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5. 第 5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05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也要湊過去,觀察那幾行字,可相里飛盧卻把東西收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吃嗎?可是是果子味兒的,很香,是干什么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要搶,可是相里飛盧動作比他更快,須臾間就已經找不到這東西的影子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抬頭看,又找到了相里飛盧和那一晚相似的神情——他扮作女人,給他扣著手時的神情,那雙蒼翠而溫柔的眼里帶上一閃即逝的無措,和為了掩蓋這種無措而更加濃郁的沉穩和冰冷,這樣的可愛仿佛要隨著一起蔓延上耳根,也讓耳根泛起微紅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爐火燃燒著,佛塔檐下滴滴答答落著水,除此以外只剩下輕輕的呼吸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會做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在姜國皇都內時,飯菜都是內宮送過來,或者他下去和其他僧侶一起化緣苦行,不計較味道,只為果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干麥子,他也吃過,炒熟后磨成粉,他與邊關軍士駐守,在雪原上架起鍋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種粉末和雪水、帶著咸味的草苔一起煮,已經是邊關將士們難以奢求的一餐美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因佛塔內藏著萬卷經書,地宮中也存著舍利,除了暖爐,他從不在佛塔中用火,也不要說這時候去給一只鳳凰做飯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看了看容儀今天給他討來的亂七八糟的玩意——在其中尋到一些百姓送的馕餅,伸手拎起一提,送去爐火中烤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火舌舔著面餅,另一面覆上干凈的草木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垂眼看著,翠綠的眼睛里映著暖洋洋的火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那餅子烤得金黃微焦,相里飛盧再拿出來遞給容儀,聲音不咸不淡:“這個如果吃不下,也沒有別的東西可以給上神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端詳了一會兒后,倒是高高興興的,撕下一小片送進嘴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是鳳凰,帶著火的業力,自然也不怕燙,這么一小片,他觀察了很久,又咀嚼了很久,神情里帶著某種虔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等吃出面粉的那種香氣時,鳳眼才彎了起來,眼神閃亮:“好吃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一個人就規規矩矩地坐在這里,捧著一個餅,認真地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把視線從他身上挪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起身去收拾明日出發南下所用的物件,垂下眼一一清點,動作細致而有調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今天容儀討來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,他挨個收拾好,再找出除障香、藥師香等和合香品、閼伽器和經文等,一一帶上,再分出一部分留在皇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今日他去見皇帝,皇帝已經出現了傷寒之癥,邪風侵體的表現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其實孔雀死后,姜國運勢衰落的種種跡象,已經在慢慢浮現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論是皇帝還是百姓,宮內還是宮外,昨天那一批被妖怪靈氣沖克的人,也表明了從前這固若金湯的城池有了裂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好在皇都除了他,多少還有其余可用之人,暫時不用太過擔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次出事的是南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姜國南邊的青月古鎮,有一處充滿靈氣的地涌冷泉,是從前上古神靈們的戰場所遺留之物。傳說那是諸天星官創立之初,某位上古神靈封存的眼淚,只是具體是哪位神靈,卻沒人說得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眼泉水屬陰,也是姜國龍脈的一處風水眼,各路妖魔對此垂涎欲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姜國自古分撥神官、仙長前往鎮守,相里飛盧也是每年春夏,都會前去檢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這次,南邊傳來的消息是遇到了十分強悍的妖魔,難以抵擋,故而上報皇都,請求支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要出遠門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室內很安靜,只有爐火躍動的聲音,容儀還是捧著餅子,安安靜靜地坐在椅子上,歪頭看相里飛盧整理東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動作頓了頓,還沒回答,容儀已經動了動指尖,房里的東西跟著升騰、移位,旋轉著收進了一個儲物戒內,隨后在相里飛盧的包裹上穩穩地停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只有這些東西要帶,到了那邊,你會重新給我準備一個窩的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神,我此行是去南方渡厄,當不得兒戲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目不斜視,低頭把那枚儲物戒放到一邊,“我也沒有時間陪你消遣,姜國周邊妖邪重重,危險萬分,我更無暇顧及你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是你養的鳳凰。”