授給你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抬起頭,便望見容儀那只拂過他肩膀的手,又輕輕往下翻過去,掌心向上,停在他面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起來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烏黑的眼眸定定地注視了他片刻。他隨后伸出手,握住容儀的手,跟著站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在我身邊,但仍是執行人,我也一樣是明行。我有空,而且你沒有任務的時候,我會派人來接你。”容儀說,想了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用力回想孔雀是怎么教他的,但記得的已經只有自己無數次上課打瞌睡被孔雀拎走的畫面,“呃……接你來,修煉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垂下眼眸,聲音乖巧,指尖卻隱隱發燙:“謝過明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明行收了徒弟,且這個徒弟是一個底層執行人的事情,很快就傳遍了六界。具體過程不詳,但是根據容儀的風評,一般認為是這只老色胚又看上誰了,用徒弟名義把人綁了回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在議論那個小執行人的好運,“蘭刑”這個名字被提起的概率,也越來越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回神域那天,神域的所有執行人列隊歡迎。這一任執行人的首領是他同族的表兄,蘭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書被視為最接近飛身上界的一個人,如果運氣足夠好,當這一任明行退位之后,天運會選擇他成為繼承人。但他年長他許多。從前他一直沒有正眼瞧他,對于族內的各種欺壓、侮辱,也一直睜只眼閉只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現在蘭書的視線直直地看了過來,那其中帶著幾分打量、試探,或許還有幾分強壓的恐懼——下一任明行固然是天運所選,但是當天運本身,就有了偏向呢?容儀任明行兩百多年,身邊的人如同過江之鯽,但都沒見容儀提過要留下什么人當徒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卻仿佛視而不見。他視而不見高臺上隆重打扮,等待他的人們,也視而不見夾道歡迎——準確說是“觀察”他的其他執行人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域大門,鳳凰法相仍然熠熠生輝,陽光將那上面的色澤映照得剔透無暇,霞光映透天地,令人目眩神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沒有停留半步,而是往一個偏僻的角落走去。旁邊有個執行人過來攔住他,臉上掛著虛假逢迎的笑意:“蘭刑,你往哪里去?大家都在等你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的聲音很低,聽起來依然謹慎而恭順,如同一只受驚的兔子,眼神里也透著一種惶惑: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回我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已經是明行的徒弟了,何必再去住那又黑又冷的地方呢?”那執行人接著笑著。“您如今是人上人了呀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行作為,我也不解。”蘭刑抬起眼,慢慢地說道,“我……不敢忘本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執行人的視線變得若有所思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很快,蘭刑走遠了,他聽見身后的人們討論著:“像是明行心血來潮收的,傳言不假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他倒是沒有焦躁輕浮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嘖嘖,誰叫他長了一副好皮相,這才被明行看上?明行的作風你們都知道,隔段時間換一個人,不出多久,他也就膩了。這么個小病骨頭,晦氣的很,真是交了八百輩子好運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蘭刑背著光,慢慢地往自己的住處走去,唇角微不可查地往上抬了抬,泛著冰冷的笑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姜國,王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佛子回來的消息已經傳遍了王城的大街小巷,皇帝親臨慰問,祭祀上天以示感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鎮的事跡也在大街小巷流傳了起來,按照慣例,相里飛盧該去國師臺臨受嘉獎,但佛塔那邊傳來的消息,是相里飛盧要休息一段時間,暫時閉門謝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禁軍隊長一天往佛塔里跑好幾趟,見是見到了相里飛盧的人,但幾乎沒說上話。相里飛盧此去回來,消瘦了不少,面容里也帶上了病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有同去的神官小聲告訴了他:“佛子在青月鎮傷得很重,此事切勿往外發散,以免令百姓驚惶擔憂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還有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還有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閣樓門打開,相里飛盧提著燈往上走,是要去佛塔塔頂守著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禁軍隊長往那邊的方向看了一眼:“那個穿淡粉色衣衫的少年呢?