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t id="moqas"><menuitem id="moqas"></menuitem></rt><rt id="moqas"><meter id="moqas"></meter></rt>
    <source id="moqas"></source>
  • <cite id="moqas"></cite>
   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t id="moqas"></rt>
      1. <tt id="moqas"><span id="moqas"></span></tt><strong id="moqas"></strong>

          1. 第 8 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08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姜國各地設有神官塢,建筑形制普遍都效仿佛塔,白色塔身,檐廊下墜著驅魔鈴,風一拂過,叮當作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青月鎮因為鎮守在水眼上,神官塢一樣設在水上,巍峨竹塔與院落并行,收容各方過路僧人與修行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的院落改在一處舊日蝕刻的石船上,周圍院落四散分布,人聲熙攘,反而比在街市上還熱鬧一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拄著拐杖,身姿挺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帶他們進入內院,聲音里雖然透著疲憊,但依然穩定而持重:“近日水脈不平穩,發大水,外邊常常淹了,我也就讓他們住到這邊來。在我能看到的地方,也安全些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另一邊跑來一個小神官,低聲說:“大人,前天遭妖怪挖心的那人,后事已經辦妥了。大人可要找個時間去送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日落前我會去,雖然我已經不是出家人,但仍可以為他超度。”相里鴻神情凝重,微微頷首,“讓我先招待佛子安頓下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打量著眼前的一切:庭院里被簡單收過,窗紙上還貼著半新的紅窗花,水缸外邊掛著一串紅色的辣椒,磚瓦間沾著被雨水浸泡過的爆竹皮。這是最尋常的人間煙火氣,和佛塔的終年古樸、清正相比,又是另一種體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先來吃飯,我內人身體不好,累日抱病,方才沒起身迎接,這會兒她去做飯,馬上能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推辭:“師娘若是身體不好,不用勉強,從前沒這么講究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講究,可你第一次帶人回來,我這個當師父的,總得表示點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屋里火熄了,相里鴻招待他們坐下,放下身邊的拐杖,吃力地去點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個天氣,柴火都是濕的,打火石打了好幾次都沒點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跟著低頭去看,指尖動了動,還沒動幾下,相里飛盧就伸手把他的手按了下去,自己彈出一道火決,點燃了爐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怔了一下,垂眼去看相里飛盧壓著自己指尖的手,覺得有點高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正準備收回手,卻見到容儀彎起眼睛,很高興地對他笑了笑,隨后將手指反覆上來,勾住了他的指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也怔了一下,身體僵了一僵,沒有再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兩人便指尖扣著指尖,穩穩地握著,溫暖相抵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廚房里先來了幾個仆從,送了熬好的玉米湯,架在火上咕嚕咕嚕等著煮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進來許多小孩子,扒在窗口往里邊看,又被聞訊趕來的其他大人轟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相里大人娶親了,佛子是不是也要娶親了!佛子大師帶來了一個漂亮的哥哥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去去去,不許說這些話,不要吵兩位大人休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佛子大師來了,我可不可以找他看一看我娘的骨頭?我娘已經疼得幾天幾夜沒辦法入睡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還有我們家,我阿爹已經直不起腰了,現在沒有辦法,還是每天熱敷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看著相里鴻:從前一直挺拔的人也見了老態,進了屋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解開了披風,伸手烤火時,能看見他蒼白膨大的指節,證實著他也已經骨病纏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察覺了相里飛盧的視線,沉聲說:“——都不打緊,都是老毛病了,鎮上人都習慣了。還是靠驅寒的湯藥。現如今水霧彌漫,氣息混亂,要緊的是不清楚妖魔是不是已經混入了鎮上。有幾個人前幾日,是在自己家中被挖心而死的,死前也沒有打斗痕跡,應當是妖魔化了人形,哄騙至此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也皺起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一路過來,青月鎮現在什么樣子,他也清楚地看在眼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應該已經混進了鎮上,鎮上水霧,雖然什么都分辨不出來,但卻有魔氣。”相里飛盧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人、神、墨、妖的氣息都混在一起,說不上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嘆了一口氣,語氣卻依然穩重鎮定,“此事我已有計較。