容儀過了一會兒才想起自己的另一個身份,“也是這里的護國神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鳳凰屬火,與姜國水德相克,你當護國神,我攔不住,但你什么都不要動,尤其禁用法力。”相里飛盧沉聲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想了想:“不用法力么?好。還有呢?我既然是你養的鳳凰,那么我現在也聽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就沒考慮過相里飛盧不想帶他的可能性,只是非常自然地規劃了起來明天的打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將行囊收拾好,提起放去門邊,預備明日讓人收整,淡淡地說:“除此之外,你就呆在這里,哪里都不要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走到門邊,一如既往,手里緊握著青月劍,身姿筆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警惕起來,似乎是怕他跑了:“你要去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正午剛過,雨水漸消,塔樓高處,霧氣彌漫,門一開,乳白色的霧氣隨著風涌進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腳步頓了頓,回頭看了一眼容儀:少年人手里還握著滾燙的餅子,兩條修長的腿盤起來,很不規矩地歪在椅子上,烏黑的發絲垂落下來,或有幾縷貼住臉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鳳凰是天生明行,大概也沒人教過他吃相,烤餅上面沾了灰,他咬一口,發白的爐灰跟著就沾在了紅潤的唇邊,咬一口吃的,腮幫子跟著鼓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淡淡說道:“去塔頂守國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立刻放心了,他接著努力吃餅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沒見過在他面前有這種吃相的人;這種烤餅燙而干,很少有人能直接吃下去,通常還要撕碎了泡進湯里,容儀卻好像連水都不知道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一會兒,提劍出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禁軍隊長在廊橋對面守城門,看見他出來了,遙遙地對著他拱了拱手,笑得很燦爛——好像跑去宮里說八卦的人不是他一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耳力好,他立在塔拱門前,依稀聽見那邊笑了一下:“大師也真是的,這么多年了,我們打招呼,他還是連個回應都不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跟著笑:“還不是隊長您惹大師生氣了——今日值班沒見到,大師真的藏了個小美人在屋里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值班沒見到,可我昨晚上見著一個背影,那叫一個俏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再說了,大師慈和,是不可能為這種小事生氣的,你們一個個的巡邏時也憊懶,有空鬧大師,沒看見大師那把劍卻是真的從不離手,他不還禮,你們也不想想為什么,沒出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佛塔和城門瞭望臺遙相對應,都要守著,且都要一守整天,故而兩邊關系最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隨手取了一只信鴿,提筆寫了簡略幾行字,放飛了送過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日天明南下動身,盡快啟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另一邊禁衛隊長接到這封信,有點詫異:“大師這么早走?原先定的是下午。可還有什么其他事情吩咐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想了想,再提筆寫了一行字:“另需勞動你們,待我南下后,每日取鮮果、清泉水送來塔上,放在我房中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墨跡烏黑瑩潤,相里飛盧注視著筆跡慢慢干透,再添了一句,“嚴防死守,勿與房中人接觸……切勿被其外表迷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依然沒有撤掉房中的那道囚禁神的法訣,明日等他提前出發,容儀只有老老實實呆在里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——只是,恐怕也有隱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不在,這個邪神一樣的護國神,會不會弄出什么亂子來,也未可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禁軍隊長手腳利落,還沒到明天啟程,天亮前已經派人送來了鮮果和清泉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卯時下來,帶著一身寒涼晨霧回來,低頭看見禁軍那邊找來的是新鮮的脆柿與葡萄、柑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姜國已經入秋,又是連日寒涼,葡萄與脆柿上邊結了糖霜,果香四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彎腰提起,推開房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門口的禁制法訣沒有任何變化,容儀應該沒有試過動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桌上放著一塊啃了一半的餅子,還有一個變化是:原來只裂了一個杯子,現在裂了兩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把東西放下,抬頭看去,他的床上拱起了一團東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變了原身,一大團毛茸茸的鳳凰就盤著杯子團在他床上,毫不客氣地占據了核心位置