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農民文學網 > 假死后大佬們搶著當我未亡人 > 第36章 第 36 章

            第36章 第 36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36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轉著那枚孔雀小糖人,  又問了店家能不能做一只鳳凰的,再做一個和尚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店家笑著沖他擺手:“我們也沒這個手藝啊,孔雀平日里還能瞧見幾回,鳳凰那可是天上的神鳥,  我們不知道樣子,  怎么敢做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和尚的糖人倒是有,  不過是青色僧袍,光頭小沙彌的模樣,  容儀瞅了瞅,  也沒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為什么不能捏一個有頭發的和尚呢?就像相里飛盧那樣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單單一個糖人仿佛不夠,  容儀想了半天,  又想起自己隨身帶的儲物戒里似乎還應該有幾根孔雀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些孔雀尾羽是很久以前孔雀給他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時候他還是圓溜溜一只小胖鳥,  剛跟著他拜師學藝,除了第一次他降天罰時孔雀全程陪著,后面都是他一個人下凡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不擔心他會在凡間遇到什么妖魔鬼怪,  他卻纏著孔雀,  一定要找個人一路陪自己,  孔雀被他纏得沒有辦法,只能次次遞給他一根尾羽,  化作分影陪伴在他身邊,  容儀需要的時候可以通過羽毛與他說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過孔雀死后,這些羽毛也都沒了用處,  只是變成了普通的羽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望見人們在街市上逛,如果男人給妻兒買了玩具與珠串,都會找個匣子裝起來,  他于是也跟著買了一個,  把糖人和孔雀毛都裝了進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捧著盒子,  抱著甘蔗,他接著溜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夜晚已經降臨,耀眼的燈火越來越多,人們都收了工,攜妻帶子出來游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花燈樣式繁復,墜在繩上一晃一晃,被人提起來,便如同燒開的水一樣一頂一頂地涌動著晃人眼睛,街邊的小橋與水渠的水光,也都波光粼粼地開始映照燈火與人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遠方有人掛起鞭炮,點燃后在一片笑鬧喝彩中噼里啪啦地炸響,人是這樣多,以至于前路堵了起來。還有人源源不斷地往里擠,奔走告訴:“今日陛下臨城墻,與民同樂!快去快了就見不著了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遠處升起大片絢爛的煙花,燦爛照亮所有人的眼睛。人群中又爆發出一陣歡呼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禁軍也下來了,沿街維持秩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們所說的城墻是北城墻,在沿街的另一邊。所有人都舉著搖搖晃晃的燈籠奔過去了,這邊街道慢慢冷清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沒有往上看,對他來說回佛塔是最熟悉簡單的一條路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相里飛盧立在佛塔上,風輕輕吹過他的衣襟,那雙蒼翠的眼睛掃過,一眼就把他挑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燈火長街,粉衣少年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風定天清,這一方天地都寂靜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佛塔背后是北城墻,那里萬民涌聚,熱鬧非凡,只有這一邊城池中,仿佛只剩下他們兩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個因為只能站在這里而停在這里,另一個是因為他在這里,所以也不往別處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看著他,而他并沒有注意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看見有一盞燈被擠掉了,孤零零地在地上轉著,里頭的蠟燭熄滅了。他把那盞燈撿起來:很漂亮的小白燈,用曬干的綠竹編的燈罩,紙面上畫了一枚荷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低頭去打量這枚燈,手指動了動,又乖覺地壓了下去,拎著這盞燈想要找個火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旁邊就有店家賣打火石,容儀不知道,哪怕他看見了,也未必知道這是做什么的。他琢磨了片刻,估計自己暫時是找不到把它點亮的辦法了,于是就提著這不亮的小白燈晃晃悠悠地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這一剎那間,他忽而像是感應到了相里飛盧的視線,往上看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隔這么遠,他們兩人都看不清彼此,相里飛盧卻輕輕一怔。容儀的腳步停了下來,舉高手里的小白燈,對他展顏一笑。隨后他加快腳步,往佛塔這里奔來,手里的小白燈也跟著晃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佛塔很高,跑上來要費不少力氣,容儀快到佛塔下時,眼見著四下無人,干脆化了鳳凰往上飛來,那盞燈也被他搖搖晃晃地叼在了嘴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倚在佛塔門樓外,冷風拂過他與手中緊握的青月劍。