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農民文學網 > 假死后大佬們搶著當我未亡人 > 第37章 第 37 章

            第37章 第 37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37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次兩個人都很清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抬眼往上望去,  凝視著相里飛盧蒼翠的眼眸,有些出神——那雙眼里不再平靜無波,也不是被操控的樣子,  雖然隱隱發著紅,  背后卻藏著近似溫柔的克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很奇怪的,  相里飛盧的動作很用力,扯開他衣襟、把他往床上按的時候,  容儀仍然能感受到那種溫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動作里透著一些生澀。容儀抬起眼,指尖按著床榻,微微抬起身來,  小聲問他:“我起來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是一個建議,  他修行密宗合歡術,天生就知道這檔子事上怎么做會更快樂。那三十六個里面,  只要是跟他滾到床上來過的,基本上都是他占據主導地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像上次那樣被一直壓在下面的情況,  實屬少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垂下眼,  那溫柔中卻帶著某種不容置疑:“上神想的話,過會兒再說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的指尖被他死死扣住,  帶上了一種灼熱的力度,  相里飛盧的呼吸不太穩,讓他想起他們的第一次親吻,青月劍割傷了他的手指,  暗紅的血滾落下來,  濕熱黏滑,能讓人的肌膚泛起某種疼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小聲嘀咕:“也……沒那么想。我是……跟你說一說,  都聽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卻笑了笑,  低沉微啞的聲音撫過他耳畔:“上神似乎,  經驗頗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張開嘴,正想要答話,相里飛盧的動作卻兇猛了起來,他一下子如同被搗碎的一團漿糊,什么話都想不起來說了,所有的聲音都化成了綿長的尾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也不知道時辰過了多久,他就記得他被相里飛盧抱起來之前,外邊天是陰沉沉的黑夜,伴隨著煙花鳴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被折騰得搖擺不定,一方面想著,這一夜要慢一些才好,這種快樂對于相里飛盧這個佛子來說,十分少見了。另一方面,他又止不住地哭,聲音都啞了,密宗里那些讓他永遠處于上風的辦法,在相里飛盧絕對的掌控下失效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想與他柔情蜜意,你來我往,而這一切統統被撞得粉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因為相里飛盧就是這樣溫柔而愈發堅定地撞碎一切,沒有任何技巧,隨心而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最后容儀抓著相里飛盧堅硬布滿傷痕的手腕,整個人幾乎脫力:“你……你不是出家人么,佛子也不差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將他提起來抱在懷里,拿過旁邊的茶盞,渡到他唇邊喂了一口。這冰涼的茶水在此刻仿佛成了天山醴泉,容儀著急地湊過去,相里飛盧卻往后退了退——容儀簡直要生氣起來,他往他嘴唇上咬了一口,相里飛盧這才淡淡笑著,將剩下的水喂給他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神若知我,當知清規戒律于我,并非生死大事。”相里飛盧低聲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想起來了,這人之前拒絕他時,也從來沒有用過什么“貧僧是出家人”之類的理由。他有些氣惱:“那你以前都是裝著騙我的。明明你就忍不了,不然今天也不會這樣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滿眼的理所當然,就是確信了他一定喜歡他這個感覺。也因為這個理由,他可以將他拉入紅塵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神看那些風月小傳,帶圖的全本,我也是跟著看進眼里的。”相里飛盧伸手拂過他的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瞪了他一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今天對他并不算很溫柔,中途還把容儀惹哭好幾次,但今天,明行業力并沒有反噬到他身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伴隨他一整夜的、鎮魂釘的疼痛,卻仿佛在隱隱消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明行所向,即天運所向,明行所護,即為天運所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喜歡他,如此坦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眼神很沉靜,即便額發還被汗水濡濕著,床帳內的空氣一片虛浮曖昧,那雙蒼翠的眼卻回復了他平常的冷靜與淡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伸出手,將容儀輕輕地拉進懷里,動作很輕。他一開口說話,容儀散落的發絲就輕輕地掃過他的下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神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身在此位,不能放松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容儀高興了——終于睡到了一回,他現在通體舒暢,也非常的善解人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望著相里飛盧的臉,心下十分雀躍:“今日,佛子,你有沒有一點喜歡我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凝視著他,嘴唇動了動。