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4. 第 4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04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的身體很軟,很溫暖,柔順光滑的發絲跟著貼近,微涼地擦過手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調整著姿勢,迷蒙間覺得相里飛盧的腿礙事,膝蓋跟著頂了上去,要他挪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很快發覺頂不開,下意識地想伸長脖子去叨他,又忘了自己現在不是原身,頭剛低下去,就撞到相里飛盧的胸膛,硬實滾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不動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枕頭太硬,他縮回來扯過被子,覺得懷里終于有了依靠,于是滿意地陷入了深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一床薄被,一大半都被他扯去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靠過來的那一剎那,相里飛盧渾身繃緊,猶如被燙了一下,退后讓開,臉色鐵青地坐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渾然不覺,只動了動,剩下的那四分之一被子也攬了過來,把自己裹得緊緊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是鳳凰,又是明行天運,本來不畏寒冷,只是看著這邊的人類都在窩里放條毯子,他也學著裹一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佛塔除了第一層與塔外的護院外,其余的塔室都存放著大量的經書與文卷,這一層樓也并無別的地方可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深吸一口氣,屏息凝神,只穿著一件單薄的寢衣,就地打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房中只剩下容儀輕淺的呼吸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只鳳凰睡著的時候,真正像個普通的少年人一樣,神情帶著某種迷茫和嬌憨,肌膚瑩潤,呼吸溫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窗外天色由暗到明,雨聲漸漸地小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氣行多個小周天,自在法決又過了一遍,到了正午,他聽見鐘聲響起,是他該去宮里的時間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每日卯時睡,正午起,一絲一毫都不差,比姜國的報時鳥更加精確、嚴密,風雨無阻。任何人都有懈怠的時間,只有他一絲一毫的差池都不能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垂下眼,注視著容儀,碧綠的眼幽暗而復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仍然沒有醒,全然毫無防備的姿態對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劍仍然在他手里緊緊地握著,只要他想,隨時隨地就能抽出刀刃,刺入這少年人的胸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讖緯的話回響在他腦海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鳳凰出,姜國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檐下雨珠滾落,風吹拂過,容儀似乎覺得這聲響煩,睡夢中又動了動,往溫暖的地方擠得更深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注視了容儀片刻,青月劍調轉了方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起身換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出門之前,他想起容儀昨天輕輕松松穿墻而過的模樣,反手一道符文刻下,將容儀幽閉在這個房間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符文威力無窮,他這么多年也只用過一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時北方鬼族侵入,孔雀堅持要替他御敵,他學來了囚神的法術,將孔雀與其他人全部囚在姜國境內,只允許他們**,不允許隨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隨后他帶著一身傷全勝而歸,方才解除了這個封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實在沒有想到,有一天他還需要在佛塔里用上這道符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*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孔雀身死,姜國周邊危機四伏,佛子,從此以后無人為你**,其實不止朕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的聲音有幾分嘶啞,興許也是因為天涼,難免有了一些傷寒之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朝臣與民眾,也都希望大師您能休息一下。這次南部的渡厄消災,朕指派了旁人去做,周圍防線,也安排了除妖師鎮守。畢竟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畢竟孔雀**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如同人卸一臂,不會不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因修行,無須休息。”相里飛盧聲音沒有什么變化。“陛下多慮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抬起眼看他,神情復雜,隨后輕輕嘆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三十歲繼位時,為他主持登基的就是相里飛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身份特殊,也是姜國唯一一個不用對任何皇族俯首稱臣的存在,也是唯一一個可以提劍入朝堂的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時相里飛盧就是二三十出頭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如今十多年過去,他已有斑白鬢發,相里飛盧卻仍然是原來的模樣,從來沒有改變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已經成為姜國的象征,一枚永駐的定心丸,和他的青月劍一樣,仿佛長存千年不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根弦繃得太久,太緊,別人也會擔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南部渡厄,我明日即啟程,陛下在宮里,如有要事,即刻傳書。”相里飛盧說。“我一個人,也是一樣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躊躇了一下:“這固然叫朕放心,只是,我聽說佛子你……近日是否有其他要事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姜國讖緯,自古只掌握在國師手中,歷情劫的事情,只有相里飛盧自己,與水鏡中的亡靈們知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抬起眼,幽暗翠綠的眼如同墨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咳嗽一聲:“我是聽禁軍進言,佛子身邊似乎多了一個貌美少年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昨晚的事,今天正午就報到了皇宮里,禁軍隊長的嘴巴很利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見他沒說話,又輕輕嘆了一口氣:“從前朕以為,有生之年,能替你與孔雀大明王菩薩主持一場神婚,如今,佛子如果身邊來了新人,那么至少這次,別再錯過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昨日的那少年是個意外,我自會處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沉聲說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亦從心底敬仰孔雀大明王,不曾有僭越之想。