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農民文學網 > 假死后大佬們搶著當我未亡人 > 第43章 第 43 章

            第43章 第 43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43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聽到這里,  把腦袋露了出來,一雙豆子眼瞅著軍荼利大明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明王,你別把我放回去,  我們天界的時間太快了,我怕錯過他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罷,  我剛剛替你算了算,  相里飛盧一年便回來,你可以回天上休息一天,  睡一覺起來,他就回來了。你現在不在姜國,你可以自由使用法術,  來驗證一下我說的是否是真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軍荼利大明王說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也終于支棱了起來,  拍拍翅膀換了個姿勢,接著窩在軍荼利大明王身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。”軍荼利大明王見他需要確認,  于是隨手變出一個水鏡給他看,  “這是你的佛子,  剛剛我們上來之前,他剛剛到達邊境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水鏡里,相里飛盧眉眼凝著冰雪,正在與駐地的人說這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不由自主伸出指尖碰了碰,“咔噠”一生,水鏡碎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也是這個時候注意到了另一邊的人:剛剛化回了原本的模樣,  一頭銀白長發,  暗紫色的眼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愣了愣,  又往軍荼利大明王懷里縮了縮,  隨后覺得不太對,  拍拍翅膀飛出來,  重新化為人身站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說:“你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很快,他意識到了這個人的身份:“給我降天罰的是你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。”男人點頭,聲音溫潤。他站在那里,便如同一幅溫熱的畫,身影雋然,烏黑的睫毛長而卷翹,顯得認真而柔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又“哦”了一聲,想了想,小心翼翼地問他:“那,罰我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又想了想:“忘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說話的時候,因為云間有風吹過,衣領偶爾翻飛,能見到他琵琶骨上沉黑的鎖鏈,男人仍然笑著:“我剛出昆侖,記憶缺失,天界事務繁雜,一時間也弄不明白。我也是經人提醒,才知道如今天界還有天罰這個說法,感到很新奇。正好軍荼利大明王說你在凡間,我也跟著下來看看你,小鳳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聲“小鳳凰”溫柔和煦,很難得的,容儀這只話癆鳳凰一剎那也想不起來說點什么別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來他們曾經見過,在那個仙島的林間。他知道了他釘在琵琶骨上的因果鏈,建議他查一查前世,因為這男人的眼睛像孔雀,而氣質像他父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訕訕地說:“我不是小鳳凰,我幾百歲了,而且只有明王們和我的喂養人這么叫我……好吧,其實佛子只這么叫過我一次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們一個要受天罰,一個要降天罰的,現在這里商量一下,各自去解決了,我先回梵天一趟。鳳凰,如果你受了天罰之后還活著,記得來一趟梵天,佛祖要見你。”軍荼利大明王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看著軍荼利大明王離開,心里感覺到了——這或許是給他們留下一個走后門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之前梵天的明王們要偏袒他,大家也都是當做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瞅著面前的男人:“既然你不記得了,那你想一想,我要受什么天罰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了何事?”男人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想了想,又是想了好半天才想起來:“我搶了一個小執行人的果子,害得他沒有靈物啟動降禍法陣,被凡人捉住了,差點死在那里。除此以外,我還在人間亂用法術,給那里的凡人治了病,也給佛子治了病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男人指尖浮現出一些細碎的光芒,即使那些光芒很細微,容儀也依然感受到了一種逼人強大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上古神靈的力量,與天地同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查到了,你從前也曾觸犯過天命,降禍不足,以七七四十九之數,承受這么多天的火焚之刑,給你降天罰的人是孔雀大明王,他已經故去了。”男人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天運執行人蘭刑,受凡人制約,受了三枚鎮魂釘透骨,在陣法里折損了一大半法力。你已經滿足了他的一個愿望,收他為徒,但無法相抵。仍然按七七四十九之數,這么多的鎮魂釘,或是這么多道天雷,你可以自己選一個。”男人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快哭了:“我見過佛子身上的傷,鎮魂釘那么疼,七七四十九根鎮魂釘,我就是一只廢鳳凰了……還有天雷,我也只是飛升的時候,受過三道。這么多道,不知道我的涅槃次數夠不夠用,似乎只聽說過鳳凰涅槃一次的,沒聽說過可以同時涅槃好多次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瞅著他,又恢復了他在明王們那里的死皮賴臉:“有沒有辦法通融一下?我不想死,也不想疼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說不上來的感覺,他總覺得面前這位上古神靈很好說話,和大明王們或許是一派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點了點頭:“有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喜出望外:“真的?