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農民文學網 > 假死后大佬們搶著當我未亡人 > 第53章 第 53 章

            第53章 第 53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53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的注視之下,  相里飛盧劍指金色的鳳凰,鳳凰拍了拍翅膀,盤旋許久之后,  方才戀戀不舍地飛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相里飛盧收劍入鞘,  轉身下馬,走向國師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三步并不兩步走下來,一臉嚴肅地迎他入殿。青月放下了手里的觀星書,  停下腳步,俯首沉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淡聲說:“你一起進來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也一拍腦袋:“是了,小相里大人方才也說有事要告,  有什么事情,都進去再說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師父回來了,想必有話要與陛下說,我守在外面就好,  聽師父吩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怔忡過后,抬起眼與他對視,少年人眼底眸光堅定,  沒有任何膽怯與畏懼,  只有一絲未能完全消去的疑慮。“只等師父出來,  與師父您一敘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同樣注視著相里飛盧的眼睛,想要看清那眼底是否有任何其他神色——但那雙眼中,蒼翠凝定,如同以前一樣,銳利逼人,堅不可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握緊手中的斬妖劍,  良久后方才移開視線,  退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最近梵天很熱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聽說明行又被退婚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這樣的,  聽說還被打了,前幾天回來了,尾羽都削掉一小截,一路哭著回的鳳凰殿,呆在鳳凰殿里不肯起來。不僅如此,明行還沒有死心,要小龍送了一件法器下界,說是等著那人間的戀人給他寫信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假的?什么人敢如此對明行,不怕被天雷劈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嗨!我也是說,怪啊!不過我聽說那人頗有幾分來頭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來頭?品階如何,可有封號?你說在凡間,不會是個凡人吧,那也太難以想象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天生佛子,佛法化生,千百年后定要飛升上界的,不知會有多少尊榮,只是佛子慈悲為懷,現在已入業障了,不肯飛升,哪里又有時間分給明行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唉,明行也是,我們都覺得他應該多向月老問一問戀愛之道……這已經是第三十七個了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條小龍出現在眾人面前,不耐煩地驅趕:“都活膩了不是?叫明行聽見這些話,你們就完蛋了。快走快走,大早上的吵死了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眾小仙趕緊溜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么多天以來,無數人比如月老、白澤之流,都佯裝在五樹六花原前路過,只想瞧一瞧容儀現在的樣子,好趁機找點樂子,嘲笑一下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過容儀誰也不見,漸漸地,大家也都知道了,這次容儀像是真傷心了,于是也都不再鬧哄哄地過來了,改為送上一些慰問品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慰問品送進去之后,基本上也杳無音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倒是月老點子精:“不知道大鳳凰的消息,可那位昆侖神君不正在鳳凰殿中養傷么?大鳳凰不出來,我們去問問他,總是可以的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也難,誰都知道那位昆侖古神不問外事,成日研究典籍,也不像是八卦之輩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唉唉。”月老往白澤頭頂一彈,“不曉得變通!明日朝會,玉帝特請昆侖神君前往議事,你且看我就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天帝上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天赦日,玉帝召集眾神在場,四時專氣,生育萬物,宥罪赦過,是一場繁華盛大的法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仙氣騰騰中,眾仙有序入場,絲竹飄飄,相熟的仙家各自聊著天,吃著瓜果。喜歡論道求法的,也都聚在一起激烈辯論著。諸神按照品階與威望,各自領了座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月老和白澤蹲在門口,眼巴巴地守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快看,今日風羽國王來了,也是大鳳凰的前男友之一——他怎么親自來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月老看來看去,沒等到他們想等的人,反而看見了也大堆稀客,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哎喲,那邊不是西海龍子嗎!