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農民文學網 > 假死后大佬們搶著當我未亡人 > 第44章 第 44 章

            第44章 第 44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44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帶人回到五樹六花原時,  鳳凰殿已經貼上了封條,小龍們在云間游來游去,每一只額頭上都系了一條白布,  哭聲震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五樹六花原入口的菩提樹下,已經由上百條小龍一人一枚鐵鍬,挖了一個大土坑出來。容儀最喜歡的一件九色羽衣已經被扔了進去——還有一個紙扎的人穿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龍們排成隊列,  烏泱泱的一大片,  和龍角上的白布交相輝映:“大鳳凰啊!你死得好慘吶!早知情劫沒有好結果,我們就該攔著你不讓你下去,  你說你喜歡誰不好,  你喜歡上佛子,跟出家人談戀愛,能有什么好結果呢?出家人沒有心的!  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七七四十九道天雷,不死也燒成灰了了,嗚嗚,  大鳳凰沒了,我們去哪里領俸祿?我們是不是最好現在就去軍荼利大明王座下瞧瞧,看看他愿不愿收留我們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鳳凰游手好閑,也沒留下什么財產,  漂亮衣裳緞子倒是有一大堆,  我們不如拿出去變賣了吧,就說明行的衣裳,穿了能有好運氣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還有他那三十六個前任,  總是隔一段時間反悔要上門來找的,我們是否也可以從他們那里多少拿點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嚴肅地咳嗽了一聲:“你們在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身后,  銀發紫眸的男人擦凈唇邊的血跡,  饒有興趣地打量著眼前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剛剛替他受了四十九道天雷,  哪怕他自己一臉平淡,但容儀總覺得觸目驚心。哪怕是上古神靈,這些雷傷也打得皮開肉綻,渾身是血,但這個男人卻仿佛習慣了疼痛,或者無視疼痛一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問他:“疼不疼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便要先想一想,再對他笑一笑:“還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還好是疼還是不疼?”容儀喜歡刨根問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說:“不比因果鏈更疼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鎖鏈穿透琵琶骨,令人觸目驚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們過來,小龍們被驚了一跳,回首往來,紛紛震驚:“大鳳凰,還魂了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沒死。”容儀望著土坑里的華彩羽衣,心臟抽了抽,努力忍住悲傷,“倒也不必給我立衣冠冢……你們去收拾一下鳳凰殿和鳳凰偏殿,今天起,新來一位上神住到這里來休養身體,你們對他,要對我一樣的尊敬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什么?讓住鳳凰殿了?這是第三十九位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時候的第三十九位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還有那個小執行人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位也算嗎……不過也是,倒是在主殿住了有一段時間,也不知道現在如何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該死,你們都瞎了眼睛嗎,你們看看大鳳凰身邊的是誰!這回他終于拐回一個可靠點的相好了!快拜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龍們四處又竄,再次飛快地整編列隊,齊齊拜倒在地:“參見上神,參見明行——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雖然一向臉皮厚,這個時候也有點不好意思,他對身邊的男人解釋了一下:“咳,我……就……他們誤會了,你不用放在心上。你在這里養傷,有什么要求,可以直接對小龍們說,小龍們要是惹出亂子,也不要罰,你抓一條下界,去姜國找我,我會為你主持公道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是他一向的待客之道。畢竟他的五樹六花原,成年累月也沒什么人來,偶爾來一個客人,也是非常的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并未挑剔,跟著他一起走入了塵封的鳳凰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給他介紹:“主殿,睡起來最暖和,之前有個小執行人住過,我看他也是最喜歡這里。偏殿沒什么人住,從前我師父孔雀偶爾會過來,住過幾天。這段時間,我不怎么在家,還有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停下了話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停在鳳凰殿的窗邊,微偏著頭,伸手撈近處的蓮花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蓮花缸底下養著一群斑斕活潑的銀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神情散漫隨意,指尖修長,骨節分明,沾了水浸入,那些銀魚聽見響聲驚動,都不敢湊近,而是自發地遠遠散開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從前孔雀來這里催他起床做功課,他一睜眼,也常看見孔雀站在這里,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姿態,一模一樣的動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種熟悉感在這一剎那到達了頂峰,但眼前的男人不可能是——他不可能同時是孔雀和他父親的轉世,他不可能同時擁有孔雀的眼睛和他父親的氣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身上的一切,都令容儀感到熟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是誰?”