佛家清規戒律在此,我此生不會破戒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外邊仍在下雨,侍衛與宮人護送相里飛盧回佛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以他的地位,本來什么排場都能有,但相里飛盧只是數十年如一日地屏退眾人,一個人來來去去,身形清俊而挺拔,比他那把劍更加挺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這個人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低聲嘆氣,向旁邊招了招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在另一邊偷看了半晌的小皇子奔過來,撲進他懷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,大師也可以成婚的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孩子也跟著他一起,盯著那雨中挺拔勁瘦的人影,童言無忌,“大師,不是和尚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抱著他,拍了拍:“他是佛法化生,本身已是佛門人,不需要像凡人的和尚一樣,守戒修行,剃度皈依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也正因如此,什么都沒經歷過,什么都未戒除過,我們才擔憂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嘆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出家人本該心無掛礙,我們姜國,到底還是耽誤他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回到佛塔下,遠遠的察覺到氣氛有些異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平常熱鬧的客苑沒見著什么人,走上塔樓樓頂,卻發覺廊下層層疊疊擠了許多人,鬧哄哄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大多是姜國民眾,而且個個手里都拿了東西,眉開眼笑地討論著什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佛塔還沒這樣熱鬧過,那些人見到他來了,都紛紛噤聲問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有昨夜上來看了病的幾個老人家說話稍微多一些:“大師回來了,昨天天暗沒帶來,今日再帶幾串辣椒過來,大師和小公子也去去濕氣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是的,小公子看著身量單薄,穿得也單薄,還要喝枸杞姜湯才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頓住腳步,聽明白這幾句話之后,隱約覺得太陽穴突突直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臥房的門大開著,遠遠地能看見一個穿著粉白衣衫的少年人坐在門口,兩手托腮,正眉開眼笑地跟別人說著什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快步走上前,渾身冷氣,上前將其他人擋在身后,低聲囑咐一旁的禁衛軍:“護送各位回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一開口,周圍都冷了下去,只有容儀一個人仰臉瞅瞅他,烏黑的眼底閃著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手指骨節泛出白色,冷聲問道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雖然一向沉默淡然,但在別人眼中,一直都是溫柔持重的樣子,從來沒有過這么疾言厲色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連禁軍隊長都嚇了一跳:“這這,大師,小公子也沒做什么,只是他坐在門邊,與人閑聊了一早上而已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旁一個沒走的阿婆也跟著說:“是啊是啊,小公子陪我聊了一會兒,這孩子也是乖,我們問他為什么呆在這里嘞,他說是大師不讓出來。我們讓他出來走一走呢,他也還是說大師不讓出來,又說可以呆在門邊,與我們說說話。我從沒見過這么漂亮的小公子,大師在哪里撿來的這么個寶貝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拎起容儀,轉身關上房門,動作里已經帶上了壓不住的怒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警告你,不要與姜國人接觸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雙翠綠的眼底藏著冰冷的怒氣,卻讓人感到滾燙而溫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也不說話,就是瞅著他,鳳眼微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他忽而伸手上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一怔,躲閃不及,讓容儀的指尖碰上了自己的眉骨,微涼,呼吸又溫軟地拂過他唇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眼睛很漂亮。你為他們發怒的時候,更漂亮。我喜歡看你的眼睛。”他聽見容儀的聲音說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第一次與人說話,那些人,我能看見他們余下的陽壽,并不長。我不明白,你因為他們可憐,所以要留在這里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仍然是昨天晚上的神情,帶著觀察與好奇,仿佛也不為他剛剛的兇神惡煞而生氣,真如同鴻蒙初春的一只鳥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是一只脾氣很好的鳳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猛地甩開他的手,深吸一口氣,聲音更冷了:“上神,我沒有時間陪你耗,情劫我不歷,也請上神回你的地方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又想了想:“可是我很喜歡你,而且我的任務完不成,也沒有辦法回去。你總要試一試吧?我知道我們鳳凰或許名聲不太好,總有人說我們嬌氣,可是我很好養的。而且,你也養得不錯,我很滿意。昨天的窩,我很喜歡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為了表示自己的喜歡,伸手拿起桌上的杯盞,卻沒想到卡擦一聲,杯子在他手里裂開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應該是昨天被撐裂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默默放下杯子,極力想把這件事情揭過,又瞅瞅他說:“……我餓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神大可回梵天,姜國沒有練實與醴泉,養不起鳳凰。”