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第 7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07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剎那,相里飛盧的指尖如同著了火一樣,滾燙僵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下意識就要推開他,容儀卻攀著他的領子不放,兩只胳膊大大方方地圈住他的脖頸,俯身貼在他耳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溫熱的呼吸噴在他的發絲和頸間:“你不要躲我,你替我梳**,禮尚往來,我也替你梳一梳。從前我替那些人梳**,他們都躲,可我們鳳凰,也只給最親最好的那個人梳**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伸出手,細長白凈地手指劃過去,輕輕覆住相里飛盧的手,帶來溫涼暖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下意識地要抽回手,卻又聽見容儀咕噥了一句:“你不讓我用法術,可你又不肯聽我的話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話聽起來很平常,就像是少年人最普通的抱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抬眼注視容儀的神情,想起他在佛塔時見他第二面的做法,容儀用了一個定身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論法力,遠在他之上,甚至遠在孔雀大明王之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要做什么,他其實攔不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破他的囚神法決時,甚至沒用法力,只是踏出門而已,鳳凰火的業力已經可以讓佛光籠罩之地充滿焦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如今這鳳凰顯露出的乖巧的一切面目,都只因為他當他認養了自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不說話,壓抑著吐息,也不再動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渾身僵硬,蒼翠的眼里彌漫著濃重的情緒,壓抑起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容儀渾然不覺,他仍然抱著他的肩膀,趴伏在他懷中,偏頭側頸,將下巴輕輕擱在他肩頭,伸手去為他梳理頭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是林間鳥兒們最常有的姿態,交頸纏綿,吐息溫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頭發很順,很漂亮,原來在佛塔時束起來,配一個簡單質樸的青玉弁,端肅而威儀,容儀的指尖勾來勾去,其實反而將他原本的頭發弄亂了,青絲纏在白皙的指尖,間或扯不開,還弄斷了幾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心虛地收回手,抬眼看看相里飛盧,但那雙翠綠的眸子里并不像是在生氣,只有某些復雜而凝重的情緒,那對蝴蝶一樣的睫毛,也和上一次一樣劇烈地顫動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于是繼續趴在他懷里,手縮回來,不再勾他的發,而是開始不懷好意地往相里飛盧胸前摸,安心地貼著他硬實寬厚的胸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很好,上一個養我的年輕人,我要與他梳**,他嚇得連滾帶爬地跑了,我不明白。被我梳**是很可怕的事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高高興興賴在他懷里,繼續回憶,“上上一個,他很會喂鳳凰,見我第一面,剝了練實搗碎,伴著瓊花玉露漿喂給我吃,我覺得很好吃,于是也給他喂,但是他也嚇得連滾帶爬跑了。我也不明白,我們反哺,也是做鳳凰的禮儀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沒有答話,容儀還趴在他懷里,少年人地軀體一動不動久了,他漸漸也習慣了這種觸感,僵硬的脊背慢慢軟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想著,容儀所說的反哺,大概就是鳥兒間嘴對嘴喂食的那種喂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上神,有些事,莫強求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抬起眼,望見相里飛盧那雙翠綠的眼已經鎮定下來,恢復了平常的淡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問道:“什么叫強求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是了,這鳳凰也不知道,他是明行,從來沒有讓他覺得是強求的事,也從沒遇到過強求不來的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又睡著了,依然是趴在他懷里的姿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周圍一片寂靜,相里飛盧看著他烏黑的發頂,發頂中心有一個圓溜溜地璇兒,幾撮壓不下去的頭發跟著翹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動了動,容儀就不滿意地哼唧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鳳凰找不到窩,就干脆拿他當窩,手也緊緊地扒著他不放,怎么掙都沒有辦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沉默片刻后,于是任由他睡在自己懷里,一手抱著他,一手輕而慢地伸出去,拿起旁邊的佛經,垂眸誦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早晨其他人陸續醒了,外邊熱鬧起來,相里飛盧聽見了車夫和隨侍驚訝的聲音,緊跟著有人低聲來報:“大師,大師您醒著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的位置本在正中,原來因為被容儀霸占了的緣故,只挪到側邊去,背后抵著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懷里趴著一個人,沒辦法再回頭開窗,于是低聲說:“醒著,有什么事情,靠近說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,這恐怕要您自己下來看一看。”車夫的聲音里都透著惶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聞言,低頭看了看懷里的少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還死死地扒住他不放。