我們青月鎮,為妖魔覬覦的根本,無非是神淚泉,我已經將泉眼封印在我的法器中,就藏于神官塢的某個地方,他們必然會跟著過來,藏身于此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做些什么嗎?”相里飛盧沉聲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除妖一事,你無需做些其他的什么,只是我精力不濟,還帶著那些后輩,要騰出時間教他們驅魔御法。這時間里,鎮上人的渡厄消災,還請佛子多關照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咳嗽了幾聲,相里飛盧皺起眉,剛想說話,便被他打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興許是爐火的熱度襲上來,烤得他骨痛難忍,豆大的汗珠一起冒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皺起眉,臉色白了一段時間,說話也因此吃力了起來,“你也不要再說什么,這是我的決定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姜國……先是得孔雀大明王庇佑,隨后再迎來你的降生,那是我們姜國最穩定輝煌的一段時間。我雖然風水堪輿不如你,但孔雀一死,我也知道國運將傾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注視著火光,喃喃地說,“你能以青月劍鎮守王城,可離了王城呢?現在是青月鎮,往后局勢會越來越嚴重,你分身乏術,還能耗盡法力,護住所有人不成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沒有說話,蒼翠的眼映著爐火的火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已經靠著他睡著了,手給他握著,歪著腦袋貼在他肩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鳳凰最近幾天有點嗜睡,越往南,水汽越重,似乎讓他也有點不太舒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院子后面隱約傳來人聲,夾雜著女人溫軟的語調:“沒關系,讓我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個姿容姣好、文弱嬌小的女人從后院走出來,和其他幾個仆人一起,手里端著飯菜上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她看起來有些害羞和膽怯,只是以視線示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站起來,從她手里接過飯菜放下,隨手解開披風給她圍上:“放下了就回房里吧,外邊風大潮濕,火熄了就跟下人說一聲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隨后唇邊掛著笑意,對相里飛盧說:“這是我內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本想要跟著起身,卻無奈被身邊這只睡著的鳳凰扒住了,只能輕聲道一句:“師娘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女人看向他,也沒多說什么,只是微笑著頷首,那雙柔美的眼睛好奇地往他這里看了看——和所有人一樣,他們的注意力除了相里飛盧,還有相里飛盧身邊的容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睡得放心大膽,是全然依戀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她隨后收回視線,行禮后退去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卻在這個時候醒來了,他揉揉眼睛,左右看了看,發現面前多了些吃的,于是睜開相里飛盧的手,伸手抓了一塊點心,開始吃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兩只手握著,又在火邊,一松開,那種醞釀聚攏的熱度一下子抽離了,連風拂過時都顯得更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近日神官塢住的人多了,有些擠,還有別地過來云游,跟著想辦法的修行者,我給你……給你們兩個人,留了一間上房,等會兒打點好了,你帶他出去走走。從前青月鎮還有許多好玩的地方,只可惜都淹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說:“不用。我今日一路過來,看見鎮上但凡年齡稍大的人,都染上了骨病,正好我此行,也帶了一些藥材過來。我今晚即刻著手,尋求治療之法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又克制不住咳嗽了幾聲,臉頰也因此浮上了病態的紅暈,他笑起來:“這件事,也是我隨后要跟你說的。這些都……不急,你還年輕,能找到有人真心相伴,是好事,既然已經留在了身邊,就好好對人家,前塵往事,也都放下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看著容儀,眼神慈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剛剛吃完一盤桃花酥,相里鴻把自己面前的也端了過來,他的手畸形顫抖,但是動作卻很穩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冷聲說:“……一場情劫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世間情劫,哪里是這么高高拿起,輕輕放下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還是笑,“你師娘也……起初,我不愿還俗,是她問我,她重病纏身,此生夙愿,只求一個我,我能渡天下人,為何不渡她?當時,我也只當成一場情劫罷了。孔雀在時,也曾對你我說過,姜國的佛法,注定為民而生,修不了心無掛礙法,就是這個道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姜國民風如此,出家者還俗,也不過是一種平常的選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聽見了自己師父的名字,豎起耳朵:“孔雀大明王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孔雀大明王菩薩,他從前是我們這里的護國神。當年瘟疫大行,已經快要蔓延到王城了,佛子當時年紀還小,剛剛接任國師之位,那一天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喃喃道,“他看到了,我也看到了。