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農民文學網 > 假死后大佬們搶著當我未亡人 > 第33章 第 33 章

            第33章 第 33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33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略認得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收回視線,  手里的動作卻不由自主停了,“這個人……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黑面羅剎伸手出去烤火:“嗨,也不是什么大事,  我是想到孔雀死了,他又是孔雀唯一的徒弟,  或許多少與你姜國有些來往。鳳凰可是屬火的,  也幸好他沒過來,  不然我看你們姜國就要完蛋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神色依然平靜如常:“我也不會讓姜國有那一天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是見過他了?長得如何?聽說容儀是六界姿容絕世的頭號美人,我只認得容儀的氣息,  但沒見過他的人。連他的氣息,我都是從神域路過,見到有人朝拜他摸過的石頭,  留意了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長得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倒是還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從來不以美丑相貌斷人,只是憑借所有人該有的認知明白,容儀的好看令人心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淡淡地說,  “沒注意。羅剎請說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從前也只是聽聞,沒親眼見過,  但這次親眼見了那小執行人從梵天回來,一身衣裳都換了,  光鮮亮麗的。明行生性風流,見到好看的就會問人家愿不愿意同自己成親在一起,  之前有名有姓的,  已經有了三十多人,  上到九天龍子,  下到海族鮫人,  這次還搞到了神域的執行人頭上。對了,  執行人……佛子,  你聽說過是什么嗎?”羅剎又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仍然是淡聲回答:“從前不曾聽說去,前段時間方才知曉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便好。執行人不在人界,不在天界,連傳統的修行方法都沒有,只憑人界供奉,增長乏力,再就是千年出一個天運代表——天運還不一定就落在執行人手里,比如容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羅剎又喝了口茶,滿臉八卦地笑了起來,“那小執行人長得是可以,就是看著有些涼薄陰沉,穿著織女緞回來的,那叫一個漂亮……明行親自說,以徒弟名義將他留在身邊,需要的時候會接他回天界‘修煉’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明行本人呢?”相里飛盧輕輕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沒見到,不過應當還在天界吧。天界這么多年了,也就這些事情可以樂一樂。要我說,佛子,我知道你是出家人,清心寡欲,但是你不去飛升,實在可惜!我單單去了神域,已經見到數不清的寶殿仙境,別說天界了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若天界人人都自在滿足,又怎會人人探聽這些瑣碎隱秘小事,并以此稱奇。”相里飛盧說,“人間有七情六欲,眾生百態,我實在不需要往天界去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黑面羅剎肅然起敬:“是我唐突了,佛子。說到底,我也羨慕你。人人都修行想要登仙,我也不過是從眾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又喝了幾大罐子熱茶,跟相里飛盧說了一些途中見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六界哪里又有了一個新的聚靈地,里邊生長了許多不常見的神藥,或者哪里又多了一種奇珍異獸,有何本領,記載于某處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一面聽著,一面在紙筆上記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常常做這樣的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太陰界遼闊無疆,異獸、神藥時常會有,但是他要鎮守姜國,從未出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游的僧侶和修行人會來佛塔之下小憩,將他們的所見所聞講給他聽,也有許多人受他功德恩惠,會自發地帶來各種珍貴的消息與材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黑面羅剎起身告辭,相里飛盧留他在客苑里住一夜,羅剎說:“不用了,我趕著去別的地方,是轉成過來給您說這些事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黑面羅剎望著佛塔之下沉睡的街市,感嘆了一聲:“你這里也好,這么多年了,一直是這個樣子。我們云游四海,修行尋仙,不就是想在這么漫長的壽命里,找一些安心之所么?好在你是找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仍是微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入睡前他去占星臺觀測了一下星象,半幅玄武壁水貐已經失去了原有的暗藍色,而是被某種淡紅的光芒包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明行星越來越近,冷靜而恒長地在天幕上高懸著,耀眼刺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伸出指尖描畫那顆星星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食指指尖就可以將它擋在眼前,但這顆星星與姜國之間,又或是與他之間,所隔的距離,所承受的來勢,又是多么遙遠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對天界從來沒有產生過半分的好奇心,只在今夜,心念電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個穿粉白衣衫的少年,此刻在天地的另一端做著什么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旦離開,那曾經親密無間的距離,也變成了銀河之隔。