那一處因為下意識的緊握而生出溫暖來,但此刻,他卻輕輕松了手,讓風從指尖透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也挺直了脊背,視線往風聲傳來的方向投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流光璀璨的鳳凰帶來一陣溫和干凈的風,這美麗的鳥兒長大雙翼,盤旋飛來,落地即化為少年人的模樣,而他已經不由自主地上前了幾步,伸手接住他,將他抱在了懷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剛從下面上來,身上都是涼的。相里飛盧碰到他冰涼的雙手,這一剎那,鎮魂釘的傷痕刺痛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冷嗎。”他的聲音仍然淡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有點冷,但是這不是最要緊的事。”容儀仰起臉來抬頭看他,一雙眼閃閃發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要緊事是什么?”相里飛盧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找個東西把它點燃。”容儀指了指手里的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平時值守,從來不離開這里半步,他打定主意進屋里找小神官要煤炭,步子還沒邁出去,又被扣住了雙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指尖勾連,相里飛盧握著他的指尖,另一手將外袍脫下來給他披上:“我帶你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那小跟班呢?”容儀沒看到小神官,有些失望——沒能跟他講述今天又看見的好故事,另一方面,他也高興無人打擾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讓他出去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將青月劍輕輕地放在桌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爐火已經熄滅了,他用打火石重新點燃,隨后替容儀換了燈罩里的蠟燭,再重新遞給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白燈亮了起來,容儀很高興,原地轉了一個圈給他看:“你看,這樣就好配我的衣裳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靜靜地看著,唇邊也不自覺勾起淡淡的笑意:“上神今日出去,有什么有趣的新事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有。不過我要過會兒給你說。”容儀往外面看了看,估摸了一下天色,猶豫道,“你今日要守到什么時候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般來說,相里飛盧要守到天明,確保妖魔鬼怪不會趁著夜晚陰氣侵入。這件事上,他從來沒有破例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燈會,燈火明亮,邪氣莫侵。”相里飛盧望著容儀亮晶晶的眼睛,有望到那雙眼睛一下子有些委屈地黯淡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問:“你每天時間都安排地這么緊湊,可否給我勻出一個……幾個時辰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暗暗算了算,一個時辰不夠,至少也要激戰到天明的才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看見相里飛盧不動,那雙蒼翠的眼睛也沒什么變化,容儀當即表示:“我前天換了一種花泥擦身,是上次從梵天帶過來的新品,你今夜有時間了也可以看看效果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含情脈脈地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挪開視線,唇角又揚了起來,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便勻出半夜時間,與上神同度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的眼睛亮了起來:“那前半夜,我陪你守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當真出去守了,提著他的燈,披著他的外袍,燭火一晃一晃地映照在他的面龐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邊很亮的升起來的東西是煙花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早看話本子里有,原來這就是煙花。有些寒酸,但是不知道為什么,我覺得好看。凡人沒有法力,變不出永恒的七色霞光,于是自己做霞光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凡人也愛美的事物,上神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注視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容儀說,“我還逛了脂粉鋪子——雖然那地方仿佛不是男子該進的。那里面有很多脂粉,雖然是用最普通的材料做成的,但都很好。我錢沒帶夠,下一次要買一盒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錢都是從相里飛盧這兒拿,想拿多少拿多少,銅錢重,銀兩又時常找不開,他也很苦惱,每次都要抱怨凡間的東西裝不進儲物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凡間好,比天界好。如此說來,凡人和我們并沒有什么不同,不過是壽命短些,過的生活也窮苦一些。”容儀凝視著另一邊的萬家燈火,“而他們愿意為了一點美好,忍受克服這么短的生命里那么多的苦痛。這很可憐,讓我想養他們。我想回去之后問一問佛祖,或許能找到讓他們不受我影響,反而受我庇護的方法。