,已經睡得很熟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睡夢中,這鳳凰還時不時發出一些類似吹口哨的鳴音,相里飛盧聽了一會兒,才聽出來這恐怕是鳳凰的呼嚕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此人,與其說像神,不如說更像妖,靈識未開,純然蒙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和孔雀是兩個極端,時至今日,相里飛盧才有隱約的實感,或者說被迫認清了這個事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身邊來了一個他完全沒接觸過的、降臨姜國的新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放輕動作,將鮮果放好,茶壺里的茶葉倒了,洗凈后換入清泉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離天明還有一段時間,相里飛盧聽見外邊有鳥雀鳴叫的聲音,往外看了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天氣越來越冷,姜國還有一些沒有南下的鳥兒,和佛塔的鴿群一起,時長跑來屋檐底下討要吃食,偶爾依偎著人取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佛塔里的人都常常喂養它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隨手將昨天容儀剩在桌上的半張餅和麥子拿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些鳥兒都不怕生,也和他相熟了,爭先恐后擠著過來,啾啾叫著搶食吃,一派熱鬧活潑之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身后傳來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,床上的鳳凰哨子一樣的呼嚕聲停止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偏頭看了一眼,見到容儀把腦袋埋在羽毛里蹭了蹭,隨后抬起了毛茸茸的腦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樣子是神鳥的樣子,聲音卻還是容儀的,微微沙啞帶著睡意:“佛子,你回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鳥兒們還在爭相往他臂膀、肩膀上跳,毛茸茸的擠來擠去,鳴叫聲清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抖了抖羽毛,腦袋歪了歪,有些疑惑:“它們也是你養的鳥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信鴿為皇室所養,這些不過是未曾南下的野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隨口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又歪著腦袋,抖了抖羽毛,若有所思地問了一句:“既然它們是野的,那你,不喂喂我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動作頓了一下,下一刻便見到容儀又化回了人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揉揉腦袋,頂著一頭凌亂的烏發,眼尾發紅,帶著幾分慵懶的睡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朝這邊往過來,卻不是看著相里飛盧,而是盯著那些鳥雀,瞇了瞇眼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剎那,相里飛盧感到自己手邊的鳥兒們都抖了一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鳳凰威壓無聲釋放,萬鳥之王的天生懾服力,讓這群鳥兒們感受到了極其恐怖的壓力,再也不敢多呆,反而爭先恐后地逃離了,像是逃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滿意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與此同時,他注意到了桌上的水果,眼神一下子又亮了起來,滿身戾氣瞬間收斂,稱得上一聲收放自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赤足跳下床,先觀察了半晌,拿了一個脆柿,張口就咬,下一刻又吐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捏著這被咬了一口的柿子,望向相里飛盧:“澀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剝皮吃。”相里飛盧耐著性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或許是知道隨后要走,而容儀出不來,他也難得對這只鳳凰有了幾分好耐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低頭剝了一下,新鮮脆柿果皮緊實,很難剝,皮沒掀掉,反而汁水沾了一手,粘噠噠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原來吃練實,也是要剝皮的,不過在梵天的時候,都是小龍給我剝皮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想了一下,突然又記了起來自己的“好養”人設,猶豫了一下,又說:“不過么,這個東西,好像也沒有練實好吃,我換一個其他的嘗一嘗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就看著他在剩下的東西里挑挑揀揀——除了脆柿,還有柑橘和葡萄,一個比一個難剝,一個比一個粘噠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有點迷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淡聲說:“給我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沖容儀伸出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柿子他能認出來,是東邊街市開果園的小販那家買的,是整個王城里糖霜最多、最多汁爽脆的柿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剛記事時,第一次隨佛塔僧人去街市上化緣,就認識了那家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時他還小,哪怕知道寺里師父說不是乞討,而是為結緣,也依然覺得臉熱難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可他是天生佛子,甚至要走在僧侶們的最前,因為姜國人民信服他、愛戴他。