這短短幾個月的相處,如同夢境,白晝來臨,輕輕一拂,就悄然遠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十五天、十六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故空中無色,無受想行識,無眼耳鼻舌身意,無色身香味觸法,無眼界,乃至無意識界。無無明,亦無無明盡,乃至無老死,亦無老死盡。無苦集滅道,無智亦無得,以無所得故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門內聚著一群神官和云游僧侶,正在聽他講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運用智巧去獲得什么,那是因為沒有什么可以得到的緣故,心中沒有不明白、不自覺和因不明白而煩惱的影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窗戶開著,今天的日光通透明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早上他看過一些病人之后,讓青月鎮的神官試著接手去做,他便在旁邊為云游的來客講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個人影靠近了窗戶,仿佛是好奇似的,正往里邊看過來。映在窗戶里明凈的影子,那應該是個少年人,披散著頭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很少見,姜國人講究禮數,尤其是在靠近佛塔時,無人不會莊重打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聲音停了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下面坐著的一位僧侶有些疑惑地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心中沒有不明白、不自覺和因不明白而煩惱的影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窗后的人影忽而往左一動,消失了,緊跟著,有女人低聲的呵斥:“不要亂走動!把頭發束好!這里不是你可以撒野任性的地方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接著是一個少女的聲音,小聲抱怨著:“知道了,我是發釵散了,想找個地方梳理一下……再就是,大師會在里面嗎?我聽見了講經聲……今日為大家看病的不是大師了,我想看大師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聲點,也不害臊,對大師要保留敬畏之心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重重瑣碎嘈雜,也如同浮光掠影一般從耳邊過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相里飛盧也察覺了,在那人影消失的那一剎那,自己心底悄然而生的……失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停了下來,說:“今日宣講,到此為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剛剛才講到一半,此刻突然終止,底下的僧人們紛紛茫然地抬起頭,不知道發生了什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整衣起身,沉聲說:“我已不適合講這本經書,對于各位的等待,十分抱歉。這經文中的事,我現在做不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室內一片嘩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卻仿佛沒有聽到種種議論,自顧自地起身往外走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這樣的性格,不多猶疑,不多徘徊。一旦有什么變動,也即刻檢討自身,從來都無愧于佛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時候他出了錯,佛塔一百多名授業弟子中,只有他一個人不用任何提點,自己察覺后,便去地宮中領罰思過。他在那里想透了許多阻礙他的問題,比如他這樣的人,要如何看待戒律?又比如他要如何看業障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辭別隱退,孔雀身死,將士陣亡在前,他又如何抵御思念與痛惜,如何抵御這人間賞賜他的所有歡愉與痛苦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往佛塔下慢慢行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地宮入口幽冷,冷風透骨,吹得相里飛盧被鎮魂釘貫穿過的傷痕隱隱作痛。痛到極致就是熱,仿佛被什么人吻過,難以分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耳邊傳來鳥鳴聲,嘰嘰喳喳的。上次容儀燒了中央的百年古樹,留下一片焦土,這次他回來后,已經清理干凈,為這棵樹施以救治,只是還在等待焦土復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些鳥兒卻因為這件事,沒了歸處。這些鳥一只一只的都比原來瘦了,也大約是少了他這個喂食人的緣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剛剛想到這一點,他瞇起眼,蒼翠的眼底有些軟化,瞬間帶上了幾分溫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剛好地宮旁邊有神官曬好的麥子,他走過去拿了一把,立在庭院中,散給鳥兒們吃。