聽說他向大鳳凰退婚之后,像是后悔了,一直未娶。這幾個都是不常來天界的,真是稀奇,稀奇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白澤聳聳肩:“有什么稀奇的,這些人若是坦蕩說一聲自己就圖明行,我都尊一聲坦蕩,如今他們要是后悔了,還想圖謀大鳳凰,實在是令人不齒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月老贊同地看了他一眼,接著尋找目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天赦開始,昆侖神君準時入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月老拽著白澤:“沖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然而話音剛落,便見到一邊的神女引著容秋去了諸神上座,中間一下子烏泱泱攔了一大堆人,容秋并沒有注意到他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白發紫眸的男人溫和儒雅,身姿挺立,入座后也是清雅端方的模樣,不怎么參與討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見到宴會已經開始,他從袖中摸出一本書開始看,如果有人搭話,他就放下書認真談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最近這段時間里,天界也隱約摸清了這位上古神靈的脾性:脾氣相當好,不太關心其他的事物,除了養傷以外,基本只在鉆研典籍,尋求因果鎖鏈的解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剛住進鳳凰殿時,眾人都以為他和容儀在一起了——更別說這位上神,還拒絕了昆侖神君的封號,自己給自己起了個名字,隨容儀姓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后面是見容儀遲遲不回天上,也一直在為相里飛盧奔走,這層猜測才慢慢地放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過與此同時,“明行負了上神”的說法也在甚囂塵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把上神騙去了鳳凰殿,卻冷藏不理,實在是令人扼腕!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也因為容秋脾氣好,不少神女慕名而去,借著詢問典籍、提供線索等名義前往五樹六花原,想要與他見面,多說幾句話,天界也因此掀起了一股論道的風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過容秋在三四日之后,似乎反應過來了什么,從此閉門謝客,只說自己事務繁忙,精力來不及應付,讓有問題要討論的仙家,都寫在紙上,讓小龍送過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眾仙沒了親近上神的渠道,一時間很是唏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天帝正和太上老君聊家常,談論最近新制的神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太上老君拿著新練成的丹藥和香粉,嘆了一口氣:“這款新制的香,很受眾女仙的追捧……然而要論六界自然之香,最真之香,還是出在五樹六花原,五樹六花經過凰火淬煉之后,散發的那種香氣,溫暖馥郁,清明神志,補充精元,是最好不過的……”太上老君開始四處尋找,“小鳳凰近日來了沒有?最近我常常想找他,但大日如來總說他在凡間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天帝正要說話,一條小龍游過來,稟報道:“報告天帝,今日明行告假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又告假!這小鳳凰。”天帝一臉無奈,“你們有誰知道他如何了么?上回蟠桃會,西王母聽說他戀情再度失利,特意給他準備了九十九種鮮果組成的果盤,結果他沒來,慪死個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聽說是被那凡間的佛子給甩了,現在正在鳳凰殿窩著,等待度過這漫長的失戀期……”另一邊的卯日星君也是個八卦的,他和容儀一向關系好,四處看了一圈之后,他咳嗽了一聲:“這也只是聽聞,不知是否屬實——昆侖神主,你與容儀朝夕相對,能否告知眾仙友一二?也免得我們太擔心小鳳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話音剛落,所有人都停下了談論,往這邊看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心底都燃燒著八卦的熊熊烈火,噤聲望向容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秋放下手中的書卷,想了想:“他回來后,我也尚未與他見過幾面。但據我所知,他近日黯然神傷,是因為別離傷心,需要休養,他那位凡間的戀人,并沒有提出與他分開的事,反而對他用情極深,為了避免明行在凡間受到忌憚與傷害,才讓他回到天庭中。他們二人,亦每天用法器傳遞書信,情比金堅,故而這個說法,不屬實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說話條理清晰,邏輯清楚,神色坦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因為太過坦蕩,反而弄得在場的這些神仙們十分汗顏,不知道說什么好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西海龍子站在一旁,臉色鐵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忽而冷笑一聲說道:“……佛法化生之人,無心無情的,怎么可能掏出一顆真心對明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秋抬眼瞅了瞅他,思索了一下,淡聲說:“依我所見,便是如此。兩人都用情極深,用凡人的話來說,是天造地設的一對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西海龍子似乎有些失控,他嗆聲道:“不可能!