就在此刻,或許是因為旖旎氣氛消散了,他體內的鎮魂釘傷痕突然一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痛,仿佛什么預示和警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抿起了嘴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有點小小的失望和黯然: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扯起衣服要起身,相里飛盧下意識伸手要攔他,卻沒攔住——容儀披衣下了床,看神情,卻不是生氣了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忽然想了起來,他今天是有個禮物要送給他的。現在情事過去,氣氛正好,他可以把這個東西送給他,彼此增進一下感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找了找,摸了半天,終于摸出了那個木盒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萬分矜持地回到了床上,重新滾進相里飛盧懷里,將盒子鄭重地交給了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問道:“這是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替他打開了,燈光照耀下,米紙包著的孔雀糖人顯得格外精致,旁邊的孔雀尾羽也泛著耀眼的光澤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我在街上買的孔雀糖人,還有以前師父留給我的羽毛。”容儀自信解釋著,“我覺得你會喜歡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為什么我會喜歡?”相里飛盧皺起眉,抱著他的雙臂僵硬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其實懂,我并不是一只小肚雞腸的鳳凰,你也不用有什么壓力。我也很喜歡我的師父,而且我看你最近這么辛苦,也想給你送點東西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招也是他在話本里看來的,當對方付出體力勞動之后,主人公一般也會送點東西,以示撫慰與嘉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含情脈脈地說:“我也希望佛子之后,可以有越來越多的時間勻給我,與我一同逍遙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相里飛盧松開了他,神情卻漸漸地冷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說完后,睜圓一雙眼睛瞅著他:“怎么了,這個禮物讓你哪里不高興嗎?這可是師父的羽毛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翻身下床,伸手將被子蓋在他身上,冷聲答道:“上神好好休息。天快亮了,我也下去看看新栽的神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生氣了嗎?”容儀終于敏銳地察覺了有什么不對的地方,他裹著被子歪頭問:“你為什么生氣了呀?佛子?佛子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沒等到回音,容儀郁悶地往下一倒,拿被子好好裹住自己,咕噥說:“佛子心,海底針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天光已經大亮,這一夜姜國平安無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出去時,正好撞見小神官回來——今日禁軍隊長輪休,他和禁軍隊長勾肩搭背出去逛街游玩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猛然見他,有點驚訝:“大師您還沒休息?卯時早過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下來看看。”相里飛盧也不知道如何回答,只是對著另一邊的供神臺揚了揚下巴,示意他是往這邊來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上去替您值守吧,您守了一夜,肯定累了。我出門之后困得受不了,在禁衛大人家中借宿了半晚上,不缺覺。”小神官攏了攏袖子,正要往上行,卻忽而被相里飛盧叫住了,“等等,你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有何吩咐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順著相里飛盧的視線望過去,定在供神臺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們姜國供奉神靈的習俗,不論是否在位,不論生死與否,只要曾福澤姜國,留下姓名,國師都會主持供奉,鍛造法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曾有一只向善的魔幫助姜國擊退敵人,姜國人從此也供奉這個魔。“神魔同列”說的就是姜國敬神之名,有人說這是大不敬,有人說這是大敬大德,不過姜國歷任國師,都不在意別人怎么看他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現如今,姜國供神臺主位上還放著孔雀像,供燈只能由相里飛盧點,因為他是他在任時唯一的護國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不知道這個習俗,也不在乎有沒有自己的法相。鳳凰天生功德,不依賴人間供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問你一件事,你不必緊張,照實回答即可。”相里飛盧仰頭凝望孔雀像,“你們見了我與孔雀大明王普薩,回頭私下里怎么說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頭皮一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自從相里飛盧的佛子之名傳遍姜國之后,人們最關心的漸漸已經不再是其他的東西了,而是開始操心起相里飛盧的終身大事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清楚,天生佛法化生,不用守清規戒律,相里飛盧那一頭長發也是鐵證。也因為這個原因,姜國人也希望相里飛盧能有個“定下來”的指望。