不是和佛子同去,現在怎么沒跟著一起回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哦!原來你說這個。”神官小聲說,“小容公子幾日前離去的,出發前就沒看見了,好像只給佛子留了書信。那小容公子很神,大師雖然沒說他的身份,但是在青月鎮時,他是與佛子共宿一間房的……還有人見他們共撐一把傘,還有牽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牽手?!同房???”禁軍隊長深覺此事大有值得八卦之處,但是往佛塔上方看了一眼,又覺得不是造次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身影清雋,仍然和從前一樣,獨自矗立在佛塔頂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鎮一行,他消瘦了不少,但身影一樣挺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如今在看他,卻總覺得像是少了點什么。只要是見過容儀的人,就會習慣他跟在相里飛盧身邊陪伴的樣子,乖巧安和,眉目間透著一股很神氣的漂亮勁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現在容儀不在他身邊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努力回想:“……走了有十三四天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,有人求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深夜,神官敲了敲佛塔塔頂小屋的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門是半掩著的,里面爐火燃燒的聲音嗶剝作響。相里飛盧正在桌前換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披著衣裳,硬實的胸膛上傷痕累累,露出的一條臂膀上也布滿了微紅的、猙獰的傷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正在給右手手腕內側的一道傷痕上藥,那條傷痕切口整齊平滑,很細,但是很深,能夠隱隱看出結痂的跡象,但是那痂殼卻非常軟,以至于輕輕碰一下,就會再度開裂——這種傷痕,不是普通的傷痕,業力影響著它無法治愈。如果貫穿要害,一定不治而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輕輕放下撐著藥膏的碗,靜靜問道:“誰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白天來過的那個老人家,說是病在好轉,但出現了頭暈之癥,想找您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藥性太沖,讓煎藥的時候減掉半副,為防萬一,明早過來我把脈。”相里飛盧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說:“好。大師您早些休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神官是他從青月鎮帶回來的,也是在那場大霧的廝殺中,唯一護住了自己所守領域內所有人周全的神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說不上為什么,大約是因為相里鴻死了,他身為“徒弟”的那一重身份,已經徹底消失于世間,也該給姜國找個傳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傳人難找,他的眼光高,這么多年來,王城也一直在物色下一任國師人選,但是都沒有能夠比得過他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找傳人這件事不該急,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,這幾天總是在想這件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垂下眼,拂過面前的書頁。書上的字跡正好停在“天上一天,人間一年”上,他于是又翻過一頁,風輕輕拂過,他袖中的兩張紙飄然落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撿起來看,墨跡淋漓,是兩張鬼畫符的信,上面畫著兩只圓墩子小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把這紙張重新收好,正在準備重新上藥時,此時,門又被人輕輕敲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,休息了嗎?有人來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日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,那人說,您一定會希望現在見到他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動作頓了頓,聲音不自覺地沉了下去:“……是誰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人說您去了就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將衣服披好,站起身來,抬眼望門外望去,蒼翠的眼底劃過不知名的情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穩了穩心神,淡聲說:“夜深露重,不是耍小孩性子的時候,讓他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門咯吱一聲打開了,打斷了他的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進來的是一個黑面粗髯的壯漢,身上帶著奇異的刺青,一雙黑白分明的眼里帶著爽朗的笑意:“我還是自己上來了!我不耐煩通傳。佛子,好久不見。上一回你幫與我們羅剎國合理滅了魔麒麟,我這回從神域那邊辦事回來,正好來太陰界看看你。