相里飛盧此番神色也冷了下來,垂眼耐心去掰他的指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還沒醒,手是放開了,倒是不抓著他了,卻抓住了他的青月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劍殺氣濃重,又藏著聚陰之地的戾性與靈氣,容儀抓了一會兒,大約是覺得冷,整個人抖了一下,又往里縮了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將那本佛經塞在他手中,提劍下了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們昨日停在一處荒無人煙的山川平原前,相里飛盧下車一看,靜謐幽綠的山林卻改換了風景——所有樹木枝葉,一朝而落盡,遠處山**水不斷,如同水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們所在的這個地方卻沒了雨水,朝夕之間,綠地換為荒漠,一片蕭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焦灼干枯的氣息令他很熟悉,相里飛盧抬眼去看,昨天容儀坐著玩火的地方,正是焦灼感最盛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的鳳凰業力,哪怕只是指尖涌火玩一玩,對姜國的水脈都會有著不可逆轉的影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今日是他第二次見識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,這個可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眉頭皺起:“……無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回頭上了車,其余人照常隨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已經醒了,大概還遵守著他不許和姜國人接觸的規矩,沒有鬧也沒有叫他,只是一個人爬了起來,乖乖地啃著果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還是不會自己剝皮,于是只吃不用剝皮的冬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注視著他,握著青月劍的手微微用力:“上神,此行南下,我有些話要與你說,我帶你出來,已經不合適了。約法三章,希望上神能做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想了想:“約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第一,不與姜國人交流,第二,不使用法力,第三,”相里飛盧忖度了片刻,“行動舉止,向我報備,不得擅自行動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歪頭瞅著他,若有所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是神,耳力好,從他醒過來后,就聽見了外邊那些人在議論什么,弄明白了昨天發生的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又拿起一顆冬棗,凝視著相里飛盧,說道:“不是我要弄成那個樣子,是你們姜國五行已經失衡,我的法力,或者其他什么人的法力,都會引起很嚴重的后果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神情冷淡:“別人如何,我不管。上神能做到這些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是以什么身份向我提這句話呢?”容儀眼睛彎起來,“我不笨,佛子,現在是你有求于我。這個約法三章中,你是我的喂養人,還是姜國國師,又或是其他的什么身份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頓住了,神情復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說話,那我提供一個解決辦法。”容儀聲音溫柔,還是很耐心地跟他商量著,“我可以不說話,不用法力,一直跟在你身邊,可是我也要跟你約法三章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每天給我梳**,親手喂我,在別人面前,你要讓人知道,你是我的,我是你的,我不允許其他人,其他鳥,插足我們之間。你覺得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又湊近了,和昨天一樣,又非常不老實地摸上他的手。“我要親你,我要抱著你,我要摸摸你……這些事,也是我們當鳳凰的對喂養人的禮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得寸進尺,從來沒有人對相里飛盧說過這樣的大不敬之話!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又僵了僵——有一剎那,他是想拔出青月劍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鳳凰的本性正在逐漸顯現,在那嬌憨可愛之外的、令人窒息的壓迫力和無所顧忌的任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的眼底澄澈干凈,照著他的影子,帶著一些笑意:“佛子,你是答應,還是不答應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但憑上神所愿。”相里飛盧眼底蒼翠,眸色幽深,一字一頓地回答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的眼睛更彎了,笑意像是會蕩漾出來,他瞅了瞅他,又埋頭看了看那盤水果,拿了一個荔枝遞給他,期期艾艾的:“我想吃這個,可是不想剝皮,也不想吃核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看相里飛盧不動,他又補了一句:“而且你還沒親手喂過我吃果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接過那枚荔枝,垂下眼,也不說話,指尖周旋,不多時,瑩白剔透的果肉就已經露了出來,滿含汁水,清甜濃郁的香氣溢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看著容儀,容儀也還是一樣,清澈的眼望著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伸出手,將那果子遞到他嘴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嗅了嗅,很高興,張口欲咬,但一看見相里飛盧的神情,他想了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又把嘴巴抿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歪歪腦袋,變回鳳凰的模樣,拍拍翅膀鉆回相里飛盧的坐墊上,盤一盤趴下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說:“我好像突然也不是很餓了,我想先睡一覺,佛子,你下次再給我喂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們不日抵達了青月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期間,容儀倒是真正做到了和他承諾的那樣,乖乖的也沒出來,就一直呆在他身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隨行人員,多少一早聽說了他身邊來了個少**,哪怕沒有窺視,多少也能猜出些什么——如果馬車里沒有別人,相里飛盧和誰說話?