世間無人能受明行業力反噬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此話一出,宴會間更加寂靜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句話捅開了眾仙之間一個心照不宣的事實——除了少數幾個人以外,幾乎沒有人受得住明行業力,天運所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們每個人都知道,容儀的戀情必不長久,只是容儀一個人心思單純,告訴他不好,而如果這個事實讓容儀不高興了,多半也沒有什么好下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秋又思索了一下:“我不很清楚那位佛子的情況……但我想,他既然與明行許下千年之約,想必是受得住,受不住,也在為他尋找辦法,探尋一個好結果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西海龍子臉色更青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秋說的話,沒有人敢質疑。他是上古真神,也實在沒有要說謊的理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另一邊,風羽國王眉頭緊皺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片沉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秋抬起眼往四周看了看,似乎對這突如其來的沉默有些不解:“我說的,哪里有問題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沒有。”月老見到容儀的幾位前任吃癟,心里暗爽,“上神如此疼愛大鳳凰,是大鳳凰值得的,我們大鳳凰,也要承蒙您關照。他不見我們,好歹您能見到他,如果可以的話,也請上神替我們多多關照他的情況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闡述事實。不必言謝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行……”容秋垂下眼,溫聲答道,“我會照顧他。不過不是替你們照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在他身上,我尚且……有因果相求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鳳凰大鳳凰,神仙群宴結束了,這次你又請假,天帝沒有罵你。”小龍游進鳳凰殿,眉飛色舞地稟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主殿臥榻中,左螺旋盤著一只赤金色的鳳凰。它身姿優雅,羽翼豐厚,十分肥美,只是尾羽略有殘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自顧自盤著,也沒有理小龍,只是問道:“佛子今日來信了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還沒呢,大鳳凰。佛子上一封信不是說,前往極淵尋找某種藥材,有一段時間不會聯絡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龍小心翼翼地說,“您要不要出去走走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。”容儀想了想,“再把我三日前看過的小傳拿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回來才兩三天,已經飽受相思之苦,目前還只能用人間話本子填補空虛和寂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話本送來了,容儀翻了幾頁,幾乎都能背下來了,于是又把話本子扔到了一邊,把腦袋埋進翅膀里,假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鳳凰殿里燃著檀香,窗戶開著,風聲微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秋敲門時,容儀并沒有聽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只聽見漸漸靠近的腳步聲,很輕,輕而沉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以為是哪位大明王來看他了,也不愿把腦袋從翅膀里□□,只是說:“不要逼我出去,我想,等我獨自傷心一段時間之后,我就習慣了。到時候,我會自己出來的。而且我的尾羽還沒長好,不漂亮了,佛子沒有考慮到青月劍砍下的毛毛,就很難長起來了,我還在跟他生氣。等他意識到我生氣之后,我再出門玩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,沾了千萬妖魔的神劍,可以傷及神的軀體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道影子立在了床前,容儀聽出這聲音有些陌生,忽而抬起了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秋垂眼望著他,深紫色的眼眸中如同流云涌動,“你因為尾羽殘缺而不高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狐疑地看著他,沒有說是,也沒有說不是,只是問:“上神,你來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來看你。”容秋的聲音淡然得如同在談論今天的天氣,他指尖輕輕一拂,容儀被削斷的羽毛就隨著他的指尖游走,生長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股溫熱的風籠罩了容儀的尾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愣了愣,仍然沒有來得及反應,容秋的手又覆蓋了下來——輕輕地,摸了摸他的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柔軟的觸感,仍然讓容儀想起他那已經故去的娘親與伙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愣了一會兒后,趕緊化為人身,跳下床,俯身行禮:“謝上神救治。我以為這些羽毛,再也長不出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古神靈與天地相聲,我所持有的復蘇之力,與你們鳳凰的涅槃之力類似,但不可替代。”