相里飛盧淡淡地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也不生氣,他又自己找了找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房間里昨天干干凈凈,什么都沒有,但他今天在門口蹲了幾個時辰,替他要來了很多東西,填滿了整個房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迅速注意到了剛剛那位阿婆送來的東西——人間的辣椒,紅艷艷的,是他喜歡的顏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記住那位老婆婆說這個東西可以做了去除濕氣,是可以吃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拿起一串辣椒,充滿興趣地觀察了一下,然后咬了一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轉頭來看他,眉頭皺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第一口沒嘗出味道來,又咬了第二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辣勁兒才上來,容儀整個臉色都變了,想吐又吐不出來,只有眼淚汪汪地趕緊把其他剩下的都丟去了一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人間的東西,都是這樣的么?我不如回梵天一趟,給你們摘些果子來吃吧。哪怕是蟠桃,都比這個好吃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對相里飛盧生出了幾分同情:“原來你是吃這個長大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辣得氣都喘不勻,呼呼的,嘴唇紅潤,眼睛也跟著一起紅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瞅著相里飛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也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顧無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半晌后,相里飛盧伸手拿起茶杯——沒被這只鳳凰坐裂的另一個杯子,倒了一杯冷茶遞過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隨后,他俯身撿起那串被容儀啃了幾口的辣椒,和其他的東西一起收了收,放在一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些百姓知道他平時不收太多的東西,趁著他不在,反而什么都送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除了曬干的辣椒,還有風干的臘肉,成串的大蒜和麥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隨手抓了一把麥子,遞到容儀面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還是眼淚汪汪地瞅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淡淡地說:“只有這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認真端詳了一下麥子,用指尖捏了捏:硬硬的,也沒什么香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迅速喪失了興趣,開始尋找其他的疑似食物——他很快摸出了一個送來的小盒子,因為聞見了花果的味道,高高興興地打開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這個盒子里的并不是食物,而是一種滑膩的凝膏,湊近了聞一聞,還帶著一些藥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個是什么?”容儀咨詢相里飛盧,“能吃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垂眼一看,膏藥盒上刻著幾個字: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刮取涂抹,消腫止痛,男子特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90588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kates-garden.com:常德市| www.generofem.com:通榆县| www.lan-tour.com:新乐市| www.mfhhl.com:馆陶县| www.besttech-jy.com:清河县| www.4-card-poker-online.com:阿拉善盟| www.pf677.com:城步| www.gzgwg.com:同江市| www.tjxfjzgc.com:阜康市| www.musicofiles.com:中江县| www.foodboxmenu.com:昭通市| www.boostbob.com:东海县| www.pruebastf.com:师宗县| www.ehbermanlaw.com:农安县| www.zcfpw.cn:宁海县| www.jacobswelldrilling.net:克拉玛依市| www.zjxklpme.com:若尔盖县| www.saveattorney.com:务川| www.jnlezuo.com:西乌珠穆沁旗| www.hibiscus-cottages.com:宜君县| www.nescafechina.com:庆城县| www.tanyoo-net.com:涞源县| www.15221109153ks.com:泽州县| www.xjydylny.com:宜良县| www.bigbanganimation.com:化德县| www.nesemancreative.com:刚察县| www.lxgggs.com:孟津县| www.atlanteventuresmezzogiorno.com:高州市| www.wangsedu.com:文登市| www.qdsunpu.com:顺平县| www.andreacurryyoga.com:桂东县| www.gzzhaojiabg.com:大化| www.xinsss777.com:道真| www.jangsuchonaronia.com:大石桥市| www.wgylj.cn:咸丰县| www.the-green-find.com:镇安县| www.zzjiuda.com:崇礼县| www.brmqj.com:屯留县| www.noseutube.com:辉南县| www.digishoppy.com:凌海市| www.abtans.com:高淳县| www.bestfoodsrecipe.com:江山市| www.mehmet-ali.net:静乐县| www.amusementsrereko.com:鹰潭市| www.mop-mrp.com:莫力| www.jk4399.com:高州市| www.msliver.com:龙泉市| www.getappcatalyst.com:通州区| www.99069yy.com:收藏| www.21cloudnet.com:弋阳县| www.3654388.com:子洲县| www.capsule-toys-hk.com:成都市| www.gotta-go-fast.com:南乐县| www.lemonadedoll.com:施秉县| www.thehelvetia.com:吉林市| www.daqingwater.com:湘乡市| www.onceders.com:南川市| www.phuengoat.com:青川县| www.1844noaging.com:措美县| www.bjzhaoming.com:马龙县| www.empolga.com:时尚| www.antonkropotkinsky.com:左云县| www.pressplaycoach.com:土默特左旗| www.arecipesite.com:金乡县| www.ddplw.cn:视频| www.ddbsw.com:永城市| www.sterlingsilvergifts.com:阳江市| www.janielholidays.com:清远市| www.tjdongtai.com:曲周县| www.gear168.com:通山县| www.panda-host.net:土默特左旗| www.cindymcelroy.com:松原市| www.artearredofiorita.com:盈江县| www.hg97345.com:德安县| www.thebasketgourmet.com:应用必备| www.mahomesearcher.com:神农架林区| www.caimenhu.com:伊通| www.laproducers.net:海宁市| www.layersnet.com:陆丰市| www.gdgypvc.com:田阳县| www.leominstersba.com:昂仁县| www.n7992.com:台中市| www.isi-stone.com:前郭尔| www.anmsn.com:灌阳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