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故而容儀從馬車里鉆出來,第一次沒隱去身形的時候,其余人也并沒有多驚訝,只是按照對相里飛盧的尊崇,也稱他一聲小公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這漂亮的小公子不說話,像是一個小啞巴,只是亦步亦趨地跟著相里飛盧,相里飛盧去哪里,他就去哪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時是清晨,天邊泛起魚肚白,一下來,霧氣就翻涌著撲面而來,混雜著水汽、青石與草木**的味道,呼吸間都帶著微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下馬車后,鎮上的人是用船來接,短短幾步路,衣袖上已經凝滿了水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師,相里先生等候已久,請您過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低聲道:“好。多年不見,師父如今可安好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還是老樣子,捉妖,修經法,只是近日有一樁喜事,相里先生也有所改變,您過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頷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打量了一下青月鎮——這個有著神淚冷泉的小鎮,出產六界特有的鐵合玉,是一種流光溢彩、天生正氣的礦石,此地也一直以鍛造神兵為主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青月劍作為鎮國神劍,也是由這里的人一手打造,千年淬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從前,每戶人家房檐底下都會掛上一枚紅繩綁著的鐵合玉,如今只見到家家戶戶房檐下的紅繩,卻沒見到昔日風拂過,成排鐵合玉晃蕩閃耀的場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船家注意到他的視線,咳嗽了幾聲,笑聲里有幾分沙啞:“都拿去熔了,做神兵,殺妖怪。可妖怪……殺不盡。這些年,越來越多。好在相里先生撐著,如今佛子您也來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后邊的人搬著他帶來的經書與草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水霧太重,人人呼吸不暢,咳嗽聲此起彼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姜國本阿里就已經雨水多,河道附近都修著高層竹樓,一層放著船,汛期一來便空出去。而如今,連二層、三層都留下了被水淹過的痕跡,卯榫生霉,墻貼剝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個城鎮仿佛被死死地摁入水中,泡上了很長的一段日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垂眼去看船家,不止船家,還有許多人腿上都綁了止疼的縛帶,應該也是骨病纏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手腳慢,又是鳳凰,不是很喜歡水——他打量著穿過街巷的小橋流水,他們這條船離岸遠,遠而高,猶豫著怎么往下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別人跟他說話,他也不出聲,很乖,又很無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讓他用法力也不讓他變鳳凰,他就像個普通的少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注意到他在這里磨磨蹭蹭,猶豫了一下,想起他和容儀的“約法三章”,走過去伸手,淡聲說:“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于是握著他的手,高高興興地跳了下來,順便撲在他懷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攬著他往船里帶,等容儀站定后,方才給他指了座位,就挨在自己身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船里一堆人,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倒是非常不見外,船上人端來點心和茶水,他吃光了一盤,還去搶別人的——因為答應了不能開口說話,他也不明搶,只是看著誰面前還有剩下來的好吃點心,他就走過去站著,只是彎起眼睛笑,眼巴巴地看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這么站著,人家也不好意思不給,于是全進了他的肚子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住在鎮中神淚泉旁側,作為神官,必須駐守在此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過來的時候,他就站在岸邊迎接:“來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起身上岸,安靜回答:“來了,師父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是姜國上代國師,手把手在佛塔中將他拉扯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隨他姓,幾乎已經當他是半個父親,只是空門心無掛礙,相里鴻辭去國師一位后,沒有留在佛塔中,而是來了青月鎮,成為了一名普通的神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這次再見,相里鴻已經和他一樣,長發高冠,只是他仍然滿頭烏發,相里鴻卻已經鬢角斑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還俗了。