容秋注視著他,“不必謝我,你我因果在此,日后,我也有有求于你的時候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不知道他在說什么,只是愣愣地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肌膚白皙,神情怔楞,因為剛醒,烏黑的發絲凌亂地貼在頰邊,臉頰與嘴唇也紅紅的,看起來有幾分迷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他頰邊有一縷斷發,十分突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秋看見這縷斷發,伸出手,容儀卻想起了什么似的,飛快地往床里一躲,伸手擋開他的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秋的動作停在半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對不起,就……”容儀想了想,小聲說,“這縷頭發,就讓它斷著吧。這是我給……給佛子的信物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信物?”容秋繼續若有所思,他收回手,神情自然,并不是受到了冒犯后的神情,“我明白了,這是人與人之間締結因果的證明,雖然它本身不構成因果,但它應該存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對著容儀笑了笑,“唐突你了,小鳳凰。我本來只想讓你開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278329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techintw.com:定州市| www.semhb.com:宁乡县| www.jinsuitools.com:娱乐| www.sjssxj.com:江源县| www.bxwol.com:苗栗市| www.uknowkase.com:大石桥市| www.w6882.com:仁怀市| www.lapremieredame.com:罗甸县| www.onceders.com:云龙县| www.nillinternational.com:驻马店市| www.kmtyaf.com:泽州县| www.huwei688.com:商水县| www.ermanufacture.com:班玛县| www.natural-cuba.com:平舆县| www.h3787.com:咸丰县| www.insect-museum.com:麻栗坡县| www.carolinemonick.com:龙井市| www.had-printing.com:六枝特区| www.imagefilm-prod.com:抚顺市| www.tv680.com:临清市| www.amnestyforanimals.org:南川市| www.aryavartcollege.com:大荔县| www.wwwhg2422.com:泾阳县| www.ivagevana.com:天津市| www.9trix.com:盐源县| www.pengten518.com:江安县| www.dulqiuwangzhan678.com:仁怀市| www.whxblaw.com:岱山县| www.mrhealy.com:罗江县| www.wunderkind56dvoek.net:五台县| www.6969t.com:东山县| www.pchelpdoc.com:晋城| www.ongkingartcenter.com:龙游县| www.leg7.com:高唐县| www.henglian-sh.com:峨边| www.peregrinereads.org:营口市| www.climatepro2015.com:阳春市| www.g9867.com:县级市| www.sgiphone.com:柳州市| www.jnwbb.cn:宁明县| www.brwhm.com:杭州市| www.kpryw.cn:即墨市| www.oxycodonestore.com:洛南县| www.edunestinstitute.com:桃园县| www.itmightbefun.com:江津市| www.kebumenkeren.com:法库县| www.ac8ufu.com:惠州市| www.apofraxeis-athina.com:桃源县| www.shahnawazenterprises.com:新田县| www.trcreations.net:彩票| www.chambres-dhotes-le-cigalon.com:抚远县| www.bbtwl.com:白河县| www.83-bits.com:汤原县| www.arfengwork.com:广水市| www.klinik-perkasa.com:盘山县| www.yarnknittingyarn.com:万盛区| www.55conduitroad.com:荃湾区| www.bestfoodsrecipe.com:杭锦后旗| www.appleidd.com:满洲里市| www.21wangmi.com:鲜城| www.u-nubaby.com:称多县| www.39daiyun.com:垫江县| www.sijitc.com:沙坪坝区| www.global-b2b-market.com:开阳县| www.glviagragtr.com:郁南县| www.lavinialewis.com:龙口市| www.bjxdby.com:高雄县| www.4sqsu.com:夏邑县| www.cp7729.com:延寿县| www.ridgwaytowing.com:泸水县| www.nord-lefilm.com:余姚市| www.daliancreation.com:建水县| www.sw557.com:武川县| www.chuangjiake.com:柳江县| www.scdhfl.com:宜良县| www.lunwentao.com:丹凤县| www.biganimaimovies.com:竹山县| www.haoxinok.com:金阳县| www.shyanggang.com:保定市| www.taynelemon.com:修文县| www.hashtagluzit.com:响水县| www.geekordi.com:顺义区| www.abstractionworks.com:澄迈县| www.velvetstorm-media.com:宜丰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