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3. 第 3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03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佛門五戒中,有一條就是妄言戒,不能說下流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修佛這么多年,一直被當成國寶供起來,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輕浮放浪的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眉心皺起,收間的青月劍剛剛握緊,那鳳凰卻又從窗臺上往下輕輕一跳,須臾間就落到了他跟前,和他只隔著一兩寸的距離,呼吸輕輕拂過面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指節發力,尚未動作,卻即刻發覺自己被牢牢地定在了原地,動彈不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連聲音都無法發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一只手已經不老實地摸上了他的手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的骨節比他的要大,大而修長,肌膚內側有常年修書、種藥草、持劍而留下的薄繭,十分溫暖,帶著些許天生佛子驅邪除惡的正氣,在這陰雨冷天里,還有隱隱的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周圍沒有人了,可是塔樓外不時有禁軍列隊巡邏,恒長、穩定的雨聲中,能分辨出禁軍踏實有力的腳步聲,壓低的說話聲音,越來越近,仿佛即刻就要靠近門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的手仍然停留在他的手腕上,肌膚傳來的觸感微涼而細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舍不得那溫度,摸了又摸,隨后才往下,輕輕扣住他的青月劍,好玩似的,彈了兩下,青色的劍身發出錚錚回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劍是姜國歷代國師傳下來的古劍,真正殺了千年妖鬼的神兵,蘊藏著尖銳鋒利的煞氣。這把劍連神的軀體都可以破開,如果是普通的妖魔鬼怪,根本連靠近都沒辦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——這鳳凰是神,或許不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聽見眼前人咕噥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把劍太冷了,你要不要換一把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或許是真的太冷,眼前人把手縮了縮,又重新沿著他的手腕爬了上去,穩穩地攀住他的手臂,藏在了他的袖子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爐火跳動了一下,忽而燒得更旺了,暖黃的火光升騰起來,相里飛盧才正眼看見了容儀的面容:很明艷好看的一張臉,好看得幾乎有些逼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雙烏黑的眼睛湊得很近,與那帶著花香的呼吸一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們距離多近?隔著兩寸?一寸?或是兩指?一指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外邊禁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,門口隱約能看見禁軍的馬燈燈光照過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眼睫顫動起來,渾身蓄力,想要擺脫這樣的禁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卻沒有動,他還是湊得極近,認真端詳著他。每說一個字,溫熱芬芳的呼吸就貼近一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眼睛很好看,我家有一顆玉菩提,你眼睛的顏色,是菩提葉子的顏色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眼睫顫得更厲害了,眼底情緒洶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外邊腳步聲停了一下,問道:“大師,天快亮了,您如果沒有別的吩咐的話,我們就先回去了。今日天涼,您一定注意保重身體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門之隔,門內的火光仿佛跟著外邊的冷氣晃動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室內一片寂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今日值夜的禁軍隊長察覺出這種安靜有些不對勁  ,跟著又問了一句:“大師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又等了片刻,正準備推門進入時,恍惚間聽見了一聲壓抑的回應:“無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禁軍隊長身經百戰,對各種事情有著格外敏銳的直覺,他聽出這一聲中有些不對勁,抬眼看見塔樓的門尚未關好,于是遲疑著走近了,伸手去替相里飛盧關好門,余光卻一眼瞥見房內的樣子:一個穿著粉白衣裳的少年人立在相里飛盧跟前,兩個人親密無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衛隊長心里一驚,急忙關上門,回頭示意其余人快速離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人走了之后,容儀也終于心滿意足地觀察完了他的新任鏟屎官,給相里飛盧解開了定身術,隨后回頭看了看,若有所思:“那個人看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平生從未受到過這樣的羞辱,一剎那臉色就青了,反手就要出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次容儀沒擋,只是原地不動站著,烏黑的眼眸依然盯著他看,若有所思:“你的脾氣很大,不過沒有關系,我的脾氣很好。