容儀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轉頭看向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立在原地,剛從凡間來,發絲微亂,一身粉白衣衫,仍然像個不諳世事的少年,眼里微光,帶著微微的茫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沒有名字。”男人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和上次一樣的回答,他頓了頓,凝視著他,“天帝想封我昆侖神君,我覺著不好聽,沒有要。別人都叫我上神。或許你可為我起個名字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又懵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哪怕再胡來任性,也不會覺得給一個上古神靈起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又遲疑了一下:“可起名……一般來說,都是喂養人做的事情。比如我爹娘養著我的時候,給我起了一個名字叫容儀。據說儀這個字不是所有鳳凰都能用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又開始懷疑:“如果你不是想養我,那你是想我養你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注視著他:“起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說:“很重要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說:“然而在我這里不重要,名字算不上因果,有沒有它,我仍然是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想了想,贊嘆了一下:“你說的話很有哲理,我感覺在聽明王們講課。不過為了方便稱呼,我給還是你起個名字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說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絞盡腦汁想了想,半晌之后,終于察覺自己是個起名廢:“那你要不要就跟我姓?我姓容,這個姓是鳳凰族的,聽說還有一些典故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世有鳳凰下凡,姿容絕世,得王賜姓容字,意味傾世無雙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仍然溫柔地凝視著他,口中說的是典故,但眼神卻看著他,不刻意,也不隨意,只仿佛認真闡述一個事實。暗紫的眼中倒映著他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覺得心跳有些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夸他好看的人,百年間不計其數,但是他還沒遇到這么夸的。從前他遇到的那些人,左右都不過是聲情并茂地背誦一些對仗的詩文,里面大部分還是他聽不懂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個人的夸法,實在是路子新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磕巴了一下,說:“也,也不全是。我娘親,娘親告訴我說——好吧,可能也是師父告訴我的,鳳凰鄉用容這個姓,也是讓我們鳳凰明白,心胸要開闊,可以容納萬物。因為我們鳳凰可以涅槃,天運又高,總要懂得這世間出現在我們身邊的一切,未必純粹自然。要記住這個‘容’字,才能當一只不用涅槃的鳳凰。浴火重生,那太疼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還有這個說法?”男人顯得很感興趣,“何謂‘未必純粹自然’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就像我的喂養人,我知道他是佛子,除了我之外,先養了一整個姜國的人。我不能要求他全部的心和精力都在我身上,只要他是喜歡我的,我就不用在意這些事。”容儀第一次跟別人講授道理,不禁感到有些得意,“是不是很智慧,很有道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人點了點頭:“很有道理。這個姓很好聽,那么,我該叫什么名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又想了半天,最終不確定地道:“你既然是這些天從昆侖復蘇的,按照人間的時節,是在秋天,你覺得‘秋’這個字好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覺得好嗎?”男人仍是溫和地注視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想了想:“很好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姜國的秋日有金燦燦的柿子,一望無際的金色麥田,湛藍的天空,夜里升騰的冰涼霧氣,秋日朗照的烈陽,從屋檐上曬過來,他化成鳳凰,羽絨跟著一起變得金燦燦的。他立在佛塔屋脊上開屏,相里飛盧會抬起那雙蒼翠冷靜的眼,帶著笑意看向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天界沒有春夏秋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我便得名容秋。”男人說,“辛苦你為我賜名。