有什么辦法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代你受天罰。”男人平靜地注視著他,暗紫色的眼底流云涌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可天罰無法代人受過,我知道這個的。”容儀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查了那么多書,問了那么多人,當初就是想替他承受天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尋常人無法代人受過,但我身上帶著因果鏈,可以轉嫁因果。你受天罰的因果轉移到我這里,與此對應的,你欠我一個人情。”男人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懵了一下:“什么人情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在想。”男人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口吻很平靜,那雙暗紫色的眼中也沒什么情緒,這讓容儀有些困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為什么要幫我……我能還你什么人情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是明行,如果是普通的神仙友人,他一起吃一頓飯的事情,便可以讓天運偏幫幾分。但眼前這個人是上古神靈,如果說明行是天運的最高代表,那么上古神靈,是天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想了想:“或許我需要一個更加清凈的休養地。我聽人說,你與你的戀人近日常在人界,那么,是否能用你的五樹六花原,當做我的療養地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個要求更加奇怪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又想了想:“可是五樹六花原,也并不是最清凈有靈氣的療養地。更何況,你只要跟佛祖說一聲,佛祖下令給我,我的五樹六花原和鳳凰殿都可以是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猶豫了一下,小聲問:“你是不是想養我?但是我有喂養人了,就,雖然不知道你是不是這么想的,但是我跟你說一聲的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畢竟是一只萬人迷的鳳凰,這個上古神靈奇奇怪怪的,萬一真的想讓他也說不定呢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愣了一下,隨后笑道:“我知道。只是,你不想死,也不想疼,我便替你受過。對我來說,這只是因果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姜國邊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雪下得很大,入眼是一大片白茫茫,雪線上露出烏黑的山頂,萬里荒無人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寂靜中似乎有猛獸嘶吼奔騰的聲音,茫茫白汽升騰后又再度凝結成冰。雪線之上,出現了一頭渾身暗紫鬃毛、鱗甲赤金色的巨獸,所過之處,雪飛快地融化,蒸汽帶著灼熱的溫度,能將人活活燙掉一層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它追逐著一只飛鷹,那飛鷹羽毛厚實,顏色如同灰燼,在空中努力升騰,與氣流周旋。當它飛過某一條標記過的分界線后,雪山深處傳來一聲呼哨。平地撐起一張漆黑的石網,伴隨著一陣驚天動地的嘶吼,埋伏在四周的士兵紛紛現身,震天喊聲齊齊響起:“收!收!收網!佛子命令,火獸兇性難耐,誰都不能太靠近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石網貼地收住,士兵們個個滿頭大汗,頭冒白汽,運來巨石壓住石網邊緣。雪山邊境的樹木已經快要被赤炎金猊獸燒完了,也只有以金石攻克。這張石網耗時兩個月做成,之前的都總是被赤炎金猊獸掙脫,如今總算大功告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佛子,下一步怎么辦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天寒地凍,相里飛盧只在原本的國師服制外加了一件大氅,他抬眼看了看天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再有三日,赤炎金猊獸力氣耗盡,我會上前查看。如果赤炎金猊獸得靈識,情有可原,斬下火角與金尾,如果入魔,就地誅殺。”相里飛盧握緊手中青月劍,聲音沉穩冷靜,“只是多半與曾經的黑麒麟一樣,已經入了魔,故而才會進入雪境,以至于生靈涂炭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好。”駐守這邊的領隊搓了搓手,喜上眉梢,“也總算能歇一口氣了。”隨即,他的臉色又沉了沉,低聲說:“只是這大半年來,雪境山火不斷,為此死傷的居民與動物不計其數,雪兔、雪狐、雪鹿近乎絕種。前段時間最嚴重,倒是這些天好一點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“嗯”了一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領隊猶豫了一下,有些忐忑地問道:“就是,佛子,赤炎金猊獸這次出現,可與星象有關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皺起眉:“星象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姜國邊境這一帶稍微不同一些,有一大部分是外族兼并過來,開化程度不高,所以一般都不設占星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個地方的人開始關注星星了,才是最奇怪的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也不懂這些,只是不得不敬,不得不畏。在那赤炎金猊獸出現之前,那顆最亮的星星就已經有紅光覆蓋,老人們都說,這是兇星,姜國的禍國星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無稽之談,不必在意。”相里飛盧的語氣冷了幾分,“那是明行星,指引群星光亮的星星,天運所在,并不是什么兇星,而且有我護國,天象異常,自會關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一向溫和沉穩,語氣雖然一直都平靜無波,但是很少有這樣平靜得接近冷的時候。領隊也被嚇了一跳,連聲說:“那是自然,就是……老人們時不時會說一說……但——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話沒說完,兩人都被異常的天象打斷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早晨的雪原,星空仿佛就直接沉沉壓在人頭頂,伸手就能摸到。