姜國國門在那里,幸存者在城門內,感染者在城門外,沒有醫生敢救,也沒有人敢放他們進來……外邊寸草不生,水和食物都短缺,那就是活生生的煉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托著下巴,認真聽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孔雀來了,他就從天邊的地方飛下來,所過之處,萬物逢春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感嘆了幾句,“那也是我這半生里,看過的唯一一次神跡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容儀接著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注視著他的神情,有些摸不透他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只是安安靜靜聽著,眼神很認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些他雖然都在調查相里飛盧時看過,可是自己看,和聽別人說,感覺也不太一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后來,佛子過來告訴我,他那天說,師父,我要學醫,尋覓神藥,不能再讓蒼生受此苦楚,他要和孔雀大明王一樣,渡厄解災……從那天起,他就真的這么做了,迄今未曾改變過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師父,時候不早了,我先上去修整打點,您也先休息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神情沒什么變化,只是淡聲打斷他的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跟著他回到準備好的房間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房間短缺,相里鴻只給他們留了一間房,一副床榻。給他們帶路的神官說:“這里是相里大人之前的婚房,大喜時用的,最寬敞明亮了,如今特意騰出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在桌前清點藥材,容儀就趴在窗口往外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神官塢如今住的人魚龍混雜,底下人來人往,值守的神官每隔一個時辰都要巡檢一次,確認一下各個住客的狀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滾,別碰我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聲壓低的、嘶啞的少年人的聲音從底下冒了出來,跟著起了一陣騷動,那聲音帶著森然冷意,和絕對陰郁地低沉,充滿著高傲與厭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位小爺,咱們青月鎮目前的狀況,你也不是不清楚,巡檢是正常的。你帶的這些法器,若不說清楚由頭,我們也不敢放你接著住下去,只是看一眼而已,你何必這樣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扒著窗往下看,見到角落里,有一個一身華貴黑衣的少年人被人團團圍住,那少年看不清面容,但他憤怒勃發的模樣,如同一匹憤怒的孤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清點了神藥,翻出醫術,忽而發覺容儀已經在窗邊看了很久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鳳凰不鬧騰,顯得很不正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看這些人。”容儀說,“我還有點想師父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怔了一下,回頭看容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師父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孔雀大明王,是我的師父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倒是認認真真托著腮坐在窗邊,神色也透出一種孩子氣的認真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想像他那樣好看,渡厄化解災禍,但師父沒教我這個,他說我是鳳凰,不需要學那些小家子氣的做法,鳳凰天生是去摧毀一切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從前師父也給我梳毛,他梳毛梳得最好,而且因為一樣是羽族,他最知道我愛吃什么。只是我以前問他要不要養我,他說不養,而今我想,他大約和你一樣,是先養了姜國人,所以不太想養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思考了一會兒,很認真地疑惑,“是哪里比不上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不再答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他再回頭時,容儀已經爬去了榻上,又是占據了中央位置,裹著被子睡下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去睡了,相里飛盧也沒有打算去床上睡,想著如果困倦,等容儀睡好了之后,錯開去休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凌晨時,相里鴻給他送來了一本秘卷,名為《暗神農》,里邊記載著各種失傳古方和禁術,本來是一本**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鴻在扉頁寫道:“窮途末路,不得不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翻閱后面,找到了相里鴻批注過的一處骨病解法:“陰氣入體,水汽纏身之骨病解法:鳳毛麟角,燃灰兌水沖服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麒麟角尚有,唯鳳凰羽毛,尋訪多年,天涯海角,空手而歸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麒麟角他們有,從前有一頭黑麒麟入了魔闖入姜國地界,被他們阻攔后,折角廢去法力放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鳳凰羽毛太難找,鳳凰已經是最稀有的一個神族了,不要說人類,就是連某些神族,千萬年也未必能見得一眼鳳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可是好巧不巧,他身邊就有一只如假包換的鳳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皺起眉,松開案卷,來到窗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從高處望下去,神官塢里人來人往,他因是佛子,身份貴重,多了好幾個神官來守著他們的樓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些神官都還很年輕,但無一例外,手上都死死地纏著布條,死死地勒進骨肉,這樣才能暫緩一些骨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聽見身后少年人的聲音冒出來,容儀一身松松垮垮的衣服,外袍是粉白的,內衫是紅的,歪著露出半邊赤.