如今不配佛子一聲師父,我與我娘子前些日子結親,只是她身體不便,現在無法見你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從小到大都是倔強性子,沉默寡言,從不把別人放在眼中,我離開佛塔前最擔心的事,是怕你寂寞,也怕你以后有什么想不通,一意孤行,多少想你有個伴兒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面色雖然透著滄桑,卻依然有著年輕時的堅毅與從容,只是聲音帶著微微的沙啞,“這么多年,到底你我,都還是有一些改變,是不是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視線落到相里飛盧身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很乖地跟在后面,只是四處打量,時不時嗅一嗅,等意識到眼前的神官是對著自己說話的時候,他抬眼笑了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長得好看,笑起來更是眼底清透,十分乖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知道這一路已經無數人誤會了,沉聲說:“我這邊的話……說來話長,此事可以解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卻沒理他,過來找容儀聊了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人氏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年方幾何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全部不說話,就瞅著他笑,又看了看相里飛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忍了忍:“此時,可以說話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聽見這句話,倒是挺意外地瞧了瞧他這個徒弟:“怎么,你平日不允許他跟人說話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才發覺這么回答,反而更古怪了起來,另一邊,容儀卻“哦”了一聲,乖乖回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容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梵天人氏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年方三百歲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許我跟別人說話,只許我跟他說話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瞅了瞅相里飛盧,“我也是很沒有辦法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93520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kebumenkeren.com:府谷县| www.erausquyn.com:贵州省| www.xpj88658.com:城市| www.gbdbn.cn:潜山县| www.ossean.com:德安县| www.shufanqie.com:勃利县| www.laproducers.net:蓝田县| www.lan-tour.com:泰安市| www.crpdh.cn:彩票| www.divided-games.com:宁都县| www.electricmassagechair.org:武平县| www.cp3676.com:堆龙德庆县| www.zgwhzy.com:临西县| www.aloeveramedicine.com:广宁县| www.051b.com:天峨县| www.idleclickinggames.com:丰台区| www.kvnsc.com:莒南县| www.vsedolamp.com:奉节县| www.zhusihuai.com:陆川县| www.novowoodworks.com:富宁县| www.mwakazi.com:乃东县| www.cdcxsc.com:乐山市| www.sgillp.com:漳平市| www.imaxsurfacecoating.com:伊川县| www.sidewaysmilk.com:亳州市| www.xnkdaiviet.com:循化| www.douooo.com:崇礼县| www.szpuno.com:桃园县| www.coimbratrail.com:安乡县| www.kvnsc.com:庆阳市| www.3dbasketballcamp.com:荣成市| www.fulibat.com:遂宁市| www.zimuv587.com:白水县| www.toystorez.com:望都县| www.thewavesmalta.com:罗田县| www.ddlfantasy.org:平江县| www.hg59789.com:鲁甸县| www.za1953.com:元阳县| www.desiessence.com:龙陵县| www.altbremerton.com:洛南县| www.aganinsuranceagency.com:平遥县| www.guoshiyan.com:长白| www.gythe.cn:绥德县| www.za1953.com:陆川县| www.levelnsquare.com:郎溪县| www.qdjcg.com:台江县| www.bluesteelgaming.com:宜州市| www.multihullsbyus.com:莱芜市| www.webz-international.com:牙克石市| www.zibohonglu.com:三河市| www.6819666.com:新郑市| www.comm50.com:西宁市| www.bestsuprashop.com:合肥市| www.hg79456.com:贡嘎县| www.fjhyqm.com:玛纳斯县| www.yanhuasoft.com:哈尔滨市| www.uniquemicrofinance.com:红原县| www.salmonbc.com:班戈县| www.ikazlevhalari.net:屯留县| www.spielothekspiele.com:浦城县| www.thsxled.com:太康县| www.biaomeiqiyue.com:湘乡市| www.a2bcourierservice.com:高州市| www.peng9.com:杭锦后旗| www.bleed-x.com:营口市| www.borealmatters.org:屏边| www.vip666b.com:临沭县| www.rglc120.com:西和县| www.sznks.com:齐河县| www.jp-daigo.com:公主岭市| www.lamaihotelpatong.net:盐池县| www.bestpicsforyou.com:桂阳县| www.myqccoupons.com:六枝特区| www.lxgggs.com:黑山县| www.8888cngroup.com:海口市| www.pikling.com:会宁县| www.kscww.cn:扎鲁特旗| www.200v200.com:新田县| www.addx-technologies.com:元阳县| www.cuidighlinn.com:湾仔区| www.wwwzhenren.com:建昌县| www.thechamplife.com:张家港市| www.jln9.com:洞头县| www.corsetcollege.com:杨浦区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