那顆最亮的星星在正東方,此時此刻,強烈的閃光劃過天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緊隨其后的是滾雷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么遙遠的地方的雷聲,卻仿佛炸在人心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少士兵都嚇了一跳:“我的親娘誒——大清早打雷,何方下雨?這地方還能聽見雷聲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什么?雷往哪個地方落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這雷,好像沒落下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領隊喃喃說:“沒落下來,雷不落地,這是什么兆頭?”他說了一半,忽而心悸了一下,渾身一個激靈,“那雷,打的不是那顆最亮的星星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皺著眉,緊緊地盯著天空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雷聲混在一起,聽不出來,閃電卻可以用人眼捕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七七四十九次閃電,刺眼慘白地劃過天空之后,星星周圍的紅暈被撕裂了,那星星本身,也像是黯淡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兇星!兇星被雷劈了!”遠處有居民聞聲出來,彼此興奮地指點談論著,“是那顆兇星!就是了!不然怎么兇星被雷劈的時候,正好是大師收治了赤炎金猊獸的時候呢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領隊聽了,有些緊張——他可以不說明行是兇星,但他防不住人們的嘴,他只能看向相里飛盧,期望著他不要發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是很奇怪的,相里飛盧沒什么反應,他仍然望著天空,只是面色變得有些慘白,蒼翠的眼里說不上是什么情緒,握著青月劍的手有些發抖。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237152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horseflyblog.com:台前县| www.chery-ruixiang.com:彭阳县| www.mulama.com:贵南县| www.hsmyy.com:灵武市| www.getallsites.com:库尔勒市| www.cs-cartshop.com:石棉县| www.legallois-ycymro.com:宜昌市| www.kscww.cn:西城区| www.tangshanmiaomu.com:右玉县| www.resediservice.com:盐津县| www.guvamint.com:青州市| www.bdshe88.com:赤峰市| www.champaignilmls.com:鄂温| www.sci-papers.org:开鲁县| www.huizhoupf.com:如东县| www.holytemplenc.org:莱芜市| www.sqyztzzxyxgs.com:伽师县| www.cnseci.com:米林县| www.gzdecen.com:藁城市| www.taxisenbarcelona.com:讷河市| www.huanxiangtong.com:龙州县| www.bishuikuai.com:仁寿县| www.leg7.com:马关县| www.6322park.com:林甸县| www.standartstill.com:张北县| www.hg75456.com:和硕县| www.shreesuryawood.com:谢通门县| www.prddisplay.com:德州市| www.koreanista.net:嘉峪关市| www.kq266.com:白朗县| www.earmaps.com:额济纳旗| www.antski.com:吴江市| www.aec-avocats.com:桂阳县| www.siemensxl.com:赞皇县| www.za1953.com:固安县| www.xinxinglin.net:固镇县| www.mitnickroddierhicks.com:斗六市| www.hndth.com:嘉峪关市| www.iforoz.com:独山县| www.blissfulrituals.com:临城县| www.egehannakliyat.com:高碑店市| www.chaobi123.com:双鸭山市| www.huoyuanch.com:广饶县| www.apexhealthproducts.com:淳安县| www.bulkemailonline.com:阿鲁科尔沁旗| www.conceptflame.com:宿松县| www.superonlline.com:泽州县| www.karakitap.com:天祝| www.dbarh.com:五常市| www.joannaselby.com:开平市| www.faisal1624.com:南宫市| www.bearmouthrvpark.com:东乡县| www.boutique-tahitienne.com:福建省| www.ingilizcesarkilar.com:稻城县| www.pornofilmid.net:晋州市| www.collegecafe.org:公主岭市| www.apartemenkuningancity.com:定结县| www.hithazaramovie.com:杭锦旗| www.fitnessghost.com:滦南县| www.shopzall.com:永州市| www.no-flash.com:项城市| www.xskongtiao.com:犍为县| www.hg43678.com:梅州市| www.gutbrodpackaging.com:洛宁县| www.pottytrainingclass.com:揭东县| www.safehavenproj.org:广汉市| www.mikepetch.com:贵州省| www.cox2go.com:五河县| www.leying234.com:堆龙德庆县| www.pokerglyphs.com:新津县| www.trekhouston.com:淅川县| www.shamrockestatesaz.com:永康市| www.zhukao001.com:斗六市| www.bp773.com:原平市| www.xpresspropane2u.com:正安县| www.coachyn.com:宜良县| www.zhiweifurniture.com:深州市| www.fauxeyelashes.com:永城市| www.flooringhelper.com:五指山市| www.chinawdtz.com:黄龙县| www.amphorahandbags.com:手游| www.hongliansy.com:贵南县| www.youqushu.com:梁平县| www.212brands.com:沁源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