我很喜歡這個名字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要是沒什么事,我就先走了,我怕時間耽誤太多,我在凡間的夫君另娶他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上天之后,一直在默默計數,生怕多耽誤片刻時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秋立在他身后,溫聲說:“去吧,小鳳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急匆匆出了鳳凰殿,隨便抓了幾顆果子在嘴里吃著,一手拍開五樹六花原樹下的雪,另一手畫出水鏡的形狀,想要觀看相里飛盧在哪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炷香時間過了,人間大約已經過了七八天,不知道相里飛盧人在哪里,和赤炎金猊獸打得怎么樣,有沒有手上,鎮魂釘和手腕的傷好了一些沒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湊得很近,呼吸很急,幾乎沖散水鏡,他急慌慌地又捏了一個法決,把水鏡穩固住了,但水鏡上浮現的只有一片白茫茫霧氣,什么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以為自己記錯了法決,趕緊叫小龍:“去把師父留給我的法術典籍給我拿來,快,我不記得咒語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鳳凰,你咒語沒念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身后,容秋抱著手臂走了出來,斜靠在鳳凰殿門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隔著兩三丈遠,他溫潤的聲音卻十分清晰,“水鏡看凡人,應當無所不全。只是你要找的這個人,現在已經不在凡間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警覺起來:“!他死了嗎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要是死了,是不是就能回歸仙班,和他團聚了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倒也沒有。”容秋指尖微動,大略掐算了一下,“不在人間,不在天界。執行人神域、梵天無□□、欲界等等,都有可能。你的夫君,大約有什么要緊事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239422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7vwp.com:彰武县| www.onceders.com:辉县市| www.chryslermodules.com:广元市| www.youthsportsfinder.com:阳曲县| www.conet-working.com:和龙市| www.china-jjyp.com:长治市| www.m2676.com:屏东市| www.brilliantgarmentco.com:郁南县| www.jacobswelldrilling.net:渝中区| www.emedicalweb.com:新丰县| www.ottomantranslate.com:全南县| www.zblrw.cn:平谷区| www.bjbthj.com:施甸县| www.zone416.com:新巴尔虎左旗| www.minilobo.com:金平| www.gvionlinetraining.com:阳春市| www.aswygt.com:喜德县| www.jackshomeservices.com:呼伦贝尔市| www.222qa.com:平度市| www.jjrc8.com:高台县| www.haitaodu.com:宣武区| www.tswtchkviii.net:恩平市| www.apartment-gdansk.com:富顺县| www.cp0255.com:延安市| www.glassfart.com:丰都县| www.hxmsk.com:绍兴市| www.kendemao.com:安远县| www.motorhomevalue.com:古丈县| www.8dem.com:历史| www.non-league.net:浦城县| www.798666v.com:吴桥县| www.degenerat-nerve-angel.com:泽普县| www.cherrystonesoftware.com:海晏县| www.gjcuk.com:枝江市| www.al-khodair.com:赤峰市| www.genericdrugonline.net:马关县| www.mydzs.com:游戏| www.rbdp668.com:紫阳县| www.a-silver.com:额敏县| www.childhoroscopes.com:休宁县| www.yijingdec.com:灵山县| www.cx13800.com:环江| www.hyrscg.net:宜章县| www.xirunjiaoyu.com:化州市| www.rentiyishu123.com:桐柏县| www.yongchangtv.com:古丈县| www.hkajwx.com:肃北| www.zhongyancheng.com:怀来县| www.yongtaikym.com:疏勒县| www.jinanyisheng.com:怀宁县| www.lushundoors.com:波密县| www.tjxfjzgc.com:博白县| www.52gegegan.com:大城县| www.hg84678.com:杨浦区| www.wughsc.com:灵武市| www.ecobioprogetti.com:高碑店市| www.cheapcialisnow.net:苍南县| www.abouthorses.net:旅游| www.todoslosdiaz.com:沁水县| www.harbourpointcoa.com:松原市| www.alishido.com:莱阳市| www.5i7du.com:旌德县| www.xm707.com:湖南省| www.lw338.com:黑山县| www.yctcg.cn:滦南县| www.thechamplife.com:航空| www.phldb.com:民县| www.nmgshanhua.com:如东县| www.byopi.com:黑山县| www.actforourfuture.org:高邑县| www.jiahaoco.com:新安县| www.tykxzz.com:奉贤区| www.taoyuangarden.com:崇信县| www.srmcinc.org:和顺县| www.kxwzqw.com:九台市| www.k7672.com:霍林郭勒市| www.stokistgreenworld.com:额敏县| www.resediservice.com:阜城县| www.zhengyuxiangsu.com:滨州市| www.fangfoto.com:云霄县| www.rmd988.com:灌南县| www.hg71678.com:杨浦区| www.cp5337.com:察隅县| www.wyadorkable.com:陆良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