裸的肩膀,“你看了一晚上了,不來陪我睡覺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心下一凜,快步過去要抽回秘卷,卻見到容儀已經垂下眼,指著那行字念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鳳毛麟角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天涯海角,空手而歸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相里飛盧僵在原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容儀抬眼瞅他,鳳眼眼尾挑起來,“你要我的鳳凰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要,為什么不說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站起身,走到相里飛盧面前,傾身靠近了,一手勾住他的領子,笑得不懷好意,“一根羽毛不算什么,可是佛子,我想要你答應我一件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眼底亮晶晶的,淡然花香隱約浮上,縈繞在人鼻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身后是床榻的帳子,暗紅的帳子還沒拆,風一拂過,跟著隱隱搖動。

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salmonbc.com/0_646/97617.html

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salmonbc.com。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nonmin.net
            多彩网 www.cp7713.com:贵德县| www.hg16456.com:仁怀市| www.my-testimony.org:镇赉县| www.ccredimix.com:体育| www.szhnbot.com:云安县| www.blackgayamerica.com:嘉禾县| www.my-crusher.com:芷江| www.busybeesflorist.com:平邑县| www.ccsql.com:岫岩| www.lodhaamara.org:准格尔旗| www.jkfdu.com:会东县| www.heritage-academy.org:繁昌县| www.pqwhm.com:池州市| www.beverlysteelasia.com:藁城市| www.cp7781.com:湖口县| www.resultsseekers.com:志丹县| www.1jiazhuang.com:曲水县| www.blgzs88.com:栾城县| www.klkls.com:赤水市| www.tj-mro.com:芒康县| www.bse41.com:宝兴县| www.shoplocalinverness.com:镇康县| www.allaboutcleaningmonterey.com:新营市| www.germanincubator.net:井研县| www.jp733.com:万载县| www.sunandsnowkennels.com:茶陵县| www.the13thgeek.net:平陆县| www.shshangwei.com:比如县| www.rqxbw.cn:土默特右旗| www.switchgeardubai.net:蛟河市| www.thebasketgourmet.com:垫江县| www.gxdz66.com:女性| www.africanshawlsupplier.com:凌云县| www.getallsites.com:皮山县| www.idleclickinggames.com:嵊泗县| www.kxtzsb.com:临邑县| www.classes2go.com:淮北市| www.jwdat.cn:宜城市| www.zsyzl.com:江北区| www.epwiforum.com:金沙县| www.nord-lefilm.com:遂平县| www.kmtyaf.com:湘潭市| www.weiyanwangluo.com:泰顺县| www.dachodesign.com:太仆寺旗| www.sun-automation.com:宁蒗| www.mattmiller-photography.com:前郭尔| www.xxjxzz.com:页游| www.bjkxxsh.com:叙永县| www.jackherbflorist.com:额尔古纳市| www.akazib.com:岗巴县| www.dhc-net-cn.com:阿拉善左旗| www.n438.com:饶平县| www.cp5592.com:桓仁| www.jzyxny.com:信丰县| www.hg18345.com:安化县| www.adipexdietpillblog.com:廊坊市| www.pottytrainingclass.com:泌阳县| www.jackrabbitcreative.com:香格里拉县| www.frommybedtoyours.com:科技| www.yumaii.com:庄河市| www.szpuno.com:浑源县| www.dl235.com:尤溪县| www.szqishi.com:苏州市| www.glviagragtr.com:庆元县| www.kieanna.com:鲜城| www.zttrain.com:梁河县| www.kusenet.com:山丹县| www.nightsailer.com:固安县| www.shshangxin.com:兴义市| www.kitchentechnique.net:洞头县| www.wwwe6688.com:新闻| www.lebronsoldiershoes.com:柳江县| www.top260.com:历史| www.sl869.com:博湖县| www.oopsireadabookagain.com:霞浦县| www.kmnwx.cn:滨海县| www.donorsnet.net:兰考县| www.jk852.com:栖霞市| www.patrickcoxdna.com:海原县| www.fedormatsko.com:海淀区| www.diaosizz.com:抚远县| www.avalonwarriors.com:方正县| www.363005.com:榕江县| www.548458.com:静安区|