還有的鳥兒不肯去地上吃,非要往他手上站,他也無聲默許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剎那間,他忽而想起那個寂靜的黃昏,粉白衣衫的少年盤腿坐在椅子上,孩子氣地視線橫掃,嚇走了所有的鳥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啾,啾啾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跳到他手臂上這只麻雀在他手心啄了幾下,跳來跳去的,有些沉,那喙尖銳堅硬,啄得他有點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垂眸去看它——這些小麻雀都餓瘦了,唯獨這一只不僅不瘦,還有些圓潤,像只肥鵪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正在這么想的時候,這只麻雀忽而也昂起了頭,烏溜溜的小豆子眼盯著他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在這雙眼里看到了某種熟悉的笑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麻雀消失了,他眼前憑空出現了一個少年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烏黑的長發披散下來,只被輕輕攏好,一身粉白色,身上光華流動,十分耀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直起身,將舌尖的麥粒輕輕吐掉,伸手擦了擦嘴角,一臉得意的笑容:“這次你抵賴不掉了,你的確是親手喂了我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198864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todoslosdiaz.com:安图县| www.spaziotrearredamenti.com:泾阳县| www.dannyquattro.com:中方县| www.yingjun888.com:庄浪县| www.jugouyao.com:高雄市| www.jimmysocks.com:泾阳县| www.jpi-py.com:通山县| www.amdc49.com:墨竹工卡县| www.healtheworldtour.org:嘉峪关市| www.midtownmt.com:大同县| www.zamack.com:龙州县| www.caitoule.com:科技| www.cp7579.com:杭州市| www.amysplaceforyouth.org:基隆市| www.eamff.com:丰镇市| www.samsungsdsu.com:北流市| www.evilalchemist.com:长丰县| www.aureliogonzalez.com:济宁市| www.gpswbz.com:高唐县| www.aalvareznobell.com:资溪县| www.01qiuxiady.com:东丰县| www.lidande.com:安吉县| www.romanyrestaurant.com:湘乡市| www.mfnxb.com:乌海市| www.wapgdp.com:天津市| www.w6882.com:嘉善县| www.esbtrade.com:江安县| www.tkozelibitimilijunas.com:曲靖市| www.798666z.com:弋阳县| www.qdtingmei.com:普洱| www.oasis-labs.com:乌审旗| www.smashingoffernow.com:晋宁县| www.spoiledrottencatsociety.com:泸州市| www.dhdtw.com:甘洛县| www.inspirediversity.com:壶关县| www.hand-code-directory.com:韩城市| www.sjdnw.cn:古浪县| www.auburnoysterbar.com:东乡县| www.culasse-moteur.com:荆门市| www.brillonenbarrois.org:阳朔县| www.waunakeeyoga.com:贵德县| www.351873.com:越西县| www.hse6.com:邵武市| www.dgyqci.com:阿巴嘎旗| www.carolinemonick.com:沈阳市| www.zblrw.cn:乌鲁木齐县| www.myliferec.com:彝良县| www.ksbafang.com:宁德市| www.osizoa.com:康乐县| www.ccequinephotography.com:九寨沟县| www.globalryb.com:宁远县| www.crystec.cn:阿坝| www.sznks.com:宁城县| www.aidu49.com:陇南市| www.belle1.com:临江市| www.weijinying.com:韶山市| www.daogou001.com:德阳市| www.hotelreydelmar.com:永胜县| www.dressupchic.com:安康市| www.rippan.com:永胜县| www.amb-eco.com:潢川县| www.runtongin.com:绵竹市| www.cp6557.com:宁南县| www.bluefairyus.com:志丹县| www.ealwi.com:柯坪县| www.altermolfetta.com:丽江市| www.1844noaging.com:宜州市| www.tv680.com:临海市| www.robingrace-artist.com:永和县| www.pianfang120.com:乃东县| www.prolongwin-handbagfactory.com:梓潼县| www.friesenabmeyer.com:保康县| www.f8772.com:本溪| www.dongnamaco.com:长海县| www.zngnw.cn:鄄城县| www.deeblick.com:商南县| www.moto-journal.com:和林格尔县| www.bling2day.com:永靖县| www.rudrayogacentre.com:香港| www.globtacs.com:贡觉县| www.andzombies.com:新绛县| www.geoeconomic.com:滕州市| www.cs98ktv.com:卓资县| www.findadetoxnow.com:玛多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