原來人間的佛子,是有脾氣的,也會對人刀兵相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覺得很新奇,很有意思,見慣了梵天那些千人一面、無情無思的羅漢,他覺得相里飛盧的一切都很有意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青月劍已經出鞘,可是不知道為什么,容儀話音落下來后,他的動作頓了頓,隨后停住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少年一臉平常,像是沒有意識到身處的危險——或者說,沒有覺得這是危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冷而煞的劍刃只差再用勁一分,就要割破他的衣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瞅瞅他:“與你降情劫。看來你記性也不太好,不過也沒有關系,我的記性是很好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這件事之外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蒼翠的眼底不帶任何情緒,只有鋒利的壓迫感,他天生渡魔覺,看一切的視線都審慎、冰冷,已經形成習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有些疑惑:“除了這件事之外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姜國是我所守護地界,你如果敢動這里半分,敢傷姜國子民一毫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身上的煞氣更甚,“不論你是何方神魔妖鬼,我都不會放過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琢磨了一下,很誠實地回答道:“我并沒有接到相關的任務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看著他,眉頭緊皺,嘴唇抿成一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窗外忽而響起鐘聲,是姜國每天天明時的第一聲撞鐘聲響,余音回蕩不絕,悠揚宏大,整個塔樓都被這種鐘聲籠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聲鐘聲,也意味著相里飛盧可以休息了。一天中陽氣最弱、最容易被妖魔鬼怪趁虛而入的時間已經過去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轉頭聽那鐘聲,忽而伸手隨手一指,門迎聲而開,外邊的晨霧與微雨飄了進來,鐘聲震得磚石間的凹凼波光粼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握著青月劍的手指又緊了緊,視線緊緊地盯著容儀,提防著他再做出什么動作來,卻只撿到容儀仰起頭,瞇眼往遠處看過去,透過青灰色的天幕與雨幕,掃了一眼整個還在安睡中的城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瞅了一眼,隨口說道:“你的姜國屬水,玄武壁水貐星照耀的地方,我師父本以玄水之力護佑這里,但是他**,姜國國運必然就此衰微,你也改變不了。不過你和那些人不同,你的壽命還有很長,日后過了情劫,飛升化神,也不會受這些影響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冷笑一聲:“不勞上神費心,這個情劫我不過,也請上神從何處來,回何處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歪歪頭,正準備說話,外邊又傳來了人聲與腳步聲:“大師回去歇息了么?我們過來替您守塔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敲門聲響了起來,容儀瞅瞅門,又瞅瞅相里飛盧,這次倒是很乖,很自覺地隱去了身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來的是客苑里住著的那些僧侶,每天都會跟著相里飛盧修書、修行,也自發地在相里飛盧休息的時候前來替他守塔,只是今天……來得有些早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禁軍統領叫我們早些來,說佛子您有一些事,恐怕耗費心力,要我們早些來替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無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看了一眼在旁邊找了個角落盤腿坐下的容儀,強迫自己把視線挪回來,淡聲交代事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天慢慢亮了,相里飛盧講完后,又多花了一些時間替人解惑、講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從來不愛聽這些東西,原來在梵天聽明王們講經,他必然是第一個睡著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相即是非相、人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,即是非相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角落里的少年換了個姿勢,眼皮子直往下墜,倒是很放心大膽地找到了依靠——靠在了相里飛盧平日里坐著的地方,順手摸了那本厚實的姜國讖緯抱在懷里,用來擱下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聲音停了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大師?”旁邊的僧侶有些疑惑地抬起眼,也只敢偷偷覺得不對,不敢長時間看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繼續握著經書,接著講道:“須菩提言,以三十二相觀如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聲音低沉好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角落里的少年又換了個姿勢,往爐火邊靠了靠,眼看著門開著,吹進來的風卷著火舌往上刮,快要燎了他的頭發,以及懷里那本古舊的讖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又停了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次他沒等其他人問,停了話頭,說:“改日再講。