那時他敲開的第一家門,就是那個果園攤販家的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們給他們拿來了早已準備好的脆柿,他還記得老攤主彼時慈和高興的笑容,還有嘴里念念有詞的口頭禪:“這不就是棗樹上結柿子,小事。佛子以后一定常來啊,咱們家的果子好吃著呢,不比別家差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垂眸抱劍,替他剝柿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很巧,因為常年侍弄草藥、給人看病,是一雙很溫柔的手,指節修長,肌膚白皙,帶著花與檀香的香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剝著剝著,眼前就湊來了一個腦袋,容儀像是忍不住好奇一樣,又撞過來,認真看他的眼睛,還伸手想要摸一摸——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那雙蒼翠的眼底,有著他從未見過的奇異顏色,如同沉入日光照耀的水里,一輪碧綠的翡翠,隨后被波光映照得一樣溫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種溫柔是他前所未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這次沒反應過來,可容儀自己反應了過來——他指尖還沾著柿子的汁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察覺那溫熱呼吸湊近了,輕軟的發絲也跟著湊進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微風拂過,容儀張開嘴,輕輕咬住自己的指尖,紅潤的舌頭舔了舔,在肌膚上留下淺淺水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樓下隱隱有響動,應該是禁軍過來,準備送他出城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還湊在他跟前,視線轉到了柿子上,整個人幾乎要往前傾倒,栽在這個柿子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壓住呼吸,往后退了一步,將剛剛剝好的脆柿遞過去  ,仍然是淡聲說:“……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歡歡喜喜地拿了過來,這下站定了,開始卡擦卡擦啃柿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往外看了一眼,聲音沒什么波動:“我近日南下,請上神好好待在佛塔中,當然,如果上神不習慣,也可以回梵天。每日會有人來送鮮果與醴泉,上神有什么需要,也可以提前告知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本來在開開心心啃柿子,這下聽了相里飛盧這么說,也敏銳地察覺到了不對勁:“你不打算讓我一起走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歪頭看了看刻在門邊的法訣:“這個你昨天早上就刻下了,我本以為你只是不想讓我與你的姜國人接觸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同上神說過,南邊危機四伏,上神呆在這里,對你我都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往外踏出一步,一道門隔開他與容儀兩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暗自思忖著,自己這一趟來回所需要的時間——容儀不是孔雀,他尚且沒有摸清他的底細,現在不論如何對他,都難以成為萬全之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實在是個麻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也思考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連柿子都不啃了,誠懇地說:“我很乖的,而且如你所見,很好養。我既然是你養的鳳凰,也會聽你的話,你要驅除妖邪,身邊多一只鳳凰,總沒有壞處,你覺得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看著相里飛盧沉靜思索的樣子,認真建議道:“有人養的鳳凰,會很聽話,可是沒有人養的鳳凰,說不定會不聽話。你很喜歡你養的那些壽命很短的人類嗎?還是你喜歡那些野的雀兒?你不喜歡我和他們接觸,可是我如果呆在這里不動,也可以和昨天一樣,跟他們說話的。你喜歡這樣嗎?我記得你不喜歡的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眉頭皺了起來,眼底閃過一絲寒光:“你——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,你的脾氣是很大的。我只想跟你商量一下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還是笑瞇瞇的,相里飛盧周身氣息卻直接冷了下來,握著青月劍的手泛出白色,“你要動他們?做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瞅瞅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站定不動,依然在門邊,神色更加冷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知道他改變主意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沒有人可以拒絕他,包括他的三十六位前任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神在人間,須記得這一點。