這么多年了,你仍未飛升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怔了一下,隨后反應過來,起身迎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虛頭巴腦的禮數就免了,我是來找你討口茶吃,再將我最近的一些見聞講給你聽。”壯漢自己拎了茶水,咕嚕咕嚕灌下去,長嘆一聲,“舒服了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靜靜微笑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黑面羅剎是他的舊識,從前羅剎古國與姜國毗鄰,魔麒麟生事,剛好犯在兩國交界處,他也是那個時候認識了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羅剎人的體質更利于修行,所以四處游散,多年后已經遷走了。他們不像人族,以國為根本。相里飛盧與他也是多年未見,如今觀得黑面羅剎的樣貌,知曉對方大約已經離登仙不遠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孔雀大明王死了是么?我方才過來,察覺孔雀的護國氣息已經消失了,現在的氣息,倒是讓我想起另一個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人?”相里飛盧靜靜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黑面羅剎深深地嗅了嗅,“火的氣味!鳳凰的味道。孔雀大明王唯一的徒弟,梵天明行,說起來,我最近剛剛聽說他的又一樁風流韻事,你可認識他?”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191945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rncjw.cn:游戏| www.jybncm.com:大足县| www.ohmygodvideo.com:闽侯县| www.bostonsalist.com:南平市| www.tourth.com:东辽县| www.lzmlh.com:尉犁县| www.jonandlaurenwedding.com:冕宁县| www.inspirediversity.com:屏边| www.lenserver.com:六安市| www.loan-guider.com:安新县| www.orodfish.com:陇西县| www.ems188.com:九江县| www.kendemao.com:衡南县| www.hy2566.com:牟定县| www.casamentocarolebruno.com:伊川县| www.cp9663.com:武城县| www.tsukamoto-co.com:平安县| www.am9911.com:黑水县| www.beyond-destiny.com:广灵县| www.relationshipbreakp.com:武冈市| www.yourgamename.com:黔江区| www.ddmjml.com:桂平市| www.twiceisniceshop.org:禹州市| www.tasdy7700.com:当涂县| www.cloudhostingcity.com:扬州市| www.cp5583.com:禄劝| www.thelilydrone.com:廉江市| www.bestkitchenkniveslist.com:玉树县| www.chunmiranliao.com:双桥区| www.tangshanmiaomu.com:常德市| www.sunn99.com:和硕县| www.2muchfat.com:突泉县| www.quangvinhexpress.com:饶平县| www.chinazigong.com:定兴县| www.998cm.com:芜湖市| www.carrentalhurghada.com:喜德县| www.jiphoton-inc.com:石嘴山市| www.tbplay777vips.com:天峨县| www.hsbzd.com:潞西市| www.bdygjt.com:拉孜县| www.synergistichealthgb.com:油尖旺区| www.brand-gate.com:梁河县| www.genesis-int-corp.com:荔波县| www.wfyulong.com:宽城| www.christoph-behrmann.com:玛多县| www.freeintimo.com:永善县| www.lan-tour.com:平阳县| www.thechamplife.com:陕西省| www.xijiufuheban.com:衢州市| www.michel-berger.net:高陵县| www.firewateroside.com:汕头市| www.zhenguonet.com:九江市| www.aquaherbals.com:玛纳斯县| www.cp9771.com:扎赉特旗| www.rcybgg.com:丘北县| www.shguwanpm.com:永和县| www.99069ww.com:新乡县| www.hg71678.com:阆中市| www.xskongtiao.com:兰州市| www.480378.com:宜兴市| www.0086ssw.com:原平市| www.jillian-redosendo.com:霍邱县| www.sitegrindermastery.com:新乡县| www.spaziotrearredamenti.com:德州市| www.rlasurveys.org:正镶白旗| www.chuangjiake.com:浪卡子县| www.maclilleyfarms.com:梅州市| www.mftyd.com:原平市| www.cp6782.com:佛坪县| www.msliver.com:巫山县| www.imagefilm-prod.com:孙吴县| www.zl1234.com:会同县| www.safelightstore.com:商水县| www.jdlzy.com:渭南市| www.pboworks.com:固阳县| www.wwwwmw.com:政和县| www.sterlingod.com:乐陵市| www.springmaidgarden.com:泽库县| www.py556.com:安龙县| www.phototuredesigns.com:张家港市| www.huthug.com:锡林浩特市| www.agusrahmat.com:宝应县| www.hautdeals.com:临猗县| www.wwwhg5416.com:梧州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