今日無事,你們不用替我,回去多睡一會兒好覺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人又一個一個退去了,相里飛盧關上門前,抬眼看去,容儀卻仿佛知道了一樣,困倦地睜開了眼睛,跟著爬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懷里的書,也就隨便一扔,丟在了一個蒲團坐墊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問:“你終于要回去睡覺了?那我可以跟你一起回去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沉默不言,只是眉頭緊皺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俯身拾起那本讖緯,仔仔細細擦拭了一遍,仿佛容儀碰過的東西,都變得臟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沿著最高的第七層塔,往走廊轉到盡頭,就是他的臥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房里的一切都干凈古樸,簡單得接近簡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亦步亦趨地跟在他后面,相里飛盧進門后,反手關上門——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卻見到容儀非常自然地穿墻而入,隨后瞇起那雙鳳眼,打量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什么床?”他一眼看到了相里飛盧的臥床:一張半舊的木制拔步床,上邊鋪著簡單的床褥和被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凡間的床。”相里飛盧聲音平靜而冷漠,“這里沒有給上神睡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沒有給我準備窩嗎?”容儀想了想,“我看你給其他人都準備了窩,在這個塔的第一層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客苑只給云游的學者、僧侶,以及前來住宿的施主。”相里飛盧開始凈手洗漱,“上神衣食無憂,何必與凡夫俗子搶奪一間客房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不和他們搶,我就在你這里睡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又開始研究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找到了相里飛盧放在桌邊的一把桐油紙傘,“這是傘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梵天不下雪也不下雨,永遠風和日麗,容儀從小到大就沒見過別的天氣,更不用說接觸傘,這一切都是他在話本里看見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卻沒回答了,他和衣上了榻,準備休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見他已經上床了,于是又回頭,開始找自己的窩——相里飛盧房里干干凈凈,什么都找不到,只有桌上放著一套干凈的茶具,一個茶壺,兩個茶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拿起其中一個茶杯端詳:青瓷的茶盞,杯口很圓,就是有略微的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思考了一會兒后,把茶杯放了回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扯過被子,聽見房里沒聲音了,本以為容儀已經離開了,卻聽見了很輕微的刮擦聲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睜眼看去,望見桌子正中……蹲著一只碩大的鳳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變了原身,雍容華貴的一只神鳥,兩只細長的爪子蜷縮了起來,居然很穩當地在茶盞正中站住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么一點小小的杯口,不僅塞了兩只鳳爪,很辛苦地托住了這只鳳凰的屁股和尾羽,呈現著一種搖搖欲墜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見他睜眼了,友好地跟他商量了一下:“佛子有心了,只是我覺得,這個窩漂亮是漂亮,可是或許有點小,還有點硬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重新閉上眼,不問外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外邊的雨下大了,雨聲淅瀝,漸漸替代了房中其他的聲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沒有聲音了,相里飛盧翻了個身,望見這只鳳凰真的以這個姿勢盤起來,歪頭睡著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疲倦了,也不想應付這莫名其妙闖進他生活的神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要自己漠視不顧,這只鳳凰應該會自己走吧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迷蒙間,困意漸漸上涌,相里飛盧夢見了一些往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很少做夢,或許是因為心思一直為姜國繃緊著,沒有時間來做夢,可如今孔雀已死,神葬剛剛結束,太多的事情壓在了一起,反而不平常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夢見他還小的時候,他師父還沒有離世,帶著他編寫、批注姜國國史,撰寫讖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師父說:“你出現在佛塔下的那一天,姜國皇都來了七十七只青鸞,盤旋不去。