這個國家,在你之前,在你之后,神魔妖鬼,都需我過問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沉聲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認真記下:“好,那我可以跟你一起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又歪了歪腦袋,一頭凌亂的發絲跟著一起晃來晃去:“那你還可以幫我梳梳**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下面的人聲越來越近,姜國都城正在從睡夢中蘇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眉頭還皺著,低頭去看門邊的法訣,然而他還沒動手解開它——容儀卻直接跨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胡亂披著一件外衫,頭發是散的,眼神也帶著困倦,連鞋也忘了穿,赤著一雙腳踏過,腳趾瑩潤白凈,就像每一個放浪形骸的世家小公子一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這一步踏出,銘刻的強大符文受到業力感應,在這一剎那生出了無形的、強勁的氣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水火相斥,空氣里瞬間充滿了逼人的焦灼之感,如同一柄燒得滾燙的刀刃,直逼喉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走廊外的一株蘭草即刻枯萎、衰敗、葉子飛快地落下,緊跟著,連庭院中央那顆生長百年的榕樹,也瞬間凋敝下來,黃色替代了綠色,雨水蒸騰為灼熱的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孔雀大明王也無法破開的咒術,此時此刻,輕輕松松被焚為灰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種力量,讓相里飛盧立時回憶起容儀剛剛望向那群鳥兒的那一眼——純粹的、可怖的業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是因為出不來,僅僅是因為此刻才得到他的默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純真少年的外表之下,蘊藏著無法估量的恐怖力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是為明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止那些鳥兒,甚至連相里飛盧自己,都不自覺屏住了呼吸,等到回神過來時方才發覺,掌心已經沁出一層薄薄的冷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容儀仍然歪頭端詳他,似乎是看不懂他的情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于是想了想,又變回原身,拍拍翅膀落在他肩頭,盤上他的脖子,親昵地蹭了蹭:“好,我都記得。”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90589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du-pin.com:清丰县| www.028tanlou.com:大姚县| www.seahog004.com:秭归县| www.horseflyblog.com:台南市| www.zslicaixd.com:太白县| www.findnewyorkclubs.com:铜川市| www.highrisebuilder.com:宁河县| www.lrrsw.cn:信阳市| www.globalartmedia.net:和龙市| www.yuanrongxing.com:黔南| www.halothreads.com:彭泽县| www.merryzoe.com:八宿县| www.idccommunity.com:故城县| www.123zph.com:定襄县| www.frizerski-salon.net:哈尔滨市| www.hhlbw.cn:依兰县| www.beautyonstage.com:连江县| www.cp8559.com:南乐县| www.hearingspecialistcarolina.com:葫芦岛市| www.1958difan.com:汾阳市| www.maclilleyfarms.com:鸡东县| www.borrevannet.net:威宁| www.cp3669.com:龙南县| www.snmp-thermometer.com:色达县| www.zhusihuai.com:岳西县| www.brwmf.com:太和县| www.medianewslive.com:灌南县| www.idosurfbetter.com:巩留县| www.yyqmvip6.com:江门市| www.happy-pie.com:从江县| www.sci-papers.org:大庆市| www.studiocopyright.com:什邡市| www.mfjcg.com:浮山县| www.178host.com:荣成市| www.cencorjeans.com:桃江县| www.bgesystems.com:县级市| www.ggnotes.com:资源县| www.101ddsnappers.com:九龙坡区| www.316gm.com:垫江县| www.bungamelati.com:固原市| www.web3key.com:石泉县| www.hdhd911.com:晋宁县| www.parkerpeter.com:翁源县| www.chadathaihouse.com:上饶县| www.ttjm6898lsc.com:额济纳旗| www.patenaude-trempe.com:张家川| www.chaton-mignon.com:安丘市| www.rcsellshomes.com:沭阳县| www.bgesystems.com:盐津县| www.abcdelacrilico.com:都昌县| www.chevroletbandung.com:永济市| www.tmcmotor.com:岳西县| www.motricentro.com:南丹县| www.velvetstorm-media.com:德惠市| www.truboot.com:兰溪市| www.china-fzfsw.com:南乐县| www.979903.com:德安县| www.ajcdjs.com:博白县| www.bhwwz.com:齐河县| www.lzxingcheng.com:祁东县| www.139951.com:辉县市| www.fauxeyelashes.com:汕尾市| www.tellasurvey.com:新建县| www.alrashidtravels.com:抚州市| www.ccadgc.com:林西县| www.yumingxiqing.com:高雄县| www.czyxjx.com:高台县| www.quangvinhexpress.com:夹江县| www.opomart.com:铅山县| www.guanglistone.com:西乌珠穆沁旗| www.geoeconomic.com:庆阳市| www.lsjomd.com:威宁| www.truckfines.com:明溪县| www.becaramoscow.com:合川市| www.krmbw.cn:安康市| www.rdealerv.com:泰州市| www.nwpglobal.com:余干县| www.elisa110.com:白银市| www.traumleben.org:莆田市| www.6220k.com:颍上县| www.mmn2015.org:仙居县| www.bjblwed.com:旅游| www.bishuikuai.com:崇文区| www.lclxh.com:新津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