一半出于“讓佛子留下來”的私心,另一半也出于相里鴻離去之后的擔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定下來”,不外乎成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佛子為何學藥,為何立誓渡化萬民,我們都聽說過。那年大瘟疫,孔雀大明王前來渡厄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的聲音越來越小心翼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?”相里飛盧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……心馳神往,一眼蕩魂。”神官咽了咽口水,眼神驚慌起來,“從此凡有國難,孔雀必伴隨您身邊,為您護法。就……大家都這么說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相里飛盧仍然凝望著孔雀像,“人有七情六欲,也會以七情六欲度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神官嚇得冷汗都出來了,只差要跪在地上求饒:“大師,我也是道聽途說……”他忽而想到一個可能性,試探著問道:“小容公子誤會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,只是淡聲說,“從今以后,你來主供孔雀像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”小神官如遭雷劈,“孔雀是護國神,這是陛下欽定,國師才能供的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我指定的接班人,不必計較時間早晚。”相里飛盧說,“按我說的做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神官又驚又懼,好不容易才鎮定下來,領了命:“是,大師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起來,我不怪你們,是我不謹慎,讓世人誤會。”相里飛盧眼神暗了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容儀如今還能誤會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是要怪他的。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212240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cheap-uggboots4u.com:仪陇县| www.wuxihuahao.com:阳春市| www.tauntonweb.com:内乡县| www.eticketfiling.com:江北区| www.nanaoyn.com:常山县| www.bjhztl.com:西安市| www.lucky-sevens.com:陆良县| www.hychq.com:阜城县| www.vcmarienkirchen.com:四平市| www.tjdongtai.com:武冈市| www.ahmeterozenci.com:九龙城区| www.zj-hxjj.com:石林| www.cldmart.com:伽师县| www.izltech.com:屯门区| www.hongtaitiyu.com:繁峙县| www.gupwz.com:厦门市| www.ggnotes.com:象山县| www.daogout.com:虎林市| www.netjetmarketing.com:古田县| www.xggtw.cn:静安区| www.bicaraperpustakaan.com:高安市| www.dgjljx.com:武义县| www.tmcmotor.com:通河县| www.shoe-top.com:探索| www.ylcwyy.com:临邑县| www.auburnoysterbar.com:白玉县| www.xuanfengling.com:会昌县| www.aidu49.com:天气| www.nghethuatbongbay.com:安顺市| www.elbertcastaneda.com:禹城市| www.jsd-iap.com:木里| www.chinacheapshop.com:弋阳县| www.dy-yey.com:桂林市| www.moretoken.org:施秉县| www.km-alliance.com:天峻县| www.02art.com:固原市| www.qhsjb.com:曲阳县| www.sidewaysmilk.com:金坛市| www.socllink.com:曲周县| www.luckysundays.com:神池县| www.bmwholding.com:体育| www.cawwatches.com:深州市| www.meimeihaose.com:丰宁| www.scrusquash.com:京山县| www.zhongxulawyer.com:凤山县| www.ybcxjt.com:舟山市| www.taian720.com:曲周县| www.aroyalhangover.com:澎湖县| www.idcommusa.com:株洲市| www.feel-fi.com:绥江县| www.agrinafta.com:缙云县| www.d3mm.com:平原县| www.alshamdc.com:四川省| www.zstsjd.com:楚雄市| www.126youxiang.com:肥乡县| www.jlzsd.cn:龙门县| www.zhgtymodel.com:庆阳市| www.012559.com:中宁县| www.fulibat.com:客服| www.patricshawbeauty.com:兴海县| www.szjiaoyuzhan.com:邯郸县| www.tangoporteno.org:东平县| www.hornyhomepages.com:佳木斯市| www.ykfone.com:武山县| www.kfuyn.cn:天峨县| www.mslct.com:宜黄县| www.southerncrossnat.com:勃利县| www.danielelise.com:八宿县| www.kenyahotelresort.com:安阳县| www.jasa228.com:介休市| www.hdb001.com:新竹县| www.n7989.com:广昌县| www.chasyostsculpture.com:中宁县| www.layersnet.com:巴林左旗| www.hanse88.com:东兰县| www.donorsnet.net:外汇| www.seoaon.com:蒲城县| www.nf733.com:清苑县| www.apexelpaso.com:大同市| www.zhiyitwp.com:江城| www.northgateterrace.org:武乡县| www.znfyw.cn:独山县| www.perfectskinserum.org:饶平县| www.mfgjn.com:汪清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