既然我沒有領到降禍的任務,而是成了護國神,那么也一定也有能用到我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這次沒有回答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站得累了,盤腿坐下,去看他的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后來坐著也累了,于是開開心心地貼著墻坐下來,靠著相里飛盧的腿打盹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柔軟的臉頰貼在肌膚上,軟軟的一團,仿佛蜷縮在主人腳下的一團小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時辰到了,相里飛盧輕輕叫他:“容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沒醒,還靠著他縮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垂眼看了他一會兒,彎腰俯身,扣住他的肩膀,將他打橫抱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一下子有些醒了,困倦地睜開眼,先是有些疑惑,再是有些高興:“時間到了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到了,我帶上神回去休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不說話了,安心在他臂彎里靠著。這個動作相里飛盧之前也沒有做過,對他而言,很稀奇,也很喜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抱著他,平穩地往房間里走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想的什么事全寫在臉上,他不是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鳥兒率性自由,大膽妄為,他一直坐視不理,但今天……今天闔家團圓,情人相聚,縱容他一回,應該不要緊吧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門在他們身后關上,相里飛盧抱著容儀,放在榻邊,俯身注視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愣了一下,接著飛快地指了指自己的嘴唇,瘋狂暗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俯下身,與他貼得極近,容儀能感到他的呼吸貼在了唇間,卻并沒有吻上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正要重新睜開眼,整個人卻被壓著往前一帶,相里飛盧扯開了他的衣襟,一口咬上了他的脖頸。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209149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enselo.com:运城市| www.inlogan.com:宁南县| www.gutbrodpackaging.com:永仁县| www.creepyfan.com:三江| www.skywzpt.com:丹棱县| www.jhgkip.com:禄丰县| www.leopad.net:林甸县| www.fulibat.com:弥勒县| www.americanbeautiesnationalpageants.com:兴隆县| www.mikepetch.com:商城县| www.rcaaart.org:永顺县| www.yingjun888.com:滨海县| www.phone-winn4.com:惠水县| www.wwwableton.com:石家庄市| www.abrasys.com:若羌县| www.dm070.com:页游| www.izhuoji.net:阜南县| www.i-remax.com:汤原县| www.chasse-becasse-quebec-canada.com:察雅县| www.tjgelidianqi.com:白玉县| www.abrasys.com:南安市| www.yurindex.com:高清| www.provenzabanquetes.com:和林格尔县| www.h-touzi.com:阜平县| www.mehmet-ali.net:昂仁县| www.gf996.com:南丹县| www.fastdiethub.com:无棣县| www.e2aa.com:女性| www.ib118.com:厦门市| www.tongfanglove.com:靖远县| www.ynrgj.com:双鸭山市| www.posthostelprague.com:中西区| www.topgunshops.com:弥渡县| www.rutthe.com:洪雅县| www.blissfulrituals.com:陕西省| www.uae-abandoned.com:常山县| www.hg73345.com:泰安市| www.gamezhuan8.com:灵武市| www.hg18345.com:象山县| www.rcnbw.cn:浑源县| www.jlxrny.com:图木舒克市| www.weieixuan.com:鲁甸县| www.autocar-dax.com:千阳县| www.oltreilmarmo.com:乐陵市| www.576478.com:阿拉善盟| www.hg74678.com:延庆县| www.kbereg.com:荔波县| www.jln9.com:六安市| www.hdalsdq.com:石屏县| www.xmkainos.com:满城县| www.a3gteam.com:茌平县| www.globalryb.com:东乌| www.laithu.com:黎川县| www.hhaaxx.com:上饶县| www.jxhysd.com:古田县| www.yjefu.com:普定县| www.semhb.com:夏河县| www.greenvocational.com:治县。| www.face53.com:罗田县| www.scriedespretine.com:琼海市| www.youetme.com:永安市| www.myliferec.com:涪陵区| www.gw066.com:松滋市| www.thebookswisschocolate.com:康保县| www.cacros.com:阿拉善右旗| www.club-editeur-web.com:新余市| www.velvetstorm-media.com:南安市| www.bjkxxsh.com:凤城市| www.www-81189.com:黑山县| www.fartion.com:都匀市| www.afashionwonder.com:新安县| www.jingyi111.com:湄潭县| www.ck733.com:永济市| www.helpthehooch.org:深圳市| www.arcondb.com:稻城县| www.juntongmould.com:潜山县| www.calendergirlz.com:蕉岭县| www.51tianxiu.com:泸溪县| www.g6559.com:什邡市| www.megahjayatenda.com:沙河市| www.936729.com:车致| www.helpthehooch.org:正宁县| www.hg20345.com:郯城县| www.createhealthyhome.com:余江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