你這一聲,注定與神鳥結緣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隨后又是另一個夢,夢里他什么都看不清,連自己都看不清,只記得自己仿佛身在一個黑暗幽閉的角落,袖中籠著一只**絨絨的神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羽毛是他生平從未見過的輕軟與柔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沒有見過孔雀原身,更不要說揣在袖子里摸一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是護國神,他亦從不逾矩,君子之交淡如水,除了姜國,好像還能說千言萬語,但除了姜國,也說不了其他的什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雨聲還在繼續,天應該亮了,但室內卻更暗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依稀聽見杯盞碰撞的聲音,一剎那也忘了自己的房中是不是還有別人——但下一刻,他從夢中醒了過來,神志抽離,有什么微涼的、柔軟的、帶著香氣的東西,擠進了他的懷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寬了外袍,穿著薄薄的一層里衣鉆過來,烏黑的長發帶著花香與露水的氣味,先是涼,隨后是蔓延散開的熱度,暖烘烘地在彼此間升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眼睛閉著,扒著他一條胳膊,嘴里咕噥著,顯然也不是跟他講道理:“你不要睡覺了,我要睡這個窩。”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90587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bigbanganimation.com:太原市| www.crowsphotography.com:拉萨市| www.aapkanpur.com:海晏县| www.b-ads.com:邯郸县| www.caboverdedesign.com:应用必备| www.qdsej.com:昆明市| www.k7679.com:界首市| www.cosmosofsweden.com:全椒县| www.1844noaging.com:镇宁| www.cdhkedu.com:齐河县| www.alldownloadstuff.com:永嘉县| www.598729.com:江华| www.vuaxedien.com:吉林市| www.cuidighlinn.com:临洮县| www.kashoubangzongdai.com:洪湖市| www.gz-goodhappy.com:阳城县| www.bmnjn.com:岢岚县| www.hqjyjg.cn:文安县| www.wx-culture.com:洛阳市| www.considerthereasons.com:溆浦县| www.alarmsunrise.com:固原市| www.cmwr-xvi.org:澄江县| www.hdneyo.com:五河县| www.berthonkravtsova.com:兴安县| www.m6828.com:石门县| www.thehappyendisnear.com:姚安县| www.dghuayao.com:南陵县| www.sap-rope.com:都江堰市| www.xzjwgczw.com:鄄城县| www.quizlanka.com:乡城县| www.sangox.com:和龙市| www.snsenggs.com:峨山| www.awov.org:海淀区| www.seahog004.com:靖安县| www.rcybgg.com:绵阳市| www.aggielandmarks.com:神农架林区| www.cesnievyemekleri.com:徐州市| www.foligroup.com:江阴市| www.czyxjx.com:安达市| www.ynnss.com:保靖县| www.yyyuanyi.com:寿宁县| www.majohairbraiding.com:确山县| www.altoconhecimento.com:且末县| www.lizhao.org:宜章县| www.tosarang.org:新沂市| www.irenecroce.com:宽甸| www.wyadorkable.com:兰考县| www.scene72.com:麦盖提县| www.jhtmnc.com:嘉祥县| www.binggankong.com:静安区| www.ssxnshz.com:班玛县| www.adult-toon.com:海阳市| www.gutbrodpackaging.com:壶关县| www.yuexiangshipin.com:西昌市| www.taoyuangarden.com:肃南| www.sydney-quilt.com:锦州市| www.maadqr-app.com:土默特右旗| www.gmhm2012.com:宣汉县| www.acehobbyaustralia.com:威宁| www.discussfood.com:噶尔县| www.nedges.com:阿坝县| www.webcamquestion.com:华池县| www.tang-mart.com:岗巴县| www.daxingxiyiji.com:锦屏县| www.datepromocode.com:日喀则市| www.healtheworldtour.org:余庆县| www.commandotech.com:济源市| www.suqinwood.com:苏尼特右旗| www.izzedu.com:通河县| www.glviagragtr.com:城固县| www.bearmouthrvpark.com:雅江县| www.chuech-photo.com:达拉特旗| www.66356tt.com:水富县| www.raymondtubb.com:顺昌县| www.urbir.com:湄潭县| www.jinzhouqu.com:宁晋县| www.thebasketgourmet.com:进贤县| www.rippan.com:崇州市| www.simgiaihan.com:库尔勒市| www.sillasdecomedor.org:文登市| www.yaoniewg.com:荣成市| www.amusementsrereko.com:水城县| www.bmwbursa.com:明光市| www.sortpix.com:大石桥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